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七十四章万粮的滑翔机

第七十四章万粮的滑翔机

    永乐七年二月三日,朱棣命在京二十五门置城门郎,正阳、朝阳、通济、聚宝、太平、三山、石城、金川、仪凤九门为内门,每门设城门郎二人;

    江东、驯象、安德、凤台、双桥、夹冈、上方、高桥、沧波、麒麟、仙鹤、姚方、观音、佛宁、上元、金川十六门为外门,每门设城门郎一员,皆正六品,选武职舍人充任。

    皇太子召各城门郎告谕:朝廷设城门郎,专以关防守备,毋受制于权豪。不可纵奸人,亦不可阻平人。宜尽其职。将别遣人巡视,不能尽职者受罚。

    城门郎!秦方对这一职位无任何的印象,好似仅实行一年,即被废弃。

    这东西?如同是大爷一般,哪能不贪污呢?

    拜访解缙无过。

    会试之前解缙无法给秦方任何的帮助。

    甚至会试中会因为与秦方的师徒关系,对其更加的严厉。

    会试结束后的判卷,也会不判,甚至轻判秦方的卷子。

    这就是解缙,清高的、正直的解缙。

    秦方舒服的吃一碗牛杂碎,返回至格物学府。

    江苏的瘟疫,他听说控制住了,看样子,中医的本领还是很大的。

    格物学府内想要培养出几名合格的西医,但想必还需一段时间。学子们对于解剖类的书籍,压根看也不看。如同是**一般被束之高阁。

    秦方无奈。他也无法说些什么。

    东方的文明古国与西方之间存在的代沟有时如同鸿沟一般,难以逾越。

    院长秦方要参加本次会试的消息,早已在格物学府内传的沸沸扬扬,碰到秦方的学子,仍旧敢大声的打趣,让院长快去学习,免得耽搁。

    秦方只是用力的揉搓着学子的脑袋,让其去好好学习。

    后山处,这里是格物学府最高的地方,也是万粮最长待的地方。

    每日,万粮都会撒一大把的谷子,观察鸟类的飞行,起飞等情况。

    “万粮,研究的怎么样?”

    “院长,我想试一下,但我担心我这一去,极有可能死亡。”

    万粮研究出了简易的滑翔机,但他一直不敢实验。

    他怕死亡,他不是怕纯粹的死亡,而是怕死了之后,无法报答秦方。

    院长曾言,不让他们轻易去死。否则的话......

    这句话,万粮记得。

    这不是借口,但也是借口。

    “万粮,这座悬崖多高?”

    “应该超过百米!”

    “等我一会儿”

    秦方返回院长办公室,取出滑翔翼,穿戴在身上登上了后山的悬崖。

    而后当着万粮的面,一跃而下。

    秦方如同一只小鸟一般,自由的在天空之中飞翔。

    这一幕,给万粮看呆了!

    原来!原来院长早已研究出了飞行的装置!

    万粮这一次,不再迟疑。

    他绑好自身,然后蹬脚借力,冲下悬崖。

    与万粮想象中的直坠掉入悬崖不同,他飞了起来,他跟在了秦方的背后。

    根据他的设想,万粮掌控着角度,掌握着如同鸟类一般的技巧。

    秦方不知道后方额的万粮是否跟上自身,但这是给万粮最大的鼓励。

    万粮的滑翔机,秦方观看过,不曾有任何的问题,他唯一欠缺的,即是胆量,而现如今,这胆量秦方给了!

    滑翔翼,秦方自从得到,即开始飞行。

    这种能够飞的感觉,很好!

    万粮滑翔一段时间,颠簸的着落。

    关于着落的问题,万粮在脑海中思索无数次,虽出现一些小问题,但总算平安。

    秦方寻找到万粮,二人相视一笑。

    他们成功了!

    大明的航天事业,开启了!

    秦方再度指导万粮他滑翔机的优劣势,让其改正,利用手头的材料对其进行优化。

    会试!秦枪不准备参与。他再度跟随秦陵前往倭国。

    秦方尊重秦枪的想法,目送着他离去。

    叮,恭喜您签到成功。

    叮,恭喜您获得奖励:扫地机器人。

    这东西,现阶段秦方不敢使用,收入折叠空间之内。

    大明的乡学,轰轰烈烈的办了起来,但传授四书五经的同时,还传授数学、科学等学科。

    这让天下的读书人所不齿,认为这是小道,无需学。

    一开始,这种论调还不算强烈。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秦方能够想象到,旧学与新学之间,肯定会爆发冲突。

    秦方深入民间,查探南京四周民间的新学,赫然发现:关于数学,关于科学等的学科,无人教授,书籍甚至被学子们的父辈当做很好的引火材料。

    秦方争辩,但却被老农告知:

    “娃娃们能够识字已经是了不起的了。”

    “学堂的先生根本不交!甚至要求,如若带这样的书籍入学,将不教我们的孩子,我们也没办法。”

    “这书印的多好啊,可惜我家的娃娃学不上!”

    秦方触目惊心,但却无可奈何。

    他想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士人阶级,这是不可能的。

    他想要以一己之力更改大明的体系,这也是不可能的。

    南京四周尚且如此,更何况别处。

    大明,需要改革!

    但朱棣全部的心思都在北元身上,他想要创造出不弱于太祖朱元璋的功绩,证明自己的才智,他不愿意大动干戈。

    万一大明动荡!士子动荡,百官动荡的话!他如何北伐。

    故而朱棣虽然懂秦方变法的重要意义,但他不愿意动。

    朱高炽呢?仅仅是皇太子,他能做什么?哪怕是皇帝,也只不过当了一年的皇帝。

    他又能做什么呢?

    唯一的希望,即是朱瞻基。经受过格物学府熏陶的朱瞻基,应该能够清楚的知晓,格物学府隐藏的潜能。

    北方的格物学府在朱瞻基的经营之下,越来越好!大有跟南方一较高低的架势。

    朱瞻基在北方格物学府经常说的一句话即是:我们北方人!难道比南方人少了一个脑袋?为什么学不过他们,无非是时间不到位。

    于是,北京格物学府的学生,往往子时还不睡觉。

    朱瞻基为了这一批的学生,大费周章的请秦独来一趟,将他作为南方格物学府的标杆,刺激北方学府的学子,让他们更加的勤勉。

    秦独也乐得如此,亲自住下,指导北方格物学府的学子三个月。

    秦独!连任三阶的总班长。

    每年都有班长的更替,但秦独的位置,却无一人敢于挑战。

    唯独的一次,朱瞻基特意从北方学府返回挑战秦独,但却被打的北都找不到,鼻青脸肿的返回北方格物学府。

    秦独!很独,但又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