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辣椒的种植,不难!更何况秦方并未打算自己种植。农事?应该交给专精之人!

    秦府在燕京北平之外收田千亩,桑田百亩,雇佣着百户佃农,签订契约,以侍农事。这些可都是种植庄家的一把好手!

    “李伯,帮我培育一株植物!最起码需种植一亩地!”

    秦方走出房门,李伯正慵懒的倚着门框休憩。

    李伯,负责照顾秦方的一切:从衣食起居,无理要求、到秦方安危等。据说具备一身的武功,但从未在秦方面前展示过!

    “少爷,这件事,夫人知道吗?”

    李伯起身,摇摇晃晃,仿佛浑身破绽的望着秦方的眼睛,随后望向秦方手中的红色的物事。他总感觉,今天的秦方?些许的不同!

    “恩,我一会儿会跟娘去说!您先去安排吧!”

    “是。这种植物娇贵吗?培育需要哪些注意事项!”

    少爷吩咐的事情,李伯十分严谨。

    “与一般农作物的培育方法无二,一季作物,春种秋收,种植过程中遇到问题,可以让农户自行解决,但最终的收成我希望达到百斤!”

    百斤的目标,秦方也不知是高是低!但总得定下一个目标。

    “是,少爷,我这就安排!”

    李伯离去,寻找靠谱、心细的农户......

    “娘,我需要培育一种植物......”

    对于秦方的提议,李氏无条件支持。

    当然?在李氏的眼中,这仅是孩子的无理取闹,无伤大雅。

    “方儿,莫不可贪玩荒废学业,明年二月需尝试参加童试!钱先生会为你作保的,无需担心。”

    对于秦方的学业之路,李氏比秦府的任何一人皆看中,这些年安排的妥妥当当。出身望族的李氏,比任何一人都知晓‘官’的能力!偌大的秦府,看似辉煌,但......平静之下尽皆是激流!

    秦方三岁蒙学,识字,六岁李氏动用族内的关系,特意重金聘请国子监退休教师钱先生为秦方辅导:诗、文、赋、策论。一年光景,秦方应可一举拿下院试。

    院试是正式科举考试的最低的一场考试。院试前还需经过两场预备性质的考试——县试和府试今年?秦方一场试也赶不上!

    “嗯嗯,我不会荒废的!娘,我吃饱了,我去找钱先生温习功课了!”

    秦方擦了擦嘴离去,温习课业,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秦方明白,科举?不论古今,尽皆是自身改变命运的唯一捷径,是自身唯一傲立朝堂的途径,是自身青史留名的唯一机会!

    至于造反?另立新朝!秦方果断的掐灭这点小火苗!

    天时地利人和?秦方无一占据!

    如若秦方跨越七百年历史长河,抵达元末时期,说不定还具备如此雄心!

    “先生,昨日的课业,学生这里有些不懂.......还请先生解惑。”

    上午课业结束,秦方吃痛的揉了揉手掌心,火辣辣的,握着一块洁白无瑕的雪团,方才略微缓解。吃过午饭,秦方小心翼翼的鼓捣房间内的花盆,松土、浇水。土内埋下的是几颗辣椒的种子!

    下午秦方温习功课,一日无话。

    叮,您已在大明签到第三日。

    叮,恭喜您获得:土豆*3!

    土豆,明中后期传入中国,属于贵族食物,传播范围不大!直到清打破明代皇室的蔬菜供应系统,土豆方才成为平民食物。

    土豆的平民化,玉米等高产量作物的传入,是人口爆炸式增长的原因之一。

    这一次?跨越六百年历史长河的秦方不准备让土豆成为贵族食物!土豆!足以颠覆明朝时期的农作物体系种植,足以让万万人吃饱肚子,足以让‘明’真正成为日月所在,即我大明国土!

    但说实话,短时间内,土豆不能公诸于世!更何况哪怕公诸于世?世人也不会相信!

    辣椒?不同于土豆!

    “娘,后院帮我开垦一块地!我要种植一种花卉!特别漂亮,是孩儿昨日外出寻到的!我想亲手培育,然后在母亲的生辰寿宴上献给母亲!”

    土豆的种植需尽快提上议程,但又无法曝光,无奈之下,秦方只好扯谎。好在!土豆传入欧洲,恰是因为它美丽的花朵!

    “好好好,都依你!方儿有心了!”

    闻听此言,李氏嘴角的笑容就没停过,合不拢嘴的夸赞秦方,摸着秦方的头发,让其脸色微红。

    三枚土豆!真的不多!三平方米,足以种下!

    对于土豆的培育,李氏明显比秦方更加的用心,甚至于专门派府内的丫鬟悉心照料!

    秦方望着种下的土豆,强行压下口水!

    尖椒土豆丝!很香!但秦方短时间内,吃不到了!

    一日无话。

    傍晚时分,秦府内出现不愉快的小插曲。

    一身着麻衣的跛腿男子大摇大摆的进入秦府,无人敢拦,一道时辰后,背着鼓鼓囊囊的包裹,剔着口中的肉丝离去!

    秦方远远的在房间内透过窗户,看到老管家跟随母亲陪着笑脸送走这一位平凡无奇的跛腿男子!而后愁眉苦脸的返回账房内,

    他懂!秦方什么也懂!

    秦府一年到头忙活得到的三成收益,尽皆在跛腿男子的包裹之内!

    他想要阻止,但这件事?他办不了!

    秦方心中郁气十足,起床书写百字,疲惫之下方才入睡!

    叮,恭喜您在大明签到第四日。

    叮,恭喜您获得奖励:尼龙绳!

    呃,握着手中的尼龙绳,秦方略微有些不满意。

    这绳子?除了去登山、去攀岩,还能做什么呢?暂且收入百宝箱内。

    这一日,永乐六年三月六日。

    秦方正跟随钱先生读书,府内突然传出熙熙攘攘的声音,仆人、丫鬟尽皆匆匆忙忙的跑来跑去。

    秦方嘴角浮现出笑容,心中知晓,这是父亲,回来了!跟随父亲一同而来的,应该还有香甜的糕点。这是父亲答应自己的。

    但一炷香之后,秦方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

    一般父亲秦陵归家的第一件事情,即是观看自身的学业,但今日,并未前来!且府内似乎萦绕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发生了什么?

    “心静,则天地静!”

    钱先生的戒尺高举,秦方无奈,只能认罚!

    课程结束,秦方拜别钱先生,赶忙前往后院,查探父亲的情况!

    望着秦方离去的背影,钱先生暗自点头!不骄不躁,这在六岁的孩童身上,很少见到!

    “父亲,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