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2012年7月16日。

    晚上十点四十三分。

    吴思源今天收工的时间比较早,他买了一些烧烤,外带两瓶冰啤酒,就回到了住所。

    刚打开自己房门的时候,林美仪的房门也打开了,穿着细碎花裙,还化了一点淡妆的林美仪从中走了出来,“小源,下班了?”

    “是呀,美仪姐。”吴思源一眼看出来,林美仪是专门等待他的。

    “还没吃完饭吗?”林美仪望了一眼吴思源手中冒着香味的烧烤,问道。

    “吃了,不过嘴馋,买点夜宵。美仪姐要不要一点吃点?”吴思源客套地问道。

    “好!”出乎吴思源意料之外的,林美仪居然点头了。

    既然如此,吴思源就打开房门,让林美仪进来。

    林美仪进来之后,还主动关上了房门。

    吴思源的房间很简单,除了必要的床,衣柜,就是一张桌子。

    他把烧烤和啤酒放在桌子上,找了两个一次性杯子,开啤酒,倒啤酒。

    泡沫满杯,等啤酒泡沫消散之后,吴思源又倒了一点,然后把啤酒递给林美仪。

    林美仪二话不说,就一口把喝酒喝干。

    因为喝得太急了,啤酒液从她艳红的唇角流了下来,顺着她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

    “咳咳咳……”林美仪咳嗽不已,吴思源贴心地送上了纸巾。

    等她擦了擦嘴之后,吴思源便开门见山地问道,“美仪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吴思源知道林美仪母女这段时间其实过得很不好。

    赵景洪离家出走了,至今未回,又联系不上。

    而那几个流氓又时不时上门追债,哪怕林美仪跟他们说过,赵景洪不在,她正在跟赵景洪闹离婚都无济于事。

    那几个流氓说“夫债妇还”,甚至提议让林美仪出卖身体去还钱。

    而且,这些流氓还会挑时间过来,经过上次事件之后,他们不敢面对吴思源,所以就专挑吴思源外出的时间过来骚扰,吴思源回去之前就先撤离。

    吴思源有心想帮下忙,都不好插手。

    更过分的是,这几个流氓还骚扰正在读书的赵雪梅。

    赵雪梅正读高二,因为这个事情,成绩直线下降。

    老师也多次致电林美仪,让她好好关注一下赵雪梅的学习成绩。

    所以林美仪这段时间是身心疲惫。

    吴思源这么一说,林美仪的眼睛就红了,眼泪止不住得掉下来。

    原本一个好好的美少妇,怎么沦落成今天这样子?

    吴思源心里叹气一声,不断地递纸巾给林美仪。

    好一会儿,林美仪的眼泪才勉强停了下来,她一脸歉意地对吴思源道,“抱歉,小源,让你见笑了。”

    “没事!遇到这种事情,你已经很坚强了,大家都是同一个屋檐下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做的到的,你尽管可以说。”吴思源语气诚恳地说道。

    “谢谢你,小源。”林美仪的眼泪又有掉下来的趋势,不过好在她自己控制住了,她抽噎了一下,然后对吴思源道,“小源,我听小霞说,你最近在招工吗?”

    蔡碧霞这段时间有事没事老是往他那里跑。

    虽然每次过来都会跟他买一些水果,不过每次都要找吴思源聊天,搞得她的小跟班李峰都有点情绪了。

    招工的事情吴思源曾经跟蔡碧霞提起过,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跟林美仪说起了。

    不过这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

    所以吴思源点点头,道,“是的,最近是有这个打算,一个人忙不过来水果店的生意。”

    “还是你好!当初你还只是一个打工的,现在都做老板了。”林美仪感慨地说道,可能是又想到了自己的处境,眼神里流露哀怨之色,自嘲道,“哪里像我?”

    吴思源不说话,只是默默给她添了半杯啤酒。

    林美仪一口喝下,可能是酒壮人势,让她克服了羞耻,她大胆地问,“小源,你打算招人做什么工作的?”

    “主要是在店里买卖水果,闲暇时打扫下卫生,水果卖完之后,就在库房里拿货补充。”吴思源知道林美仪的心思,所以把要求都说出来。

    “几点上班?”林美仪问。

    一般**点的时候,那些大叔大妈阿公阿婆就晨运回来,他们是店铺的第一批顾客,吴思源思索了一下,便道,“八点半。”

    “工作多少个小时?几点下班?”林美仪继续问。

    “晚上九点半。”如果是吴思源的话,一般会营业到10点多,不过林美仪的话,那就算了。

    “那就是13个小时。”林美仪默默算了一下,道。

    “是的。”吴思源点头。

    “那……那一个月工资是多少?”林美仪咬了咬牙,问道。

    “3500元。”吴思源报出心理价位。

    “这样子呀,有休息吗?”林美仪又问道。

    “一周休一天。”吴思源回道,又把另一个福利说出来,“包三餐!”

    林美仪听到这个“包三餐”的福利之后,眼眸又是微微一亮。

    老实说,吴思源3500一个月的工资并不高。

    但林美仪却是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了。

    那几个混混天天过来骚扰,而且她丈夫消失之后,林美仪没有了经济来源,只是靠以前的积蓄生活着。

    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带着一个17岁的女儿生活在这个一线的城市,压力真的很大。

    林美仪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早上起来头发都是拼命地掉。

    她迫切需要一份用来谋生的工作。

    而吴思源这里,刚好就有了一个机会。

    林美仪心里有些羞耻,但生活压力还是让她不得不鼓起勇气开口,“小源,那你看我合适吗?”

    “美仪姐,你要去我那里上班吗?”吴思源明知故问。

    “就看你吴老板招不招人了?看会不会嫌弃了我这个老女人了?”林美仪故作洒脱地说道,但摆动的双脚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招!美仪姐这个大美女在我这里,我欢迎还来不及了。”吴思源咧开嘴巴笑道。

    “那美仪姐,条件就按照我们刚刚说好的来,你看这几天,哪天方便了,你跟我说一声,就上班吧!”吴思源也是直截了当地道。

    “好,小源……哦,不,老板,我还有一个问题?”林美仪改口说道。

    “你说。”

    “小梅放学后可不可以去店里学习?她在家里不方便。”林美仪低着头问。

    “当然可以。”吴思源点头,并没有反对。

    他注意到,当他同意让林美仪去他那里上班的时候,他手中的无名铁戒,又闪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