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问情与爱 > 第五章兔子报恩二
    王宁望着尧的背影心疼地喊,可是他不能,为他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王宁而不是佑。白兰对雪儿说干嘛买这煎饼呢,一个还不够吃吗?雪儿边吃煎饼边说我给和王宁一人买了一个,这吃的东们也吃啊。白兰说我们早吃面吃饱了,自己留着慢慢吃吧。当他们要离开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寻声望是不远处尧的煎饼车翻了,王宁赶紧跑了过,白兰和雪儿也在面赶了过。来是李林来跟尧要钱尧不给他,他就跟尧吵了来,还煎饼车给推翻了,王宁一将他抓住怒视着他,他到是王宁就讽刺地说:“以为自己有一个胳膊就是杨过啊,还英雄救美,不自力”说着将王宁推倒在地,白兰赶紧上扶王宁,同时叫雪儿一来帮忙,同时告诉雪儿不要用力,这里这人着呢。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就欺负尧,有自己挣钱。是赵亮不过说。李林一是一个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少的男人,且还着白围裙,就是这周围摆摊的。说:“我跟我老婆要钱关屁,是不是对我老婆有思呢?”赵亮着他说:“这混帐话也说的出来,尧怎会有这样的丈夫呢”李林嚣张的说:“我就是这样,尧跟我回”说完拉着尧就走,尧不走挣脱了他,他恼羞成怒就要打尧,结挡在面的李亮将他的手抓住一下拧到了背,疼的李林叫唤,赵亮将他推开着他说:“以再欺负尧我们这街坊是不会过的”李林恨恨的着赵亮,对尧说了句真有,就离开了这里。白兰和赵亮帮尧收拾了。着尧回了他们也就回农庄了。

    晚上他们人了翠微园赴凌驰约,雪儿就问白兰为什不揭穿莫贝儿和伏广的身份而还配他们演戏呢。白兰笑着告诉雪儿这就比孔雀开屏,孔雀要人们到的是他示出来的漂亮尾巴上的羽毛,而不是绕到面他脏兮兮的屁股,以说有还是不要说的白让人难堪,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雪儿说们人类真虚伪,白兰问雪儿说一千年了为什还是精而不是仙呢?雪莲是为了雪芝不肯成仙的,雪儿又是为了什呢?雪儿说自己也不,山神爷爷说是缘未到,他的心里成仙,可是修炼了千年却还是个妖,而兰花百年就成仙了,以下山的目的也是白兰请教和学习的。白兰也告诉可能是缘未到呢,说着王宁悄悄告诉他们说了,凌驰来了

    凌驰和莫贝儿来到了白兰他们面,莫贝儿一坐下就开始打趣到:“小兰姐姐真是到哪带着两个保镖啊,就像小龙女到哪里杨过就到哪里,不过人杨过一米八,这有一米八吧?人跟着个雕,这跟着个兔子,哈哈哈哈”的话说的王宁脸红了,今这已经是二人笑自己装杨过了,雪儿一脸不的说:“小兰姐姐,谁是杨过啊,王宁和个人长的像吗?”白兰跟说:“杨过是一电视剧的人,跟王宁一样是有一手臂。”雪儿对莫贝儿说:“贝儿是排行老了?我今在们司听他们议论是小呢。”莫贝儿的脸绿了。白兰赶紧喝止雪儿:“雪儿瞎说,听人在背瞎说。贝儿介,雪儿年呆在山里不懂人世故,他不小说的是坏女人的思”雪儿一脸懵懂地说:“们人类真是说话这麻烦”他们在这说话际,旁边的翠微湖里不时传来哄笑声,凌驰问烤串的这是什人在聚会呢。卖烤串的说是香江诗的学员在这里聚会。莫贝儿对雪儿说:“我们凌总的诗比什诗的人可了,凌总要不也首诗给他们瞅瞅。”雪儿就说:“就吹牛吧,不要比试比试才。”白兰对凌驰说:“要不我们也过凑凑热闹,久没写诗了,手生了。”他们这一拨人就来到了翠微亭,凌驰跟诗的长说:“我们到们这热闹也就过来凑个热闹”长说:“欢迎欢迎,请几示自己的大作。”凌驰说:“我有一个朋友他热爱自己的乡,现在乡发的这美了,而他却不在了,今我就写一首诗送给他告慰一下吧。”他拿过长手里的笔写了一首诗:碧水蓝美景观,南仰望卧佛巅,故人爱乡业,旧貌颜友魂欢。长和香江诗的一学生频频点头,莫贝儿也鼓掌叫。白兰笑:“姐夫的文采精进不少,不过不如我们王宁的更棒。”王宁说:“小兰瞎说,凌大哥的书是我不能比的。”莫贝儿口说:“王宁,写一首诗让他们。”雪儿对着莫贝儿不服气的说。王宁说:“我就用钢笔写一首凑个热闹,还望教。”说罢掏出口袋里的钢笔在纸上写了一首诗:翠谷青山引雅贤,微亭晓望水中颜,湖光粼粼酣韵,色黛凡尘画卷鲜。开头的个字连来就是翠微湖色,一首藏头诗惹众人连连称赞。白兰说到:“我也来一首凑个热闹,王宁来写”一句是上一轮圆圆月,莫贝儿说这叫诗吗?白兰没他着说出二句:人间月圆似圆月,这是围观的学子里就有人说:“姑娘,这写诗也不是容易的,写不出来就凑了。”招而来的是一片哄笑。白兰没有他们,王宁也镇静的在写,白兰报出来了句:翠微湖色万顷波。人群顿时安静了,白兰报出句:上人间共圆月。人群有响了鼓掌声。这时听到有人说:“妹妹还是这般顽皮,老是作弄大”白兰仔细望,来是小怜“小怜姐姐,怎会在这里呢?”白兰惊讶的问,小怜笑着说:“我现在是这翠微湖园的员,见这里挺热闹就过来,没到是们几个。”小怜凌驰和莫贝儿,莫贝儿的眼神慌乱的处,而凌驰却用一复杂的眼神小怜。白兰拿石桌上的毛笔递到小怜面说:“姐姐不如也来一首吧,姐姐的文采有没有精进”小怜就说:“我也凑个热闹”笔写到:秀丽微湖景致仙,诗词落墨临屏览,千年友爱中掩,银地琼川绣彩颜。白兰鼓掌说:“姐姐的文采还是样棒,白兰叹服。”雪儿说:“小兰姐姐为什们会写诗呢,们了不。”白兰说:“小怜姐姐我们边喝酒聊,久没有这痛快了。”他们几个就来到了刚才的烤串,几个人要了煮花生和烤玉米,还有几样小菜。小怜拿了一个烤玉米给雪儿:“这的烤玉米吃的,雪儿年在山里一没吃过。”雪儿说是吃,不过自己已经吃饱了。白兰告诉小怜:“姐姐就再让吃了,他今下午吃了个煎饼,再吃还不吃撑了呀!”雪儿说:“怪们这的东太吃了,不过我可以这烤玉米带回饿了再吃。”几个人听了笑了。莫贝儿一沉默不语,自顾自地喝着啤酒。凌驰让再喝了,他说自己高兴喝几杯,且说自己什不会不喝酒干嘛,自己在这里像有点余。雪儿劝说自己也不会作诗可是也没有感到余啊,而且还玩的挺开心。莫贝儿说是为对王宁没有感觉,没有人类的感,无无爱又怎会痛苦呢。白兰莫贝儿的痛苦,就说我送回。

    吧,喝了。白兰和雪儿扶着莫贝儿硬将塞进了出租车里,送回来住处。白兰给他倒了一杯水就对说:“贝儿啊,姐是为,我姐夫忘了吧,应该有自己的生,难要这样痛苦一辈子吗?”莫贝儿对白兰说:“我也不这样,可是感的是无控的,我没有洒脱,可以忘了玄冰喜欢上王宁,可我不到,是我保证,我不会破坏他们的感的,我们不会出什出格的的”白兰一惊说:“说什呀,什玄冰和王宁呀”莫贝儿就说:“骗自己,连我出来喜欢王宁,佑就是玄冰转世,可是他现在死了,说不又投胎了,喜欢上王宁也不是不可能的,是受了千年的苦就这样甘心弃,我实在弄不白。”的话让白兰如坠云雾般,佑说

    闯地府救他的人是伏广和蚌精,可是显莫贝儿的话说不王宁就是佑,这到底是怎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