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八十九章杜先生,您还满意吗?

第八十九章杜先生,您还满意吗?

    谴责秦方的大臣们纷纷闭上了嘴巴,在脑海中开始组织话语,寻找秦方的漏洞。

    “安南,也是我大明的布政司!陛下亲自设立的布政司,何不是我大明的人口?”

    杨士奇抓到了漏洞,开始反击。

    “杨大人所言极是!不知杨大人准备定秦方何罪!”

    杨士奇一时间语塞。

    秦方又一次不按套路出牌。

    杨士奇本以为秦方会反扑,会拿出新的证据反驳他。但没曾想秦方根本不反驳,而是直接问杨士奇该定什么罪。

    杨士奇脱口而出:“你的罪......”

    刚说一句,杨士奇即感觉到不对。定秦方的罪?这是他能够决定的吗?秦方这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呢。他杨士奇?算什么?难不成比朱棣还大,可随意给臣子定罪。

    “你的罪,还请陛下定夺。”

    杨士奇额头上的汗珠滴答滴答的落下。

    幸亏不曾掉入坑中!他仿佛看到了秦方嘴角阴谋不曾得逞的诡异的笑。

    这小子!是个劲敌。

    “还有哪位大人要定秦方的罪?”

    站出一人,面容昂扬,颇有一种慷慨就义的气概,直接给秦方定罪。

    “大人好气魄!还请陛下为我定罪!”

    杨士奇仿佛看猪一般,望了一眼这猪队友。

    果不其然,朱棣脸色黑了。

    “忠国候为我大明打下偌大的疆土,何罪之有?”

    朱棣的这一句话,让给秦方定罪的文官们瑟瑟发抖。

    这是帝王的命令!也是帝王的调子。武将们则是心中雀跃。

    如若秦方真的被定罪的话,日后谁还敢出兵?谁还敢杀敌?

    刚杀敌,后方即参你一本,这谁吃得消啊。

    “忠国候平定安南,劳苦功劳!封秦陵钟山伯,世袭罔替,封李氏三品诰命夫人,赏万金,免死铁券......”

    朱棣不曾封秦方任何的奖赏,但却封他父母!

    秦方知晓!以他现如今的年纪,已经无法再封。

    毕竟朱棣还有儿子,孙子,如若在他这一辈即把秦方封到头的话,他的子孙如何驾驭秦方。

    “谢陛下恩典!”

    秦方谢过朱棣,交割兵权,离开皇宫。

    秦方的事情,在上层内部,借助朱棣的威势平息。

    但百姓这一关,需要秦方自己度过。

    秦方从皇宫中走出,舒展筋骨,旋即被一群读书人围住,怒目相视。

    “秦方,你于心何忍。”

    “这安南的百姓,被你荼毒成了什么样子?”

    “秦方,你是我大明的败类,耻辱。”

    “秦方,你这个大明的祸害。”

    “快去死吧,你这个败类。”

    他们围着秦方,恶毒的话语不间断的从口舌之间喷出。

    秦方不曾正眼看他们,惬意的跟南京城大街上的摆摊的叔叔伯伯们打招呼。

    “秦方回来了!快来大叔这里,喝口汤再走。”

    “秦方啊,快来,快来,刚出炉的火烧!”

    “给我来一个,大叔,多加点肉啊!”

    秦方口水直流,漫步至火烧之前。

    “好嘞!”

    拿着满满当当的驴肉火烧,秦方一边吃着一边跟大家打着招呼。

    很奇怪!

    读书人大多对于秦方是恶狠狠,恨不得吃了秦方的肉,喝了秦方的血。

    百姓呢,尤其是不曾读过书的百姓,则是对秦方笑脸相迎。他们知道什么呢?他们只知道秦方为大明立功了!秦方给大明打下了一块土地。

    这年头,什么最珍贵?肯定是土地啊。

    “李伯,帮我搞一大碗牛杂碎!多点辣子。”

    “好嘞,少爷!”

    这是秦方家的牛杂碎店铺,李伯他家儿子从早忙到晚。

    但今天不同,李伯从早晨秦方入京即来看火,亲自下杂碎,他知道秦方必定要吃一碗牛杂碎方才要回府,故而这一碗杂碎绝对要让秦方吃的最好。

    “还请回避!”

    这群读书人还想要谩骂,甚至往秦方的杂碎汤里吐口水。

    李伯抽出了明晃晃的刀!读书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

    秦方舒服的吃完一大碗牛杂碎,吃完这个鼓鼓囊囊的火烧,拍了拍肚子,心满意足。

    “我听说诸位围堵过我母亲?”

    吃饱喝足,秦方开始处理正事。他嘴角依旧带着笑容,但这笑容,怎么看怎么瘆得慌。

    南京城内,秦方吃杂碎的这会功夫,千人围攻秦方。

    这件事!南京城内九成的官员,百姓都在围观。

    他们想要知道,秦方最后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他能否处理这件事情。

    “是啊,你母亲教不好你,我等自然要责骂。”

    “对,李氏无德,无能!”

    “秦方,跟我等道歉,跟天下的读书人道歉,跟安南死去的百姓道歉,而后自裁,我等即不跟你一般计较!”

    “对!”

    “对!”

    人群之中纷纷符合。却不见秦方的脸色越来越黑。

    读书人吗?要的不多,仅仅是让秦方道歉,自裁而已,他们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安南事件!仅仅是导火索,激怒天下士子的还是秦方的奏折:取消天下士子的优待。

    秦方肆意的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你们算什么东西啊,真是笑死我了。”

    秦方笑的肚子疼,在地上打滚。

    “正义之士!道德的标杆!孔夫子的传人!”

    秦方强撑着从地上坐起来,一一的嘲讽着。

    秦方面前的读书人的脸色黑下去,场面寂静的很,仿佛下一刻就会爆发。

    “秦方,你拒不道歉吗?”

    读书人到达了爆发点。

    “我为何要道歉?尤其是为何要跟一群跳梁小丑道歉?”

    秦方一本正经起来,他站了起来,杀气,血腥之气弥漫。

    这一刻,秦方收敛嘴边的笑容,整个人如同是地狱里的鬼神一般,令人惊恐。

    “你们知道肠子流出来的场景吗?你们知道脑浆流出来的场景吗?你们知道四肢被砍,头颅被当做夜壶的场景吗?”

    “我大明的铁血将士为了戍守大明边境,每日惨死一百零一十七,守护的竟然是你们这群杂碎,你们这群孬种。

    你们只听说我秦方屠戮安南!却不知晓我大明的将士如何被他国屠戮。你们饱读圣贤之书,心疼他国将士,百姓,那么谁心疼我大明的将士,我大明的百姓。”

    “蒙元入侵我大明!不过百年,这段黑暗的历史你们忘记了吗?你们这群读书人的祖辈?怎么活下来的?是靠摇尾乞怜的活下来的!

    蒙元是如何屠戮我中原百姓的,你们知道吗?

    如若不是太祖平定天下,祛除蒙元,你们仍旧是狗,蒙元的狗,甚至可能是安南的狗。现在?我屠戮安南,你们叫了!那么明日我屠戮蒙元,你们还叫吗?

    但凡你们敢叫,我大明死去的将士都英魂难安。我秦方,平定安南,为大明打下偌大的疆域,何来的错?

    我之错即是不能让你们亲自上战场,不能让你们看到战争的残酷,让你们沉迷于天朝上国的美梦之中,让你们吃饱喝足,安全无碍的在这里口诛笔伐与我。

    这美梦!是谁给你们打下的?是每一位大明的将士!难不成你们以为,凭借你们的嘴上功夫?我大明可延续千万年吗?

    宋朝灭亡的事迹,历历在目!国家将士不强,军事软弱,等待国家的是什么?

    我秦方可不带兵!可不守护你们这群渣滓!但我秦方要守护我大明的百姓。”

    “残灵军!上前!”

    秦方高喝一声,三千残废的兵士冲破读书人的阵型,如同标杆一般耸立在秦方的面前。

    “这是杨老八,被安南敌军刺瞎了眼睛,砍掉了一只胳膊,脚掌断了一大半。”

    “这是张狗蛋,他今年不过十七,被开了瓢,险些救不回来!”

    “这是李二牛,被打断了两条腿。”

    “这是......”

    “这是......”

    秦方逐一的介绍着,眼角的泪水不争气的留下来。

    “秦将军,我等无能!”

    “不,你们是最强的!大明最强的。”

    “来!看着我,看着这大明,告诉他们,你们守护是什么?”

    “我们守护是大明!我们守护的是大明的百姓,但不想守护你们!”

    最后一句话,是张狗蛋小声的嘟囔。

    但这一句话,让天下的读书人羞愧难当。

    “这些人残废了!但他们仍旧有忠君报国之心,你们看似是完好的!但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残疾的,你们!不配称之为大明人。我秦方,羞于你们为伍。”

    “你们看到的!是活下来的,你们看不到的,是永远留在安南这片土地上的英魂。他们羞于你们为伍。”

    “明日,我秦方即上奏!读书人必须参军!让你们亲眼看看这世界的残酷,你们话语中的废话可能就会少很多!”

    残灵军!是秦方特意编出的一只队伍。

    他们不能再战!秦方决定给他们安排工作,好让他们能够活下去。

    “忠国候饶命啊!”

    “还请忠国候高抬贵手!”

    “忠国候,我等鬼迷心窍,还请您大人大量。”

    读书人们怂了!听说秦方要让他们上战场,怂了。

    秦方的奏折!管用吗?很管用。

    秦方平日里基本不上奏折,但一旦上了奏折,朱棣百分百准许。

    尤其是让读书人参军这一条,百利而无一害!甚至给朱棣开了一条新思路。

    奉天殿内这群老顽固,也应该让他们上上战场,免得每日叽叽哇哇的,不知所云。

    “杜先生!您还满意吗?”

    是的,声讨秦方最严重的,即是日月报社的杜景贤,杜先生!

    以他为首!召集了一批读书人,让他们与秦方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