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蒙元与大明战斗如此长的时间,也具备一些粗坯的火器。

    一些?是潜藏在大明的探子偷偷送出去的!一些是击败明军的缴获!一些是三部自身打造的。

    只不过远远无法跟大明的火器相提并论。尤其是跟秦方到来改良了之后的火器相比,丝毫无可比性,二者天壤之别。

    神机营如同神兵天降,哪怕是鞑靼部的骑兵,也在第一时间被打穿,形成一个极大的空洞。

    神机营的火枪,在秦方、天宫院的改造下,早已改成步枪。无烟火药的出现,更是让推进力,让火药的威力增强。

    虽一次只能激发一枚,但换弹简单,威力巨大。

    短兵相接,鞑靼部即死亡最起码五千人。

    更有甚至因为战马惊恐,摔下背后的鞑靼部将士,活活踩死的,不在少数。

    火药的威力,太可怕。

    鞑靼部的兵士如同是一般倒下,瞬间被杀的胆寒。

    第二波进攻,第三波进攻.......

    神机营的策略是秦方定下的,不近战,射一枪,立马跑。待装弹完毕,再度回返。

    这是一种无赖的打法,但却也是最有效的打法。

    口子被撕开,丘福的大军得以逃脱而出。

    丘福抱着必死的心殿后,但却不曾死亡。

    咚,擂响大鼓,一鼓作气,开始反攻。

    阿鲁台被吓傻了,还是四周的兵士及时反应过来,拉了他一把,让其趴下。否则的话,阿鲁台也会被秦方狙杀。

    阿鲁台终于知晓,灭鞑靼部的是哪一方势力。

    大明!绝对是大明!

    这爆炸般的声音,这快速的收割利器,足以一晚上收割两万条性命。

    他要把这个消息带回去,他得联合瓦刺,一同对抗大明。

    大明这一头恶龙,整顿好了内部的情况,现在想要一口吞并草原。

    鞑靼主将阿鲁台开始逃遁!鞑靼将士被杀的胆寒!

    想要全歼丘福的军队已然做不到,鞑靼部开始撤退。

    三万大明将士杀红了眼,开始追赶。他们要报仇,血债血偿。

    追赶途中,又杀了一万五千鞑靼部兵士,这才停下脚步!

    丘福的部队,大多带伤,能够追出十里,已然是极限。

    而秦方的神机营,因为马不停蹄的赶来支援,马匹早已精疲力竭,口吐白沫无法跟随。

    秦方暗自叹息。

    这一次,本可以重击鞑靼部!但现如今仅仅击杀不足三万的鞑靼兵士。

    鞑靼部的有生力量,还保存着将近七八万。

    这是一场胜利!

    但相比较与大明的损失,这是一场败仗!

    一场足以让主将掉脑袋的败将。

    丘福望着面前的惨烈景象,心痛的下达命令!

    原地扎营!收敛我大明忠义将士之骨骸。

    听到这样的命令,剩下的三万战士仿佛被抽空了最后的力气,瘫软在地上。

    神机营的五千将士,各个化身医疗兵,开始救助。

    神机营有一门专门的课程:战地急救!

    让一些大老粗学医,一开始他们是拒绝的,但是被秦方狠狠的敲了几军棍之后,都老实了,开始认真的学习。

    现在!这一门技术派上了用场!

    神机营清点伤亡!

    无死亡,一人重伤,十八人轻伤,斩敌一万!

    被重伤的,则是因为太靠前!虽然重伤,但还是被秦方狠狠的训斥一番。

    丘福部清点伤亡。

    死亡七万三千两百一大明将士,重伤八千余,剩下的各个轻伤!

    这是惨败啊!

    秦方派遣侦察营,侦查四周的情况,确保无恙,方才扎营。

    丘福的帅帐之内,随军大夫正在为其包扎!王聪、李远死亡!王忠,火真二人重伤。

    帅帐之内一片寂静,无人发言。

    秦方进入帅帐之内,望着这位垂暮的淇国公,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秦方来之前想打他一顿,想臭骂他一顿,但进入帅帐之后,他一句话都说不出!

    最后,秦方留下了一瓶药,走出帅帐!

    走出帅帐之前,秦方停下脚步,面色平静,话语如常。

    “丘老将军,这一场战斗,我跟陛下推演过三次!你战败三次!为何陛下执意让你领军?我希望你能明白!你辜负了陛下。”

    秦方离去,丘福嚎啕大哭。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第一天职!

    这句话,秦方上奏给朱棣。

    朱棣明白!

    秦方走出大营,开始鼓舞军心。

    “鞑靼部!有啥可怕的?明日,我带你们杀回去!”

    营地内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

    秦方的神兵天降,给他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第二日,丘福将大军的临机指挥权都交给秦方。

    这一场战斗是打?还是退?由秦方决定。

    丘福要死,但王忠,火真劝阻三番,他终究是不曾死亡,准备回京等待圣上发落。

    秦方火化大明战死将士的尸骨,让其埋葬在这片草原。逐一带回去?根本不可能。

    鞑靼部的尸首,被秦方再度垒成京观。

    神机营空出五千战马,给伤兵们制作成马车,送他们回京。

    两千轻伤的兵士、神机营一千完好的兵士,负责守卫他们的安全。

    而剩下的两万将士,四千神机营,在秦方的带领下,要深入漠北。

    大明需要一场大胜!否则的话,不足以洗刷这一次的耻辱。

    丘福自愿成为小兵,随军战斗。

    按照他的话而言,他本应死亡,不能苟活。只愿用此残躯多杀几名鞑靼兵。

    两万四千兵士修整七日,后方送来物资。秦方率领大军整装待发,全军出击。

    七日,鞑靼部的将士不曾撤退,时刻的探查敌情,准备反扑。

    阿鲁台眼见明军竟然还敢追击,当即决定!吃下全部的明军。相差四倍的战力,他们无理由吃不下这支明军。

    且这支明军,仅五千的骑兵,就算碰到陷阱,鞑靼部将士也能逃遁。

    明军开始列阵,鞑靼部冲击而至。

    待鞑靼部进入炮台轰击的范围,秦方冷漠挥舞手中的旗帜,火炮第一时间从炮筒之中飞驰而出。

    秦方为何等待七日!他等待的就是火炮就位。

    秦方在等火炮就位,他们呢,则是在等死!

    咚,咚,咚,地动山摇,天崩地裂。

    这些火药,经过天工院的不断改良,早已威力提升不下三倍。

    这其中!秦方还夹杂着后世的意大利炮等高科技武器。

    鞑靼部瞬息之间死亡三千余人,火药不断的倾泄而下,伤亡越来越多。

    火炮造成的伤亡,远远不及战马造成的伤亡巨大。

    战马惊了!

    火药让战马四下逃窜,践踏死亡无数。

    阿鲁台想要指挥着撤退,已然不可能。

    神机营上前,两万将士上前,开始收割鞑靼部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