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以仙为桥 > 第3章喝百家奶
    二人脚踏余晖撒下的大地,于山地与密之中消失了身。

    夜幕将至,天一轮皎洁明月高高挂起,点滴星点亮镇上归家的农户,为了生这一群普通农民天早出晚归,忙碌于农田之中,天与他们触的不是镰刀就是锄头。

    洛寒带着婴儿走到镇子偏僻的角落,走到一个茅草屋面前,房子面积不大只有二十几个平方,房间内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个小桌子。

    可能是因为太饿的原因,婴儿开始嘤嘤的哭泣,一双大大的眼睛变得水汪汪的。

    洛寒下锄头,双手抱着小孩,两支臂膀就像是摇篮一样左右摇摆,但是婴儿丝毫没有减小音量,显然是饿惨了。

    老爷子慌得心烦意乱,小孩子也吃不了粗粮,只能喝奶。

    实在是没有办法,洛寒只能下老脸,到镇上去挨家挨家问有没有多余的奶水。

    老爷子抱着孩子,快马加鞭的来到镇子的大街上,一个个挨个问着走,大晚上的敲着大门。

    “谁呀?”

    “洛老头!”洛寒道。

    很快一个妇人从里面将门开,看着洛老头怀中抱着一个婴儿,宁夫人有点疑惑。

    洛老头看着眼前这位身材丰满的妇人便道晚奶可能有戏了。

    “这是我从小溪旁捡到的一个孩子,现在还很小只能喝奶,不道您能不能给点奶喝。”

    救人一命胜级浮屠。

    可能是因为都生在幽冥旁,浓浓的危机意识让镇子上大部分人都团结,一人有难八方支援。

    “好的。”宁夫人并未犹豫。

    宁夫人走进房间内,拿出一个小杯子,用着娴熟的手法将奶挤到杯子里,不一会杯子就承了大半杯。

    洛寒过手中热腾腾的奶,连忙鞠躬哈腰的道谢,脸上满满的感激之色中又带有一丝喜悦,终于孩子有奶喝了。

    洛寒拿着杯子轻轻在孩子的嘴唇上,一点点的慢慢喝,等待孩子把奶喝后,洛老头次道谢,之后便家了。

    之后洛老头的生多了一个必选项,天都会去镇子上讨要点奶给孩子喝,间也有碰过壁,有的人奶量不足不能分出多余的奶,有的人是冷嘲热讽挖苦洛老头,自己都养不好还领养么孩子。

    万幸的是宁夫人无比大义,愿意婴儿的奶妈,洛老头索性顺水推舟,让宁夫人小孩的干妈。

    …………

    ………………

    五年时匆匆而逝,,春夏秋冬四季替。

    茅草屋旁一颗四季桂已经有三米多高,此树是洛川在捡婴儿的第二天栽下的,经过五年的生长已经开枝散叶,时不时的几朵小含苞待,四季香缓缓展开。

    小树下两个小孩分拿着一把小铲子,一点点的抛开泥土,准备在四季桂旁种上两颗小树苗。

    男子为洛川,长于大山之中,洛老头希望他能像大山一样巍峨挺拔,因此为川。

    女子宁俞是宁夫人的女人,也就是洛川干妈的女儿,二人年纪差不多,洛川可能年长一点,因此宁俞他一声川哥。

    二人一点一点的将土抛开,慢慢挖出一个小洞,将树苗的理顺,缓缓的入小洞中,而后一点点的将土填埋上去,洛川轻手轻脚的执行着,土不能压得太紧,否则不利于树苗的部呼吸。

    一刻钟后,二人成了植树,站起身子,拍一拍身上的灰尘。

    洛川看着眼前这个认的妹妹,总能感到一股亲切的感觉,宁俞一双大大的眼睛,加上丹凤眼,肉肉的小脸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去捏两抓。

    过神来,洛川发觉出去许久的爷爷走到自己的身前,看着眼前的二人,洛老头微微一笑,顺了一把自己白苍苍的胡。

    刚洛老头去了宁夫人家,和他们了一番,发现洛川宁俞二人已经五岁了,是时候找个生他们读书写字了,为此他们谈论的良久,该去哪个书房学习嘞,个镇子上还是有几个学堂的,大家冥苦想沉默了一会。

    “听说最镇上来了一个老生开设的一个学堂,天待在学堂上仰望天默默发呆,有人来询问就提点两句,没有人就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与其他学堂相比不是那么拥挤。”

    “那要不要就把他两送到那里去吧。”宁爸道。

    “那怎么行,听人说他是妖怪附了体那样奇奇怪怪的。”宁夫人有些害怕。

    “怎么可能,听说不少人在他的口中得了一些修道的消息,说不定是一位修仙老道!”宁夫人的家反驳道。

    此言一出,三人瞬间心底一惊,修仙者对于凡人而言多么遥远的存在,镇上除了一些招摇骗的江湖骗子自称修仙者,便也没有一点修仙的身了。

    想来想去大家还是决定让两个孩子自行选着,让他们去各大学堂上看看后,决定。

    洛老头将这个息转告给二人。

    “明天你们就要去学堂读书了,镇上的几个学堂你们自己去看,喜欢那个学堂就给我们说。”

    二人点头,目中带有一丝待,读书生是不是很有趣!

    此刻太阳已经下山,红通通的余晖点缀着大地,马一旁一群外出觅食玩耍的小鸡,一摇一摆的走镇子,各各家。

    “小宁啊,时间不早了,你去吧。”洛寒说道。

    “好的,洛爷爷。”

    “小川送小宁家。”

    洛川点了点头,便送宁俞家。

    太阳落山,月亮送客,迎着淡淡荧,二人来到宁宅门前。

    目送宁俞进门,洛川嘻嘻道:“明天见。”

    “川哥,明天见!”

    洛川到草房,推开咯吱咯吱响的木门,反手锁上房门。

    爷爷坐在凳子上等待洛川来,枯瘦的手臂握着茶壶准备倒一杯水润润口。

    “爷爷我来吧。”

    洛川从爷爷手中过茶壶,缓缓的往小木杯中倒水。

    “咳咳。”

    洛寒轻咳两声,苦笑道。

    “人老了不中用了,手脚不利索啊,倒是你小子原来这么一点现在都一米四了。”洛老头用手比划比划洛川的变化。

    “哪有,我看爷爷这阵势起码到一岁。”

    老头子哈哈一笑,顺了顺又白又长的胡。。

    “睡了睡了,明天就要去学习了!早点休息。”

    皎洁明月高挂天际,点滴黑雾笼罩天一抹红侵染明月,时不时山从传来恶狼的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