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洛川带着疑惑离开,接着将宁俞送家。

    到家时天色已暗,个大街上毫无人烟,或许是怕鬼的原因家户灯火通明,透过窗户人在里面晃来晃去,显然无心休息。

    月色朦胧,个镇都处在惶恐当中,仿佛有一把镰刀悬在人们的头顶,让人心慌意乱。

    洛川并未害怕,到家爷爷他早些休息,而洛寒则出一卷草烟,剔秸秆缓缓将烟叶卷起,出火炬轻轻一吹火星子冒出。

    洛寒吸一口,一口浓烟吐出,慢慢味,已有很多年没有抽过烟了,自从遇到洛川这孩子,爷爷戒了。

    默默地注视着床上静躺的孩子,洛寒彻夜未眠,直至鸡鸣响起阳出头。

    洛川睁开朦胧的双眼,揉了揉眼睛,看着久坐一晚爷爷,他并不道爷爷没有休息,只是认为他和常一样起来的很早。

    爷爷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说道:“洗漱一下,天早点去上课给老师留个好印象。”

    洛川拿着麻随手搓了把脸,拿着两个窝窝头啃着出去。

    待洛川走后,老头子拖着老迈的身体躺在床上小咪一会。

    走到大街上,正春的初晨,一凉风卷起,拂过寂寥的街道,大街上没有昔众多卖之人,零星散散的有两位卖豆浆条的小贩。

    走到宁宅面前,站在门口等待的不是一个人,宁展也就是宁俞的父亲二分站在门口等待洛川。

    本来经过昨天的闹鬼事件,宁爸是比较反对宁俞二人去找老生学习的,但是宁俞坚决不同意,耐不住女儿的软膜硬泡他妥协了,但是有一条件天上学宁展得和他们一起去。

    于是一大两小顺着街道前去老生的学堂。

    来到寨子面前,和昨日一样并未开门,正在三人备进门时院子里传来一声。

    “本学堂只有缘人,其余之人不要进来。”

    宁俞盯着爸爸眨了眨眼睛,示意要不你就了不进去了吧。

    宁展不这个邪,为了女儿的全,并未听进劝住,迈开脚变备走进大门。

    嗯!?

    一还未跨进,院子里面一股莫明的力量像弹簧一,将宁展震出门外。

    宁展心惊但又有些不服气,备次尝试。

    貌似明白宁展内心的忧虑,院内的老生慢慢道。

    “我明白你所担忧,无担心我并不是妖魔鬼鬼,也并非江湖骗子,相反对于修仙之事略有所,不用担心孩子的全,个镇是我这最全了。”

    …………

    一番流后,宁展是勉下心来,最后老生和他代了两句,他不要随处乱传息。

    宁展心离去,洛川二人走大门看着院子里面老生拿着一把小剪刀,正在为桃树修剪枝条。

    见二人到此,白发老生下剪刀,转身向大堂走去。

    “你们跟我来。”

    来到大堂,正前方的墙壁上,一个“道”字格外遥远,扭动的笔锋,仿佛无时无刻都在变化,看着让洛川眼缭乱。

    大堂之内了老师的讲座只有两个小桌子板凳。

    老生缓缓坐下,点头示意二人也坐下。

    看着二人,老生顺了顺胡,并未和其他生一样一上来讲课,而是问道:“有么问题要问吗?”

    话音刚落,洛川举起右手,想要一问内心的疑惑。

    嗯嗯!生挥了挥手让他问。

    对于昨日之事洛川虽然不害怕,但依旧在目难以忘怀。

    “生我想问问昨天那个死者的是鬼杀死的吗?”

    生点了点头,并未口头解释。鬼已经不是凡人能领会的东,还未走上修仙之路有些东无多言。

    仿佛领会了生的意洛川也并未续追问,于是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生我很好奇刚为么你隔着几米远都能将叔叔推开拒之门外?”

    老生缓缓起身,走在讲台上晃悠,细细道。

    “其实很简单,达到练气后能灵气离体,刚那个小伙子是离体的灵气推开。”

    “这意是老生你是修仙者咯!”洛川双眼,瞬间变得冏冏有神。

    “是也不是。”

    “那练气又是一个么境?”

    宁俞在其一旁细心倾听。

    “练气为修行大道的第一。练气也分三个阶:一灵气,二灵气入体,三是灵气外溢,人所谓的御剑飞行是在灵气加下达成的。”

    “原来如此!”

    洛川细细考,最后心底出决定,站起身来向老生鞠了一躬。

    “生我想跟你学习修仙。”

    生顺了顺胡子,一双通明之眼盯着洛川,给他一种浑身上下都看穿了的觉。

    “你的想好了吗?”

    洛川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嘞?”老生看向宁俞笑问。

    “我也愿意!”

    生哈哈一笑。

    从看到二人的第一眼老头子是心底一惊,小小镇怎会有灵性如初出众的孩子,心智远超同龄人。

    “好,好,好的很。没想到有生之年我也能两个慧出众的弟子。”

    洛川宁俞离开座位,跪在地上向老生磕了三个头。

    “师傅在上请徒儿三拜。”

    “好好好。”

    生起二人,顺开始自我介绍。

    “我姓柳,初。日后我柳生可。”

    二人点头示好,继续坐着。

    洛川接着刚得事情说道。

    “柳生,昨日镇上闹鬼现在该怎么办。”

    “让我,看看事情的来龙去脉。”

    柳初从怀里拿出几片古旧的龟壳摆在桌子上,龟壳上裂痕遍,锈迹斑斑。

    双目紧闭结出法印,灵气缓缓流出,几片龟壳飞天中,来飘动。

    一刻钟后,龟甲缓缓落下,柳初正在双眼,看着二人问道:“你们镇可埋葬么王侯将相?”

    此时正处明节,绵绵雨久久不决,天地之间阴气大涨,正是鬼魂出没的好时机。。

    宁俞忆祖上传来的故事,突然一敲脑袋。

    “我想起了,我听过爸爸转述过爷爷那一辈的故事,大概八十年前,一望山有一王朝大将敌人追杀,话说是杀死在镇不远处的幽谷。听我们长辈说起幽谷常年不见明,时刻都一绝大的黑雾笼罩,阴气极重常人无法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