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以仙为桥 > 第7章你有大凶之兆
    柳初默默传音告洛川此人并非寻人,虽说的是一个江湖骗子但也是一个练气修士。

    柳初走到人群之前,明明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子,却是十分喜欢开玩笑很不正经,其实修仙者并不能以外在形来判断年纪,有的仙人了几岁还跟个小伙子似的,柳初自然也是如此。

    “道长要不我两玩玩,恰好我也比较擅长命。”

    中年道长还握着人的脉搏,认的推准备画张姻缘符,见有人来找茬,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话都不准备多说就想动手。

    或许是招摇诈骗久了,也或是认为在这小镇子上不会遇到大的修仙者,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嚣张无比。

    还未等到道长出手,柳初右手掌轻轻往他肩上一按,一股大的灵力迸发而出,瞬间便定住了他的身体。

    道长用尽全身力气,疯狂调动体内灵力,可是无论他怎样发力,自己的身子都丝毫不动。

    道长神色惶恐的看着柳初。

    事已至此,道长道这踢到铁板上了,瞬间脸色淤青,身上直冒冷汗,一下子转变态度,使用全身唯一能动的嘴巴饶。

    “大仙大仙我错了。”

    柳初呵呵一笑,问道。

    “那里错了?”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该冒犯大仙!”

    “嗯,是吗?”

    一股灵力犹如猛虎下山,一下子把道士屁股下的板凳震碎,让他摔了个狗啃泥。

    四周围观的居民神色惊慌,眼前这个老生简直恐怖如斯,一个壮汉道长拾得服服帖帖。

    柳初一把将道士抓起来举在中,暗声传道。

    “你这招摇撞骗之徒,我给你点时间将你撞骗之事解释楚,还有马上将骗的钱财物归原主。”

    “好的好的大仙。”

    道士在中连忙饶。

    柳初将道士一把扔下来,轰的一声,道士一屁股摔在地上,并未卖哭惨迅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道士看向众人,戏精本质瞬间暴露无遗,哗啦啦的泪水一下子涌动出来,一脸自责的哭道。

    “父老乡亲们对不起,日我给大家卖的命符是假的,我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混子,现在我将刚大家所给的财物全部退还给大家!”

    道骗,镇子上的人全都愤怒无比,纷纷骂爹娘,甚至有几个热血方刚的兄弟准备拿起手中的挖锄给他一哈。

    大家钱财纷纷骂了道士两句。

    这个狗ri的,生孩子没屁眼,招摇撞骗心给狗吃了。

    人群散去,街道上只剩下四人,道士双手窝在一起,着头站在柳初的身后像一个认错的大孩子。

    不怕壮汉血,就怕壮汉泪。

    柳初不了假道士的惺惺作态,让他正一点。

    为了离开这是非之地道士一番狂轰滥炸,软磨硬泡就想得到柳初的许可他走,并留下不会有下。

    或许是心血来潮,柳初哈哈一笑。

    “既然你喜欢画符命,天我便免费为你卜上一卦。”

    老头子一点都不正经,一把过道士,手掌在其手臂的脉搏上。

    咚咚咚。

    柳初露出左手掐一。

    过了一会,柳初手一脸严肃的看着道士,也不说话但就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

    作为一在修行上跨出一的骗子,修行有些道长擅长占卜,并可度极高,眼前这个大哥修为高深他难以揣测,对于其占卜结他还是非相的,可是大仙默默不说,神色凝重让道士感到一些害怕。

    “大仙么结,给我说说。”

    柳初一脸严肃,顺了一把胡子,认道。

    “你定想道?”

    “嗯嗯!”道士连忙点头,这个奇怪的气氛让他浑身冒汗。

    “你有大凶之兆啊!”

    声如惊雷,道袍中年宛如遭雷击,身子往后晃动几下,险些站不稳。

    一旁的洛川有些疑惑,看向一旁的宁俞问道。

    “何为大胸,之罩?”

    老实巴的宁俞听见如此,肉肉的脸上瞬间泛起红晕,不该怎么解释。

    柳初看二弟子如此,挥手便是一拍在洛川的屁股上,小小年纪却有着老色批的骨啊。

    道士看着眼前的白发老者,瞬间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膝盖为脚向柳初跪去。

    “大仙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本人上有十岁老母,下有三个月的奶儿啊。”

    道士又是磕头,又是爹娘的,谁有道他所说是否为。

    柳初迟疑了一会,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仿佛还差点么东。

    可能是在骗钱这个圈子待久了,江湖规矩很懂,道士立马懂事起来,么金银珠宝,灵药宝藏全部拿出来双手奉上。

    嗯!这还差不多。

    柳初满意的点了点头,只了一些灵材,寻珠宝他并不要。

    几块墨黑玄石,可用来布阵使用。

    “此劫也不是不能化解,但你乃是此化劫的关键。”

    “此话怎讲大仙。”

    “你年招摇撞骗,身上的因招惹大多,唯有行大善事方可化解,否则必有大难!”

    柳初徐徐道来,一脸严肃,也不道是不是在骗人,搞得洛川宁俞二人一愣一愣的。

    修行讲因,他多年行骗,到现在道士自己都有点害怕,害怕众多因缠身,许久之前便想金盆洗手了。

    善事好为,可是大善之事该何处寻找。

    柳初慢慢点播他内心的疑惑,给出答案。

    “我于此处附近发现一鬼窝,若是你能助我把这个鬼窝给掉,那么你将功德无量,筑将日可待啊。”

    说到底就是缺人,要兄弟帮一把。

    一听鬼窝道士瞬间双脚微颤,心底那一个害怕,我一个刚入门的修士怎敢去招惹这些东。

    看出他有所忌惮,柳初严肃道。

    “老夫修为深厚,解决鬼窝不话下,只是看你小子有缘邀你来沾一份功德,不要不识好歹。”。

    道士跪在地上连忙道歉,害怕惹怒了这人不能着离开,犹豫了一会,来想去决定还是跟随柳初去吧鬼窝给端了。

    心里有苦说不出,只能含泪吞下,谁让自己往日种下种种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