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永乐八年十月初二日,行在左副都御史李庆奏陈:

    公候、都督,往往令家人子弟行商中盐,凌虐运司及各盐场官吏,倍数多支。朝廷申明旧制,四品以上官员之家,不许与民争利,已令罢支。

    朱棣令户部榜谕禁止。

    盐,仍旧是大明的大问题。

    秦方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格物学府学子的作业又多了一项。

    三年内,解决盐的问题。

    秦方看着学子们愁眉苦脸的样子,他很开心的离去。

    他一个人的智慧,不够,所以需要格物学府全体学子的智慧。

    神机营!逐渐走上了正轨。

    老兵们带领着一万五的新兵,开始了训练,左提督负责。

    而左提督呢,则是朱棣绝对的心腹。

    秦方奏承:大明开万千学府一事,他想要亲自去看看,切实的考察,顺带与天下的士人辩论,开新学的必要性。

    朱棣同意,准许秦方出行。但具备一个条件。

    “忠国候可否带朱高燧皇子一同出行,跟你见见世面!”

    秦方不知道朱棣此举的含义,但思索一番,望着朱棣的眼睛,最终选择同意。

    “还请陛下三日后,让朱高燧皇子在秦府面前等候。”

    这是秦方的态度。

    朱棣同意!

    解缙听闻秦方想要游学一事,急忙将秦方喊到了谢府。

    “秦方,你想要开辟新学,成圣成祖了吗?”

    解缙疑惑的询问,表情严肃。但手中的香辣小龙虾,却让他怎么也严肃不起来。

    “学子不敢有如此的想法。”

    秦方躬身,伺候着解缙享用小龙虾。

    这南京城、这大明,乃至于全蓝星的美食,秦方吃过的!解缙都吃过。

    这是你吹牛的资本。

    “你虽不曾具备这点想法,但是呢,你的行动却表明了你的想法。你想要效法孔子周游大明,宣传新学,这就是你的行动,你的想法。”

    秦方默然点头。

    虽然他最深处的想法不是如此,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

    “谢先生,秦方想要亲自去看看,距离弟子梦想中的大明,还差多久,弟子还需要做些什么。”

    秦方望着远方。

    解缙知道,自己劝不住秦方。

    秦方有他自己的路,而这一条路,他帮不上什么忙。

    从第一眼见到大明,解缙就有一种预感,秦方不简单,很不简单,他的眼中有光。

    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

    解缙亲自书写一篇书法,赠给秦方。

    “秦方,帮先生也看看这大明!”

    秦方领命,离开谢府。

    格物学府内,秦方召集全部的学子,宣布他要远行。

    学子们顿时闷闷不乐,秦方,已经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北方学府曾言,正是因为我的帮助,你们才能够超越他们,现如今我离去,两不相帮,看你们最终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能否超越北方格物学府。”

    “待我返回,我希望你们能够让大明骄傲!能够让你们的父母骄傲,能够让全世界为你们骄傲。你们!是大明最亮的星。”

    秦方本欲带着秦独一同前往,但格物学府内不能丧失掌舵人。

    “先生尽管安心去,格物学府不会乱!”

    这是秦独的保证,秦方为秦独躬身。

    秦方带走了于谦!

    于谦的道!是正直的人,此行,应该对他有所帮助。

    于谦欣然前往。

    秦府内,秦方跟母亲辞行,此去!短则一年,长则三年,乃至于五年。

    “孩儿不孝!不能侍奉在母上左右!”

    “方儿,去吧,娘在家中为你祈福,注意安全。”

    秦方十四岁了!需要定一门亲事。

    秦方矗立在秦府石狮子前,背后于谦跟随,二人在等待朱高燧。

    一刻钟,朱高燧被纪纲押着,不情不愿的来到秦府。他不敢去看秦方,心中尽皆是害怕、迷茫,不解等情绪。

    秦方如同是你的克星,不论他干什么,总是被秦方看穿,从而得到惩罚。

    被囚禁与宫内的这些年,朱高燧对于秦方的怨恨非但不曾减少,相反更加的深。但待真正的站在秦方的面前,却又感觉到无边的恐惧。

    仿佛自己是大海内的一叶扁舟,而秦方呢,则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平静时!温文儒雅,让人如沐春风;但暴躁时,却又如同漫天的乌云,恐怖的风浪,似乎要摧毁着一切。

    尤其是知晓秦方灭国安南,平定鞑靼部之后,朱高燧对于秦方的恐惧更深。

    朱高燧也杀人!但相比之下,灭国可能更加的可怕。

    这一刻,朱高燧站在秦方的面前,看着秦方的笑容,心里发寒,从内而外的向外冒。

    秦方!不会趁机杀了自己吧。

    “朱高燧皇子,别来无恙!”

    秦方上前,微笑着跟他打着招呼,而后贴近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别害怕,我不会杀你的。”

    这句话,纪纲也听到了,眉角不自觉的跳了一下。

    能够如此猖狂的说话,大明除却忠国候之外,或许不存在第二个人。

    “纪纲大人,回去吧,早点跟身上复命!”

    “是,忠国候。”

    纪纲离去,朱高燧想跟随纪纲返回皇宫。

    他突然之间发现,独自面对秦方,还不如面对那寂静无人的深宫。

    “站住!”

    纪纲与朱高燧同时站住,扭过头。

    “纪纲大人请回。”

    秦方带着微笑,示意纪纲大人返回。

    朱高燧被留下了。

    “朱高燧皇子,我说过,我不会杀你的!你父让你跟随我见见世面而已,别害怕。”

    “于谦,整理衣物,准备出发。”

    两句话,两种口气。朱高燧胆寒,于谦如沐春风。

    秦方驾驶着格物学府的蒸汽机车,慢慢悠悠的走出了南京城。

    “这是什么怪兽啊?”

    “没有马匹牵引,怎么能够运动。”

    “听说是格物学府的最新科技。叫什么蒸汽机车。”

    “这东西,还不如马匹快呢。”

    “虽不如马匹快,但他却是我儿子的智慧,不容你贬低。”

    南京城内,如此的话语不间断的传出。

    秦方轰然一笑,也不争论。

    朱高燧跟于谦坐在后排,于谦看书,朱高燧战战兢兢。

    “朱高燧皇子,一寸光阴一寸金,您也可以读读书!打发时间。”

    这是于谦的建议,同时递给他一本书。

    朱高燧拿起一本书,书名《十万个为什么》,当即恍惚,试着看了一章。但旋即则一发不可收拾,沉入到这本书的世界中。

    这本书,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

    推翻了他的一切认知,雨水?不是龙王布施的吗?干旱?不是天神在惩罚吗?

    哒,颠簸了一下,朱高燧脾气上来了,张嘴即想要呵斥马夫,但看到秦方的后脑勺,话语顿时咽会肚子里,不敢发一言。

    于谦心中诧异。

    明明院长是特别和蔼可亲的一个人啊,为什么朱高燧皇子要这么怕他呢?

    于谦不解,抱着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开始读,时不时的跟秦方交流一些意见。秦方也跟他交流,发表自己的见解。

    二人碰到相左的意见,免不了争论一番,互有胜负。

    秦方的第一站!不远,南京国子监。

    国子监,代表着大明最高的学府,也聚集着大明最聪明的一批人。

    国子监!监生七千余人,且仍旧在逐年的增加。

    国子监东部为文庙,西部为太学。

    建筑群中有正堂1座15间,名曰“彝伦堂”。

    支堂6座,分别为率正、修道、诚心、正义、崇志、广业,每堂有15间。藏书楼14间,学生宿舍用的号舍1000多间。

    外国留学生使用的“王子书房”和光哲堂100多间,教师住宅数十间。另有讲院、射圃、菜圃、磨坊、仓库等100余亩。

    监生的功课内容为《御制大诰》、《大明律令》、《四书》、《五经》、《性理大全》、《说苑》等。

    我国古代最大的一部百科全书《永乐大典》,便是在南京国子监编抄成书的。

    秦方的第一站选在国子监,这不是个明智的决定。但秦方仍旧前往!

    拜帖,秦方三日前即送往国子监。

    国子监内部不敢大意,从上至下准备,迎接忠国候,秦方。不,是迎接格物学府院长秦方。

    这两者!完全不同。

    哪怕秦方是以一等忠国候的身份入国子监,也得自称是学生,面对祭酒等人得躬身,持弟子礼。

    但秦方呢,却是言道:格物学府院长!这俨然是将自身的身份,提升到跟祭酒同等的地步。

    格物学府!自永乐三年开办,已然五个年头。

    五个年头之间,格物学府的名气从一开始的微弱不可闻,但现如今的大明排名第一百的学府,这是一个很大的成就。

    日月报社!搞出了一个榜单。全大明学府排名。

    显然,这是秦方的主意!要想让大明重视教育,首先要让大明人知道教育,知道最好的学府,知道他们应该如何努力。

    而这个榜单排名第一的,赫然是国子监。

    前几年,格物学府根本不入流,但最近几年,势头凶猛。据说今年已经要入前五十的行列。

    这是个不菲的成就。

    秦方的拜帖之上写的很清楚!晚辈格物学府院长秦方,斗胆请徐旭祭酒不吝赐教办学之道。

    这哪里是拜帖,这明明是挑战书,国子监全体上下不敢大意。

    秦方游学的第一站,选定国子监,如若能够一炮打响的话,对其后续的路,肯定会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