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八十八章敢问大人,秦方错在何处!

第八十八章敢问大人,秦方错在何处!

    神机营一百三十二名退出的兵士,不曾返回大明,甚至不曾离开安南的境地范围,即被活活打死,连累十名负责守护他们安危的神机营将士,也被活活打死。

    人头被割下,送到了秦方神机营的阵前。

    安南人试图用这种方式,让秦方知道什么叫做报复。

    但秦方也用铁血的方式,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胆寒。

    “杀我将士一人!万人祭奠!”

    十三万!将近十四万的大军,开始了屠戮。

    这种屠戮!是种族灭绝。

    灭城!不留活口。

    灭城,不留活口。

    渐渐的,安南成为死地。

    第一个月,安南地段还可以组织起反抗,但时间越久,反抗的声势越低。

    第二个月,逃遁的安南百姓增多。

    第三个月,逃遁的更多。

    虽逃遁,但秦方的追击不停。

    收复安南!

    半年!

    秦方打下了安南,安南的百姓死亡八成,剩下的两成纷纷化名,融入了周边的国家。

    “安南不服从大明管教,故而招此横祸,希望四周藩属国能够接受此道教训,莫要生事。”

    圣旨到了!这是颁布给安南四周的藩属国的!

    十五万的部队不曾离去,奉命驻扎在边境,守卫安南的和平,让后续的大明的百姓能够平安的入驻安南。

    秦方宣布!安南成为大明的领土,藩属国如若侵占,必诛之。

    百万人头,被秦方塑造成京观,竖立在大明的边界线上。

    张辅归国!秦方独自率领十五万军队镇压。

    秦方的凶名,传遍了整个大明!传遍了安南四周!谁也不异动。

    秦方一名,可治小儿半夜啼哭,这不是玩笑话。

    秦方亲自书写界碑!

    “大明疆域神圣不可侵犯,大明百姓神圣不可侵犯!”

    剿灭了安南,对于四周的藩属国,恩威并施,让他们稳定,不要闹事。哪怕闹事,这些小国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可一举平定。

    秦方,早已将这些地方看做是大明的疆域!

    现阶段!大明休养生息,但等大明的部队统统枪械花,陆地之上!尽皆是大明的国土。

    永乐八年的新年,秦方在安南与将士们度过。

    经历过这一场战争的神机营,彻底的变成了杀戮机器。

    十五万的兵士,将近八成,夜夜做噩梦。

    战争,他们经历过,但却不曾经历过这样的战争。

    秦方日夜给他们疏导,转变他们的思想。

    永乐八年正月初八,朱棣下令,秦方班师回朝。

    秦方留下了五万山东、山西的兵士,让他们镇压边界。秦方的命令只有一个:不论是谁?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一旦越界,杀。

    你们如若松懈的话,背后你们的爹娘,大明的百姓,既有可能被屠杀。

    秦方这一招!很毒,但却行之有效。足足保障安南边境三十年不曾被侵犯!

    秦方!有功有过。

    功:帮助大明拿下了安南这一块领地。

    过:给大明朝抹了黑,屠杀太过于残暴,有损大明的国威。

    大明一半的文官,请求朱棣将秦方下大狱,甚至当街处死秦方。一半的文官,默默的不发言,不发表意见。

    解缙呢!更是因为牵扯到自己的弟子,称病。

    朱棣对于如此的言论,并不在意,任由百官们诉说,但就是不定秦方的罪。冷冷的放下一句话:一切等秦方归国再说!

    一些文官,许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化为茅坑内的石头,又臭又硬,每日上奏!势必要将秦方扳倒。这种人,得到了民间一些声音的支持。

    一时间风头无两!

    朱棣不管不问。

    但大明全部的武将,却支持秦方,认为他功劳甚大,不应该被惩罚,而是因为封国公。

    灭国!这是多大的荣耀!这是每一个将军都梦寐以求的。

    古往今来做到灭国的,却不曾有几个!而他秦方,十四岁的少年,做到了!

    秦方的身影,一下子在武将之中提升的很高。大明全体将士,第一次认识了秦方这个杀神将军。

    灭一国,难道还不能称为杀神吗!

    朱棣对于武将们如此的声音,也是不闻不问。

    民间对于秦方平定安南一事,则褒贬不一。

    褒的,认为秦方为大明开疆拓土,有功。

    贬的,则认为秦方杀戮太甚,完全不是孔夫子的门徒,违背了儒家的信条。

    天下的大儒,纷纷发表文章,质问秦方,声讨秦方,将秦方批评的一无是处。

    因为报纸的原因,文章被传播的很远,支持的人很多。

    报纸!从一开始就被秦方定性,记录真实,故而关于秦方的一切消息,尽皆无任何的修饰。

    总而言之,这件事在大明闹的很凶。

    甚至仍有一些激进的开始攻击秦方的母亲,李氏。

    每日一些路过秦府的读书人,即破口大骂,声称李氏教出个什么儿子,简直是个怪胎。

    对于这些谩骂之言,李氏从一开始即微笑面对。

    秦陵不在,秦枪不在。

    但她李氏一个妇人,每日清晨即端着红木椅子,端坐在秦府的门前,如同是大佛一般听他们的谩骂,从不反抗,从不反驳。

    这是何等的气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激进的读书人拿着萝卜砸了李氏的头一下!

    这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秦独当即下令,格物学府全体学子,护卫秦府四周。

    秦独,第一次让大明各界,看到了格物学府的恐怖。

    这些参与谩骂的读书人,被一顿暴打。有些甚至三五天下不了床。还是李氏发声,让他们住手,否则的话会出人命。

    至此!李氏定下了规矩。

    你们心中不忿,可以来秦府谩骂,但请不要动手。如若你们动手,我们也会动手。

    神机营!也想出手来着,但却被左提督给拦住,让他们不要给秦方大人惹事。

    至此之后,秦府四周平静了下来,但仍旧谩骂之声不止。

    待秦枪,秦陵归国。

    秦枪更是如同阴鸠一般,负责守护李氏母亲的安危,一刻不曾离去。

    秦枪归来的第二天,曾经动手的读书人,突然之间暴毙在自己家中,无人知晓,他是怎么死的。

    秦方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的,颇有一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

    大明!成为了一个炸药桶,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炸开。

    故而朱棣先让张辅归国,试一试大明的水。

    张辅刚一归国,即被所谓的大儒们劈头盖脸的谩骂。

    “你作为秦方的副将,为什么不阻拦秦方。”

    “安南也是我大明的子民,你为什么任由秦方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

    “你的良心何在,你屠戮安南百姓时,是否感觉到安南百姓的无助。”

    张辅被骂的出不了门,只能躲在国公府内。国公府内的仆役,也被骂的出不了门。

    这!太恐怖了!

    国公府一度甚至缺粮了,可想而知,这是多么恐怖的道德绑架。

    张辅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他无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张辅的建议只有一个:召秦方回国。

    于是!朱棣下达了旨意。

    正月十七,秦方返回大明。

    刚迈入大明的边境,秦方被即被一群读书人围住,他们声讨秦方。

    “你们可知,阻拦归国将军,该当何罪?”

    秦方嘴角带着笑容,但着笑容,让读书人们如坠地狱。

    读书人们快速的离去,不敢与秦方对视,待秦方走后,他们安慰自身,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让他们写文章讨伐秦方,他们很凶。

    但让他们站在秦方的面前讨伐秦方,他们很怂。

    凡事都有例外,也有一些硬骨头,阻拦秦方大军,讨伐秦方。

    秦方也是丝毫不废话,让军士们将其死死的捆起来,丢在马路旁。

    秦方归国,一路返回南京,一路被骂。

    抵达南京,大明的首都,秦方被骂的更凶。

    这里是爆炸点!如若秦方一个处理不好的话,他会尸骨无存。

    秦方入奉天殿,开始述职。

    “陛下,秦方幸不辱命,收复我安南国土,还请陛下为安南改名!”

    秦方躬身,开始诉说这半年的战绩,收获。

    一道时辰,秦方说完,等待朱棣的圣裁。

    “安南!封南山行省,官员日后拟定,至此南山成为我大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忠国候,你劳苦功高,朕......”

    “陛下,万万不可!如此的恶徒,怎么能够居于庙堂之上?”

    朱棣准备封赏时,一人跳了出来!

    “陛下,不可封赏,您如若执意封赏的话,老臣宁愿撞死在这奉天殿。”

    又一人跳了出来。

    “陛下!臣也以为......”

    这次是杨士奇!朱棣略微诧异。

    杨士奇!好似从未发表过意见,为何今日会突然之间发表意见。

    “秦方,你怎么看?”

    朱棣并未发言,而是将决定权交给秦方。

    “敢问诸位大人,秦方错在何处?”

    各位文官开始逐一的清点秦方的罪状,足足十九条,每一条都足以让秦方死无葬身之地。

    “各位大人以大明律为基准判我秦方的罪,但秦方,可曾杀戮我大明一人,可曾触犯了大明的法律?可曾......”

    秦方的反击,很轻,但却很有效。

    大明律!秦方不曾犯什么的罪!唯一的能够衡量秦方的罪责的,无非是道德标杆。

    “还请各位大人告知,秦方所犯何罪!”

    奉天殿内,寂静无声。

    文官们思索了秦方可能反击种种方案,但却忽略了这一点。

    外国!并不适用本国的法律!

    原本打算帮秦方说话的武将们,纷纷闭上了嘴巴。

    他们险些忘记了,面前站着的!可不仅仅是个草莽武将!更是个大明永乐年间的状元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