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宁俞细细道来,柳初眉头紧锁。

    嗯!柳初轻呵一声,站起挥了挥衣袖。

    “刚我用龟甲占卜,发现镇附阴气很重,在这阴气当中还夹杂一些尸气。”

    柳初拿起桌子上一个染黑的龟甲,心底细细考。

    尸气当中夹杂着鬼魂,而占卜龟甲猛烈晃动,有些无法推,看来事情并不简单。

    柳初询问:“你可道幽谷所在处?”

    宁俞点了点头,于是柳初二人带前幽谷一探竟。

    三人离身前,走出镇子。

    镇位于岸平地与一望山的群峰之间,三人向走去,翻过两三个山头到达目的地。

    幽谷内部是一个凹地,四有山脉拱起遮挡天上的阳,或是就不经阳又或许是地底湿气重,终年黑雾环绕,站在谷口本发现不了么。

    柳初在谷口之处地上插了几杆铭文旗将三人包围,随后小手一点灵气飞出,几杆小旗子挥发淡淡的金。

    柳初随手置的是一个简易的隐秘之阵,规避外的探防止惊动幽谷里面的东。

    “天眼开!”

    右手在眼前一挥,运转体内灵气,两道金从柳初眼中射出,视线所至洞察一切,金缓缓扫过,不看不道,一看吓一跳,赶忙柳初把天眼关上,双手一挥几杆大旗飞出,洒落在幽谷四。

    “聚阵起!”

    如剑锋,一股庞博灵气从柳初尖点出,飞入几杆大旗。

    轰!几杆法阵大旗蹦发出柱,芒如幕缓缓展开,耀眼的辉绽,从狭小的幽谷头顶照耀而下。

    “吼嗯!”

    幽谷内传来阵阵怒吼,阴气声波震开,一两个黑点快奔跑,想要从谷口冲出。

    “锁魂阵!”

    柳初右手地上用力一拍,一道阵从地面上缓缓展开覆盖个小幽谷,迅拿出一杆画笔,于地面上绘写阵纹。

    阵纹刻画在大地上迅延展开来,犹如犹如鱼入大,阵法已起,阴魂恶鬼暂时出不来。

    柳初事之后,狠狠地扯了一把自己的胡子,早道出门在外就应该多带一些阵法,仅仅依靠一个锁魂阵困不了那东多久,现在只希望聚阵能后发挥一些作用。

    洛川和宁俞一直在起身旁站着一言不发,他们并未到幽谷里面的东,只是惊叹柳生的一番操作。

    咳咳咳,柳初断二人的浮想联翩,问道。

    “这幽谷可当过墓地?”

    洛川挠了挠头,表示并不情。

    作为生活在这里几代的宁家代代相传,一些趣闻传说宁俞自然是道的

    “听我爸爸说过,在我爷爷那一辈,有一些外地来的亡命之徒,没有熟人也没有葬身之处,于是镇子上的人把他们埋在了这里。”

    难怪如初,刚刚柳初开天眼发现里面有几鬼体涣散之物,而还有几股淡淡的尸气。

    事也至此柳初也开门见山的说道。

    “方我开天眼,发觉幽谷之内有一极的尸鬼,还有几头鬼体尚未全形成的恶鬼。”

    为尸鬼,是魂魄鬼化,尸体发生尸变,体内产生了新的灵智,一但鬼魂与尸变的躯体全融合,那么是筑修士来了恐怕也束手无策。

    洛川宁俞听后神色担忧,神色略显失态,十分担心镇子的慰。

    “那该怎么办。”

    看到四几盏大旗,柳初也有些许无奈,没想到在一个小镇子能够遇到这摊子。

    “破局的关键在于你两!”柳初迟疑的一会淡淡说道。

    “此话怎讲老师?”

    “我这聚阵只能推辞那尸鬼魂体合一的时间,此谷下面有条阴脉会不断滋养他们的鬼气,而这锁魂阵也只能短时间内封锁这里的鬼气,使我日日加固,也只能封锁他们两三个月的时间,若是到时阵法冲破,诸鬼杀出而我对付尸鬼无心他顾,个镇子危险了,所以我要在二三个月后你们两能有与一恶鬼的一战之力。”

    洛川心底非常没底,并不道恶鬼有这怎样的实力。

    “练气有层,鬼体未成的恶鬼大概有着练气五层的实力,若是鬼体一但全形成那么有了练气八层的实力,到时将相当难对付。”柳初解答疑惑。

    洛川宁俞二人道逃避不是办法,使镇之人全部逃走,但不把这个鬼窝解决了,到时诸鬼外出不道有多少人会成为鬼下亡魂。

    二人坚定本心,纷纷答道:“生这个务我们下!请生快快我们修行之法!”

    好说好说。

    柳初一挥衣袖,卷起二人。

    “带你们体验一下御剑飞行的觉。”

    灵气驾驭三人身下的大瓢瓜,带着三人穿梭于白云之间,时不时有仙鹤与之相伴而行,阵阵风吹来,卷起洛川宁俞的衣袖身子猛烈晃动,第一次飞二人还有些不适应。

    不过看着脚下的大瓢瓜,哪里是御剑飞行,明明就是御瓜飞行。

    飞瓜逍遥自在而度飞快,原本几个小时的程,来不过片刻到了。

    三人于镇子郊外下瓜行,次到镇子,大街上人们围成一,部分壮汉手中拿着锄头刀叉,神色十分严肃。

    走人群,洛川听到众人议论纷纷,你挤我我挤你。

    “大师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写一张命符。”

    一位年轻妇女抱着孩子冲到大师面前来哭泣道。

    四求符人多,不乏一些壮汉,而这个大师天命符也是限量的,们娘俩有些着急。

    “慢慢来,慢慢来。”

    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一把推开那个女人,女人不经男人之力,为了护怀中的孩子,女人狠狠地摔在地上。

    看此洛川连忙上前将女人扶起来,发现二人并未伤松了一口气。

    你还说,洛川五岁脸上还带着些许婴儿肥,但依旧让人觉长相秀。

    女人道谢后并未弃,而是备继续抢符。。

    趁着闹鬼,一群江湖骗子又出来圈钱。平日子洛川从不邪,最讨厌的是这些江湖骗子,况是这样粗鲁的骗子,转身备上去理论。

    柳初从后面一把住了洛川,虽说他力量惊人远超同年,但对方毕竟是个壮汉不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