小说巴士
    此时白泽率领的新兵队伍还未赶至战场,只听到一声犹如龙吟般的震响。

    白泽眉头一皱,一定是人引爆了秘术。于是不敢多停留,督促新兵们迅赶往罗格河。

    到达战场的时候,白泽这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满地的鲜血和断肢。几十身重伤的兽人正在护送着一个因伤严重而动弹不得的狼人看样子是想逃走吧。

    “除开那只狼人,其他一杀死

    !”白泽一声令下,新兵们发起了冲锋。

    片刻过后,战场上敌方只有狼主一个人了,白泽提着重剑走上前去,冷声问道:“我们的少尉呢?”

    狼主阴狠的道:“你的味道好熟悉啊……看来你就是前天晚上偷听的那个侦察兵吧?躲得好……你们的少尉自己的秘术炸死了。”

    白泽不说过多的废话,举起铁剑挥舞半圈,准备斩杀了狼主。

    谁那个狼主突然暴起,将白泽的重剑拍开,另一只手弯曲刺向白泽。

    白泽一个侧身,躲开了狼主的偷袭。看来这个兽人王是不久了的,动作竟已经这么迟缓。

    白泽道:“大家动手,我一个人就能解决。”然后转身对着狼主:“你是一个首领,那我便让你留着首领的尊严死去吧!”

    说着白泽便一个弹跳,临拔出匕首,双手紧握刺向狼主,但狼主用骨格挡住了,反而借力将白泽向自己的另一只利爪。

    紧急之中,白泽用脚蹬住狼主的肩膀,转身翻,声说:“你的邪恶,必将引领你走向深渊,为你的罪孽付出代价吧!”然后从背后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匕首送进了狼主的脖子。

    狼主无力地倒下了,鲜血溅射在白泽的裤腿上。他看着白泽:

    “罪孽?我们兽人连块能种粮食的土地也没有,我们的土地在哪里呢?你们的帝国抢走了!你也以为卫自己的国家就是一种荣耀吗?!看看你们自己的国家有多肮脏吧。”

    狼主失血过多死了,境罗格河域的一代兽人王陨落了。

    兽人王的智慧实很高啊,他说的便正是白泽所想的,为国贡献,但不是为暴君之国贡献。白泽在狼主尸体旁伫立良久。。

    ————————————————

    后来,武烈帝想起建国的初衷时,总会说:“有一个兽人感动了寡人,后来,寡人深感到皇帝的一个举动会对姓成多大的响,便立要亲自掌一个国家,守护一方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