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异常收藏家 > 第六章上班就像上坟

第六章上班就像上坟

    异常收容档案编号E212937

    代号:融合体。

    感染表现:肢体融合,攻击性极强。

    具体案件:光明路42号光明商场三楼服装区收银员王海涛为根感染体,异常爆发后与结账的两名顾客王翠娥、高子轩相互融合感染,在商场内部进行无差别攻击,遇难者7人,重伤32人。

    处理结果:出动异常局西南局三大队二组,灭杀根感染体,融合体失去行动力,所有构成体失去生命力。尸体存在微弱精神辐射反应,体内疑似存在异常物品,经过初步污染清除后,转入支援中心解剖室。

    精神辐射值:73-121。

    异常感染定级:E。

    解剖室里,李凡身穿防护服,站在解剖台旁边,随手将收容档案丢在一旁,将工具递给张红兵。

    尸体的主体是一个圆脸胖子,只是原本应该是手臂的地方,竟然和两个人的双腿融成了一体。

    左边是个中年妇女,右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

    他们的身体血肉像是被融化的电气焊样融合在一起,怪异无比。

    圆脸胖子的身体表面还有一层坚硬的甲壳一样的东西,眉心和胸口,则是各有一个竖着的口子,能够通透的看过去。

    显然这就是他死亡的原因。

    这具感染者的尸体,经过了无害化处理之后,才被送到了这里。

    胡子拉碴的张红兵检查完这具怪异的尸体,伸手道:

    “手锯和老虎钳大号。”

    作为助手的李凡立刻拎起沉重的手锯和老虎钳递给他。

    张红兵进入异常局之前是汽修厂的钳工,一直喜欢让人叫他张工,不让叫张医师。

    李凡最佩服张红兵的是他有一手防护服里抽烟的绝活,用他的话说就是这样抽烟比较不浪费。

    张工先拿老虎钳固定住尸体的脖子,随后抬脚踩住解剖床,打开手锯,嘴里叼着烟给尸体开颅,一边工作一边拉起了家常:

    “凡啊,我知道你想去一线调查部,觉得来咱们支援中心有些屈才了,更不用说还给分到了解剖处这边,不过这种事儿它也得看缘分呐,你那些一起培训的同学虽然大多去了调查部升得快赚得多,但是死得也快啊……帮我把这块脑仁儿接住。”

    浓稠的血液四溅,让两人的防护服和面罩都一片赤红。

    培训一个多月,李凡对这种刺激场面早就已经免疫,拿个托盘接住掉下来的东西,嘿然道:

    “放心吧张工,我觉得咱们处就挺好的,适合我,我还等着在咱处待到退休呢。”

    “你要真这么想就挺好,咱们处其实还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刘大龙家的肉铺现在火得不得了。”

    “啪叽。”开颅完毕。

    “记录。”张工把手锯往桌子上一丢,拿起一个改锥样的东西一边在颅腔里捅咕一边说道:“脑部有轻微血栓,未见更多异常,辐射计数器给我。”

    李凡在平板电脑上迅速记录,直接在屏幕上留下一串血手印,同时随手将一个烟盒大小的黄色仪器递给张工。

    这东西长得像缩小版盖革计数器,不过记录的并不是核辐射,而是异常物体的精神辐射能量。

    张工一边扫描一边嘟囔:“不对啊,这数值都到70多了,起码是正常人的7倍,按说就在脑子里,怎么没有?这个人脑子里没有东西啊,简直跟咱们局长一样。”

    李凡吐槽道:

    “张工,是不是你干活儿太简单粗暴,把东西给搅碎了?再说咱们局长不是异常研究的泰斗吗,怎么会脑子里没东西?”

    “屁,当初我在汽修厂上班的时候,人送外号汽修界的主治医师,讲的就是我干活精细,修车跟做手术似的!”张红兵一脸不爽,“再说咱们局长要是有水平,能让局里的牺活儿越来越多?”

    李凡啧啧嘴:“这个感染者长了个馋样,会不会在嘴里?”

    说着拿了把钳子就准备撬开感染者的嘴。

    张红兵摆摆手示意他不要乱动,拿过钳子探进感染者的嘴里,左右探了探,随后眉头一皱,道:“有货,做好防护,护目镜,收容盒。”

    李凡连忙拽下护目镜,取过一个四四方方的特殊材料制成的盒子。

    下一秒,张工把钳子从尸体口中拿出,现出一枚被染成红褐色的贝壳!

    锈迹斑斑,带着金属光泽,这贝壳上还刻着精细的花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被撕裂的图案。

    这图案是如此的清晰如此惟妙惟肖,甚至在看到的瞬间就让人听到了一声凄厉婉转的哀嚎!

    这是一种凄厉的美,一种来自于地狱的美,就好像一朵邪恶之花,能瞬间激起人内心最强烈的**!

    李凡二人全都被这硬币深深吸引,一种想要得到这贝壳的**迅速升起,虽然不强,却让他们不寒而栗。

    对视一眼,张工已经迅速将那枚贝壳丢到收容盒里,李凡则是手疾眼快“啪”的一声扣上盖子,将这枚贝壳丢在了里面。

    随后两人同时长舒一口气。

    虽然有护目镜和防护服隔绝硬币上的大部分精神辐射,他们却仍然感受到了一丝影响。

    放进收纳盒之后,才算彻底安全。

    否则的话,万一他俩谁被感染,被自动检测发现放出警报,他们所在的这个解剖室会直接喷洒强效麻醉剂,一般人吸进去就醒不过来了。

    “张工,这贝壳不简单呐,刚才我看辐射值一瞬间飘到了100多。”李凡皱眉说道,“从外表来看打磨精细,是个古代用的贝币,不知道怎么会在这个感染者体内?”

    “调查部这帮不负责任的,根本没清理干净啊,”张红兵皱眉说道,“算了,明天交给研究部的人就行了。”

    张工帮李凡将那具怪异的尸体推进地下,塞进特制的大号停尸柜,随后把手里的老虎钳丢到一旁,摆摆手转身走出解剖室。

    “走了走了,我的老腰疼得要命,小李,今晚就麻烦你值班了。”

    李凡嘿然一笑,说道:

    “好,放心吧张工,交给我了。”

    两人一起来到消毒间消毒清洗之后,脱下防护服,更换便装。

    “我先回去给闺女辅导作业了。”张红兵咧咧嘴,摆摆手向外走去,又远远传来他的声音:“明天检测报告别忘了写哈,靠你了。”

    “好嘞!”李凡答应一声,把休息室的门关好,来到了值班室。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检测楼里的一众调查员早就已经下班。

    他和张工也是临下班接了这个解剖查找异常物品的活儿,才加班到了现在。

    用张红兵的话说,好多年不加班,偶尔加一加还挺有成就感。

    值班室里的条件很不错,本身是个套间,有防弹玻璃和防弹门,床铺桌椅电脑电视一应俱全。

    值班员的工作就是盯着一面墙上的上百个监控屏,还有精神辐射警报装置。

    当然,这些东西本身都有人工智能系统,值班员只是第二道保险。

    一旦出现什么异常问题,第一时间通知调查部的特别行动队,然后自己可以看情况参与异常收容或者躲进里屋。

    甚至在里屋还有一个小厨房一个大冰箱,里面有各种食材,专供值班员宵夜。

    简直是李凡梦想中的公务员生活。

    此时他感觉自己和这种工作风格无比的契合,只想这么安安稳稳到退休。

    刚做完感染体解剖,李凡现在也没什么食欲,倒了一杯咖啡,一屁股坐在监控台前,摸出挂在脖子里的青铜钥匙把玩着。

    作为一个曾经的古董商人,他能看出这钥匙上面的纹饰属于战汉,最早应该不会早于先秦。

    形状像把匕首。

    上面几个篆字也被他描在了纸上,拿手机搜了搜含义,一头雾水。

    钥匙上写的是“渊无极,狱无主,无根者,方得入”。

    啥意思?

    这东西和葵花宝典类似,只有没根的太监才能使用?

    不过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想到曾经的收藏家在宿舍里只藏了这么一件物品,李凡就觉得应该另有隐情。

    只是他把钥匙盘得都快包浆了,都没弄明白到底什么情况。

    索性丢到一旁,起身煮了一碗肉丝面,唏哩呼噜吃了,一边慢悠悠啃苹果一边看起了电视。

    忙了半天,倦意涌来,看着看着电视,眼皮就有些睁不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李凡被一阵敲窗户的声音吵醒。

    电视已经变成了一片雪花,墙上的钟表显示正是凌晨两点多。

    谁啊?

    李凡转头看去,值班室的窗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小青年,正面带微笑,有礼貌的敲着窗户,打着手势示意李凡开门。

    晚上有急事来加班的同事?有点面熟。他们是怎么进检测楼的?

    李凡迷迷糊糊起身就要去开门,下一秒却像是过电一样,整个人汗毛倒竖,定在原地。

    他猛然转头看向外面微笑的两人。

    这是今天解剖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