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乐帝二十九,鸽城。

    特洛伊广场人满为患,一名轻骑兵在台宣读皇帝不久达的征令:“兽人族彼强弱,干戈不息,致缺少兵。凡登十七男子,按国参与边军,违,斩!”广场顿时炸开了锅,有的人愤怒的大叫,有人面如死灰。

    人被押着登记了,一小青惊慌的对着旁边呆的另一青说:“这可怎办啊?”青没有应,继续呆。“喂!白泽不着急吗?皇帝说17岁的男人参军哎,抗砍头,了谁打的过兽人啊,不死的。”青是说了一句无谓,在哪死是死,活着无聊还不如混一份荣耀。

    小青不再说什,这沉默着,两人的心。

    小青叫雅布,另一比较安静的青为拥有一头靓丽的银,养父取了一样拥有银色毛的神兽的名字:白泽。

    两人是被捡来的孤儿,教堂里已经死的的莫夫神甫是们的养父,莫夫神甫是善良的人,怀了不该怀的孩子的女人才给送来了两孩子,不过在神甫来倒还是,为知自己的职业是娶不了老婆了的。

    过了久,两人来,而释怀了,无依无靠,做童子军,运气不死了是烈士,运气的话说不还升军衔。是两人慢悠悠走了登记处。

    登记员是一眼神阴冷的轻骑兵,才20岁满身血腥味儿,叫人不敢视。

    “名字?”

    “白泽”

    “见习兵营报,一!”

    白泽心怎这简单,转过脸来了雅布,雅布紧张对着名轻骑兵说:

    “们会被兽人杀死吗?”

    “不知,人实力。”

    “打不过怎办啊?”

    “……”

    “可升军衔吗?”

    “……”

    “如……”

    “再说一句是抗。”

    名轻骑兵身的血腥味突浓了几倍,来动怒了,雅布吓一激灵,被白泽拉着走了。

    晚,在临时军营里,雅布不断抱怨,

    “什乐帝真的是脑子有病,会不会当皇帝啊!还有什登记的,装什装,不是脾气,老子一巴掌拍死!”

    白泽沉默了一会儿,淡淡说:

    “有没有过,如们逃国,跑云鹰帝国,们帝国的穷乡僻壤里躲着,是不是可安安全全的过完一辈子了”

    雅布大喜,“对啊,打什仗嘛,咱溜吧!”白泽又说:“知是不的,走吧,趁着晚们防守弱,不呢会被当逃兵杀了的。”顿了一,又说:“不是闲慌,是不辜负了自己的一生……”雅布疑惑盯着了久,似乎是不敢信,没有再说什。“睡了吧,白泽。”。

    “嗯。”

    两人是心,无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