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秦方,这东西?真的可以吃吗?”

    刘一眼表示非常的疑惑。

    秦方让他饲养的小龙虾,已经泛滥成灾。

    南京城外的河道内外,尽皆是这种东西,百姓们避之不及。

    有好事者,想要去抓,但手指却被夹的通红,再也不敢动手。哪怕是刘一眼去抓,也是小心翼翼,生怕受伤。

    这件事已经在南京城内外引起恐慌。

    朱棣暗自给刘一眼下令,让秦方处理,如若处理不了,让秦方都吃了!

    这显然是气话,但朱棣误打误撞,到是与六百年后不谋而合。

    于是,刘一眼抓满了一麻袋,特意给秦方送了过来。

    秦方望着这一麻袋的美食,双眼放光的唤来左提督。

    “给我找几个机灵一点的兵过来!”

    左提督得令,微笑着出去。

    左提督,被秦方留下了,右提督则归属了天机营,只属于朱棣的私军。

    天机营,虽然只有五千兵马,但战斗力完全不弱于十万军士。

    这是一股及其可怕的力量。

    不一会儿,左提督带着十个老兵到来。

    都是老油条了,跟秦方也很熟络。

    “喊你们来,是给你们吃个好吃的,来,别愣着,赶紧的,跟我一样,抓住龙虾背部,一扭,取出虾线,然后**.......”

    秦方的动作十分的熟练。

    但老兵们的动作也不慢,被龙虾夹一下,更是谁也不说话,默默的干活。

    一个时辰,秦方等十二人终于弄完了。

    “去,让炊事班的给我烧火!”

    秦方准备好制作麻辣小龙虾的调料,带着十二人偷偷摸摸的进入炊事班。

    别的兵士们还在训练,而炊事班内香味已经弥漫开。

    “将军,放这么多香料?它就是脚丫子放进去也香啊。”

    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

    待秦方做好,一群人还是不知道怎么吃。

    秦方开始示范,但秦方仅慢吞吞的吃了三只,即开始抢起来了。

    没办法,这十一个人抢的太快了。

    “别抢,信不信明天让你们跑十公里。”

    “十公里,也值了,快抢啊,兄弟们。”

    “我不是你的兵,我可以抢。”

    “别吃虾脑,有重金属......呸,吃吧吃吧。”

    这大明,哪来的重金属超标。

    一麻袋的龙虾,在十二人的风卷残云之下,仅仅耗费十分钟都给吃了。

    “好吃不?”

    “好吃。”

    第二天,秦方即带领着神机营两万人,开始抓小龙虾。

    中午,秦方带着一盆冰镇小龙虾入皇宫。

    “忠国候,还未就餐吧,请入座,陪朕吃一点。”

    “臣今日带了一点美食,还请陛下尝尝。”

    打开一看,小龙虾,朱棣的脸一下子都黑了。

    朕让你吃了,结果你给朕送过来?你这是茅坑里打大灯笼啊。

    “陛下,很香的,秦方先行吃起来。”

    看秦方吃的如此香甜,朱棣不由的拿起一枚小龙虾,吃起来。赫然发现味道确实不错。

    “陛下,这小龙虾是我养殖的。也是臣的一份产业,从明日开始,我秦府又要多开一家酒馆,主营就是小龙虾,故而今日拿来,让您先尝一尝。”

    “味道不错!但名字不好,朕赐名红虾。”

    “谢陛下。”

    秦方退出皇宫,开始做起小龙虾的生意。

    先是厚着脸皮一一拜访文武百官,跟他们推荐红虾!而后跟生意合作伙伴共同享用红虾。

    登报!一说,陛下亲口赐名红虾。

    这还得了,这东西原来能吃啊。陛下也吃,而且赞不绝口?

    于是!南京城内外的龙虾险些绝种。

    牛蛙!转眼间也到了肥硕的季节,秦方也美美的吃了一盘。

    很香!很满足。

    神机营的训练,由老兵带新兵。

    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他们要学会的就是服从。但刺头不少,于是每日都有打断的藤条。

    秦方每日观看,挑选着心仪的,能够加入特种部队的种子选手。

    天机营内,存在着一百特种部队。

    秦方对他们的评价很高,足以斩杀一国君王。

    这也是隐藏的杀手锏。

    永乐八年八月十九日,黄河发水,开封受灾。

    毁坏城墙二百余丈,淹没农田七千五百余顷,百姓受灾者达一万四千余户。朱棣特遣工部侍郎张信往视。十二月初三日,兴工修开封城。

    治理黄河河道,一直是古往今来的各朝各代的永恒难题。

    听闻这个消息,秦方返回至格物学府,给学子们布置下作业:“结合所学,提出治理河道方案!允许出错,但不准不做,秦独,你来检查。”

    秦独仍旧是总班长!四年期间,新老学子的挑战,无一成功。哪怕是车轮战,也不曾成功。

    秦独仍旧是格物学府内最恐怖的,学子们看到秦独,如同看到了阎王。

    故而秦独得到一个称号秦阎王。

    秦独治理下的格物学府井井有条,不曾出错。

    这一年,北方格物学府再度入南京。两道学府之间开始互相交流。

    结果北方学府输了,但朱瞻基却很开心,他能够感觉到,两方学府的差距缩小了。

    朱棣知晓朱瞻基入南京,特意召见。

    朱棣作《务本之训》书成,赐皇长孙。

    朱棣以皇长孙生长深宫,为使其知稼穑之艰难,因巡幸北京,令其侍行,以便历观风俗民情及田野农桑勤劳之事,而知国用所需皆出于此,为民之君,宜加悯恤。

    且举高皇帝创业之难及往古贤之君、昏庸之王、兴亡得失等可为鉴戒之事,编辑成书。名《务本之训》,赐皇长孙。

    朱棣的本意如此,历史也是如此。

    但本次朱棣问朱瞻基,朱瞻基侃侃而谈,对答如流,且发表自身的见解,让朱棣大喜,让朱棣对格物学府更加的好奇。

    朱棣!仿佛在朱瞻基的身上,看到了秦方的影子。确实,朱瞻基心中的最敬仰的则是秦方。

    “这些时日,跟在爷爷身旁吧。”

    朱棣想要交朱瞻基一些帝王心术。

    格物学府将朱瞻基教的很好,但唯独缺少帝王心术。

    “爷爷,儿臣想要返回北方格物学府。毕竟,儿臣是班长,如若我不在的话,会乱套的。”

    无奈,朱棣只好让朱瞻基每日黄昏后入皇宫,教他一点东西。

    交流一个月,朱瞻基离去。

    九月一日。

    忠国候秦方开设日月邮局,负责传递信件。

    秦方的初衷,则是为兵士传递信件。兵士无法返回家中,但家中妻儿老小挂念,故而秦方设立了日月邮局,专门负责传递兵士信件。

    各大军营之外,尽皆设立邮局,开始招工。

    这是秦方对外的说法,但其实,秦方的日月邮局想要覆盖整个大明,想要成为大明的支柱产业。

    秦方在神机营内,每日攻读,他研究的不是其他!而是罂粟。

    晚清时期,华夏被列强用大麻敲开了大门,现如今,秦方想要诸国列强尝一尝罂粟的苦。

    秦方恶毒吗?

    嗯,他很恶毒。

    罂粟这东西,本不应现世,但秦方......的院内,却种植着不下九株。

    这是郑和给他带回来的!秦方的第一反应也是赶紧毁掉。

    但当他毁掉一百颗时,他突然停手,留下了九颗种植。

    战争是残酷的!

    罂粟也是一种手段,一种削弱敌军的手段。

    秦方要做的,仅仅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恶魔!对,秦方就是恶魔。

    秦方开始研究这东西.......

    秦方将此物交给了秦枪,让他运作,首先在倭国开始大范围的种植,而后卖给倭国人。

    “秦枪,这东西,你碰也不能碰,如若你碰了,我会亲自杀了你!”

    这是秦方对其说过的最狠的话语。秦枪牢牢的记在心中,不敢违背。

    想必现如今,罂粟已经在倭国扎根。

    这东西的威力,秦方比谁都清楚,故而让秦枪一定要守护好。

    倭国!一战可定。

    朱元璋将倭国定为不征之国,但现如今的倭国,已然快被大明的商人给蚕食干净了。

    九月八日。

    朱棣应秦方的请求,检阅神机营的这些时日的训练成果。

    朱棣看完,满意而归。

    九月九日,朱棣将秦方的练兵之法编纂成书,供全体大明兵士、将领学习。

    永乐八年的格物学府的招生,不仅仅是一百人,而是被秦方扩展至三百人。

    这三百人中,最亮眼的莫过于刘集。

    刘集!刘一眼的儿子,秦方特招进入的格物学府。因为他完美的继承他他爹的天赋,识人,寻人。只要他见过的人,即可过目不忘,想要寻找,也不过一日光景。

    让他一战成名的则是秦独一次管教,他不服气,于是跟秦独顶嘴。

    秦独开始了教育他,但刘集跟秦独过招三十,方才落败,被秦独擒下,狠狠的教育一番。

    这让他一战成名,也让他成为了一年级一班的班长。又称整个一年级的总班长。

    刘集服气秦独,不敢再捣乱。

    刘集过目不忘的本领亦被他用到了学习上,他最感兴趣的,则是不同的机器。

    秦方不知道他能够研究出划时代的机器,但总归是看到了一些希望。

    永乐奖!每年都评。

    但每年获得的,尽皆是格物学府的学子。唯独文学奖,被格物学府之外的把持。

    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都被秦方的日月报给登了一遍。

    素材逐渐减少,于是秦方又开始抄袭金庸老先生的作品,古龙先生的作品。但在大明,反响平平。最终却是《金瓶梅》一炮而红。

    秦方不得不感叹,不惋惜,不落泪。

    这旷世的巨著,竟然抵不过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