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以仙为桥 > 第2章百兽为车
    幽冥海浩瀚无边,大陆对的认识仅限十万里,从大陆边缘往内十万里海域长是修士的认识极限,十万里是一界线,古来少修仙无跨域屏障,据说有仙落的诸仙时,诸仙征伐跨越了十万里海界。

    诸仙一便再没有现,有人说是葬身海底,有人说还在征战,有人传说诸仙已经破镜飞升离开了这一世界,总现在这时仙人不显。

    十万里海域底,一群骷髅海兽,拉着一宫殿缓缓行,朝着冥界北方的仙隐。

    骷髅海兽身血肉全无,自幽冥泉水涌动初,不知少岁月冥兽在海底诞生,不过有另一说,这血肉全无的冥兽是海的海兽死演变而来。

    百头冥兽身束缚着枷锁,身拉着一黑色宫殿,宫殿不大,幽暗无比,暗影的气息让人无视,透过宫殿大门隐隐约约见一婴儿躺在里面,婴儿便是不久九龙祭奠的小孩。

    百兽规整一,挥动翅膀,舞动龙躯,白白的骨架着让人心底寒颤,一双吐露冥火的巨瞳在海底绽放。

    百兽犹如马车有条不紊的缓缓行,冥海十万里界线北方仙隐游,整车队宛如幽灵一般寂寥无声,海水未为这庞大的移动的掀丝毫波澜。

    ……

    …………

    时间推移,百兽越来越靠近仙隐。

    海岸修着漫长的海岸城用防护冥水浪潮,保护大陆。

    “动兽潮。”

    百兽面的一头骨龙,口吐人声,冥冥声恍惚入耳。

    百兽瞬间行动,双瞳冥火大盛,恐怖的威压散开来,幽冥海水在压力砰砰响,而当股威压靠近宫殿时,犹如惊雷小雨,瞬间便散。

    “轰。”

    骨龙一怒,浪里,冥海水滔滔不绝,碾压势海岸处的大坝涌。

    “铛铛铛铛!”

    大坝城墙的修士现动静瞬间报备,预警声,如闪电势瞬间传遍整海岸。

    海岸城里层层,一层层高坝结阵构,专门抵御幽冥海水浪潮冥兽。

    阵迅速绵延开,一层金色的防护罩将整海岸保护来。

    护罩,冥水滔,卷卷碧浪一层高过一层,海浪卷的风波肆无忌惮的蚕食着海岸。

    幽冥海水内毫无生,除了冥兽够在生存,一切生会被腐蚀,至血肉全无,神魂俱灭。

    骨龙浮海面,一双庞大的龙头显现在众人面,一双冥火瞳邪魅无比,让人无视,简摄人心魄。

    骨龙头,海城声音悬浮空,浩瀚灵气席卷开来。

    修士脸色略显难,怎会在处现骨龙,龙无论是在海海兽还是在冥兽是顶级的生,力让人望尘莫及。

    骨龙身的枷锁已经消失,面的宫殿消失不见。

    “骨龙休放肆,拿来。”

    长激城池阵,方圆十里灵气瞬间汇聚在空,一金色光剑快速。

    剑杀至,骨龙一声龙啸掀无边海浪,阵阵碧浪席卷海柱,撞光剑。

    “轰,铛。”

    海柱被一剑战破,继续骨龙杀,黯淡的剑光杀身,骨龙挥动一里长的骨尾,迎面打。

    黯淡光剑被一尾打碎,而骨龙被一剑击,整龙躯被打处翻滚,甚至尾巴有裂痕,一子便被打入海。

    骨龙遭受创,逃窜而走,随浪潮渐渐息。

    海岸城自古来便守卫着海,岂是容易便被攻破的,更何况如真的破城应该是十龙海才对,怎会一龙来骚扰,长有点不思。

    一子百兽消失冥海,宫殿仿佛人间蒸,在靠近海岸的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

    …………

    仙隐是北的大陆,北边界靠近北海,南接幽冥海北,至为什叫仙隐,据世人传说,仙隐有仙人隐居,的仙隐峰据说时有仙光露,仙影游走。

    仙隐西南角一望山海。

    一望山海群山连,连绵不断,众山势,彼绕,鹤飞不过,野猴爬不,山峰如剑入云霄。

    海镇一望山海的西南角靠近幽冥海处的边陲小镇,靠近幽冥海人烟稀少,一镇子有两百人。

    一处刚从农田忙完的十岁老人,肩扛一锄头,身穿着麻布衣服,两鬓斑白,略显沧桑。

    老人左手握锄,右手顺着胡须慢慢顺,干了一的农活,艳阳高照,田里的农夫犹如热锅的蚂蚁,一来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湿。

    老人步行来一条小溪旁,准备喝口清泉再洗吧脸。

    小溪水清清,鱼儿在河底吐着小泡泡,顺着溪流欢快畅游,一脸洗完,老人身,准备离开,突一叫声打断了的脚步。

    “阿阿呀……”

    一婴儿静静躺在河边,小脸苍白,哭声略带一丝虚弱,不知躺在里时显是已经饿了。

    来婴儿一旁,老人沟壑纵横的老脸露一丝苦楚。

    老人名叫洛寒从小便穷,仅凭一亩养活自己,根无心顾,现在还无妻无儿无女,单身十。

    自知力不足洛寒迈着艰难的步伐,准备离。

    走了几步,踌躇不的洛寒认识在这群山林立的一望山海,将这婴儿放在野,可还没有一心人便已经进入豺狼虎豹的肚子里了吧。

    虽自己又苦又穷,是这才崭开始的生不这样夭折了,哪怕自己再辛苦一点行。

    洛寒断转身,快马鞭的跑,弯咔咔响的老腰,右手小心翼翼的将婴儿抱在怀,洛川的右臂膀犹如母亲的摇篮,一子两眼泪汪汪的小子便不哭了,一双亮的大眼睛的着洛川。。

    婴儿缓缓的将自己的右手拇指放入嘴里,嘴角一泯,露一真无邪的微笑,着让人心掉。

    虽没有做爹做娘的经历,是偶听别人说这,孩子将手指放在嘴里吮吸应该是饿了,是一十岁的大老爷们里有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