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徐长老看着李青书的动作,隐隐约约有些察觉到他的意图。

    毕竟他已经了一多年,不说人老成精了,本的意图他还是能够察觉到的。

    何况李青书表现得这么明显,但脸上却不露声色。

    他是不可能出反应的,虽然几年间宗门都没有出现天玲珑塔。

    但灵宝宗作为万年宗门,还是能够查到相关资料。

    天玲珑塔实潜力无穷,拥有它的一位修士都是战力无双。

    是在灵宝宗之外也是气极大,而和它的威力同样出的是修炼所的恐怖资源。

    徐长老有自之明,他是不可能李青书为徒的,虽然也想要一位潜力无穷的弟子。

    他是一二阶的炼师,他的财力填补不了这个窟窿。

    而关键是实力也不够,在日后自己的弟子成气候。

    或许就有人来找他麻烦,毕竟不过徒弟,还不过师傅吗?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想要这个师傅,日后可能就要毒的准备。

    一旦碰上狠茬子,说不定就身死道消。

    想要当李青书的师傅,首就要命硬。

    “不长老唤弟子有何吩咐?”

    李青书看着默不作声的徐长老,只得出声问道。

    抚自己稍微有些急切的心,在他想来必要的程还是要走一走的。

    同时用待的眼神望向徐长老,徐长老不理会他的待,他觉得自己的命还不够硬。

    目直视李青书。

    “你可这天玲珑塔。”

    “弟子不。”

    李青书如实答。

    “那现在于你好好说道说道。”徐性长老看着乖巧端坐的李青书,心中好笑。

    和他讲了这峰主代自己的事情,个时辰后,徐长老递给李青书一枚暗金色的令牌。

    上面的图案以自己的本命法天玲珑塔模样相同,他他注意到了两个蝇头小字,塔峰。

    既然该代的事情都已经代了,挥手让他退下。

    李青书一边行走在从山顶通山腹的羊肠小道上,一边消化着刚和徐长老的谈话。

    只是脸上还难掩饰失望的神色。

    徐长老丝毫没有要自己为徒的意,而还对自己避之不。

    想起刚徐长老代的事情,他脸皮就一阵抽搐。

    灵宝宗上出现过的天玲珑塔都是消耗资源的大户。

    因此很多长老都不愿意拥有天玲珑塔作为本命法的修士为徒弟。

    虽然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但李青书的前辈们都是狠人。

    实力大之后,疯狂在各地夺资源,雁过拔毛。

    但凡有机会,无论是何人,必定从身上扯下一块肉,间或直都得罪了不少势力。

    所以天玲珑塔现极少,时间又相隔较远,但域有些许底蕴的势力本上都道。

    换句话说,这些势力大部分都是李青书的前辈“劫”过的。

    你没有听错,就是这么凶狠,不去劫一个势力,怎么能够供养的起天玲珑塔这个吃资源的大户。

    有一位前辈,天玲珑塔他培养得神幻莫测,出入各种秘境阵法了无踪迹。

    曾经硬生生的把一个势力的宝库给搬,气得那个势力的宗主当场吐血。

    然后对那位前辈展开追杀,但不到几年的时间,那个势力就停止了追杀。

    盖因追杀下去,说不定传承就此断绝,到如那个势力伤的气也没有恢过来。

    这么凶狠,哪个长老敢徒啊?

    这也就是在灵宝宗,否则要是其他稍微弱小一些的势力。

    早就不道灭门多少年了,如此,几年来,本上以天玲珑塔作为本命法的修士都是没有师傅的。

    当李青书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脏一个抽搐,虽然天玲珑塔本来就是一个无底洞。

    但没有师傅帮衬,他连让这个无底洞变小一点的机会都没有。

    想着想着他脚一顿,如果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他以后出门在外都不能随意暴露自己的本命法。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有哪个老不死的亲自下场,扬言铲除宗门后患。

    那自己可能就要冤死,前辈们甩下的大锅,自己不背也得背。

    好在前辈们也有点良心,察觉到在宗门的处境之后。

    自发地组建了一个体,为塔峰,自己刚刚从徐长老得到的那枚暗金色令牌是凭。

    夸张的是,代的塔峰成员都是独自一人,也就是说一位塔峰成员都是峰主。

    不为何,李青书看着眼前这枚暗金色令牌,心中并没有抱有多少待。

    上塔峰峰主为暴徒,法体双修,战力也是代塔峰成员之中最顶尖的几人之一。

    但也意味着他消耗的资源也是最大的,因此李青书得到了暗金色令牌,继承了塔峰的宝库。

    能得到的资源怕是不多,刚徐长老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塔峰成员本来就是穷人,何况法体双修的暴徒。

    一位塔峰峰主在实力劲之后,都会将一些自己没法用到的边角料入宝库之中。

    以供下一塔峰峰主修行,按理来说是边角料,对李青书这个初入修行的人来说都是一笔庞大的资源。

    因为代的塔峰成员,不是在弱小的时候就死了,成长起来的本上都渡劫升仙。

    只是法体双修的暴徒恐怕送不了多少资源给自己,是他刚入修行。

    不道体法体双修要损耗多少资源,但这无疑是天文数字。

    而宗门资料记载,暴徒渡天劫时直横扫而过,**无双,连本命法宝都没有祭出,就举霞飞声。

    那他到底是耗费了多少资源,暴徒的实力恐怖,他心里就没有底。

    不不觉间,他也找到了自己在外门大殿选定的院落。

    院子不大,灵气很是浓郁,但比不上山顶许长老那处院落。

    开院门,进去之后启动阵法,这里的阵法也是用身份令牌控制。

    李青书坐在修炼室之中,同时出在外门大殿得到的储物袋。

    宗门福利没么好说的,所有弟子的都一模一样,一剑形法,一盾形法,还有十枚灵石。

    将这些东入天玲珑塔,没么好说的,他准备将腾出来的储物袋换灵石。

    大概也能值个几枚灵石,蚊子小也是肉。

    反正自己并不出宗门,怎么的也要将修为提升到筑,在考虑出宗门练。

    毕竟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出宗门大概率是不能在人前使用本命法。

    灵宝宗的弟子缺少了本命法,在战斗力大折扣的情况下,自己还是不要出去浪。

    李青书潜修几日,塔峰的宝库并不急着去,天命令穿梭的功能也还不到使用的时候。。

    说一道一万道还是要提升自己的修为是本。

    调好心情之后,李青书动本命法将灵气缓缓吸入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