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郑和返程了。

    郑和路过了新大明。

    郑和跟朱高煦相谈甚欢,但旋即看到朱允炆后,大骇。

    朱高煦并未暴露秦方,而是说一切是祖父朱元璋的手笔,并让郑和携带两份信件返回大明。

    “汉王大人,您不回去吗?”

    “郑和,这地方,我将之命名为新大明!我即将是新大明的帝王,我要回去,但却是以不同的身份回去。”

    郑和懂了,躬身之后拜别朱高煦,转身离去。

    他要为朱高煦保持皇帝的威严!朱高煦连忙转换嘴脸,微笑着让郑和带一封信给秦方。让他多帮帮忙,多往新大明迁徙人口。

    郑和答应一定带到,至于迁徙人口一事,则需看秦方的本事。

    朱高煦道谢!

    十万多人口想要占据新大明,还是太少了。如若朱棣同意分润他一亿人口还差不多!

    “汉王殿下,您保重!郑和如若有机会,一定来看您!”

    “嗯嗯,对了,将秦方的宝贝学生带回去,让他送下一批过来!”

    这么多年,格物学府肯定又培养出了一些妖孽的学生。朱高煦想要换一批。

    郑和懂,朱高煦也懂。这批学子只学习了一年光景,有些跟不上时代了。

    郑和拿出橡胶树的种子,交给朱高煦让其种植,并特别叮嘱这是秦方所求的,日后有大用。

    朱高煦不敢迟疑,赶紧种下。他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既然秦方说有用,那就一定有用!

    郑和离去的前一夜。朱高煦询问朱允炆。

    “堂兄,您真的不准备回去了吗?”

    “回不去了!这大明,就让给四叔吧!”

    第二日,郑和走了!朱高煦、朱允炆亲自送行......

    永乐七年一月十五日。

    大明!格物学府内。

    秦方望着面前的蒸汽机车,迫不及待的想要橡胶到位。

    全木头制作而成的轮胎,磨损太严重!全铁制成的轮胎,太重。

    这两种材质,尽皆不可行!

    距离鞑靼部一战,虽过去七日,但秦方仍旧时不时的感觉到烦闷,感觉到嗜血。

    秦方感觉离开格物学府,避免伤害到格物学府的学子。秦枪更是将自身关在房间内,三日不曾出现。这不是办法。

    这种症状即快速的抹除!于是秦方带领着秦枪前往寻找姚广孝,试图让他从佛法的角度化解一下二人的烦躁。

    “鞑靼部一战是你跟秦枪做下的?”

    刚看到秦方、秦枪的第一眼,姚广孝即大骇。

    他仿佛看到了尸山地狱,仿佛看到了无尽的冤魂缠绕在秦方、秦枪的背后,仿佛看到了无穷的血海,时刻准备拖二人下海。

    “是!”

    秦方不曾隐瞒姚广孝,但请求姚广孝保密。

    “怎么可能呢?”

    姚广孝震惊。

    对于战争病的医治,姚广孝也不曾具备好的办法。无奈之下,只能给二人念诵往生经等一系列的经文。

    听着姚广孝磕磕绊绊的念经声,秦方暗骂姚广孝一声假僧,而后快速离去。

    这?还不曾有母亲李氏翻开、熟读的经书多呢!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秦方漫步在南京城的街道,看到调戏民女的,直接暴打一顿;看到缺斤短两的,直接暴打一顿......

    南京城内的衙役,抓住了秦方。

    但一看是秦方,赔了几两银子了事。

    这一下子,让秦方更加的恼怒。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凭什么他能够免俗。

    于是.......秦方又恨上了这腐朽的大明。

    这些时日,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让他烦心,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秦枪,你怎么样?”

    一路行进,秦方莫名发现秦枪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无碍了!”

    秦枪告知秦方他的办法,无非是将自身关起来,努力的忘掉前几日的事情。

    秦方白了一眼秦枪,早知道也把你丢进折叠空间。省的麻烦。

    一路烦躁,返回家中,丘福送来一封书信。

    秦方不解的翻开,内部尽皆是书写的关于丘福是如何对抗战争病的见解。

    那一日!丘福看到秦方的状态,越想越不对。这很明显是杀戮过多,从而留下的病患。

    结合这几日朱棣所言的鞑靼部被灭的情况,丘福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但他又不敢确定,无奈给秦方送一封书信。

    如若有,希望能够对秦方起到一定的帮助;如若没有,算他是多此一举。

    秦方心头一暖!决定试一试丘福标注的几种办法。

    丘福的办法,尽皆是武将们所用的一些办法。

    静心作画、写字;

    听高僧诵经;

    与妻妾玩乐;

    自残;

    这些办法,秦方最中意的还是静心写字,作画。

    七日,秦方感觉到小有成效。

    十五日,秦方体内的杀气被一扫而空。

    秦方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

    二月一日......

    朱棣北巡,发布诏书。

    命皇太子监国。

    亲王只离王城一程迎候,官吏军民于境内朝见,非经过之处,毋得出境。

    凡道途供应皆已节备,有司不得有所进献。不久,命礼部颁巡狩礼。

    并行各省:凡有重事及四夷来朝进表,俱达行在所,小事达京是由,启皇太子奏闻。

    永乐七年二月八日告北巡于郊庙社稷,九日成行,命吏部尚书蹇义,兵部尚书金忠、左春坊大学士黄淮、左谕德杨士奇留辅太子;户部尚书夏书吉、右谕德金幼孜、翰林学士胡广、右庶子杨荣扈从。

    这一次的会试!朱棣放心的交给朱高炽,让其主持。

    南京至北京的火车已然开通,但朱棣却不曾乘坐!他坐在龙撵之中,观看四周民众情况,观看大明的真实情况。

    这是一次机会,朱棣显然不会浪费这一次的机会。

    会试开始了!

    顺天府、应天府及全国各省举人,于乡试后的第二年即丑、未、辰、戌年来京参加由朝廷命礼部主持举办的会试。

    考期在春季二月故称“春闱”。又因会试由礼部主办故亦称“礼闱”。

    会试主考官四人,称总裁。一正三副,以进士出身之大学士,尚书以下,副都御史以官,由礼部提名皇帝钦命特派。

    会试地点在北京贡院举行。

    各种规章制度略同于乡试。

    秦方本欲寻找解缙先生,让解缙出题考校自身一番。但却被告知解缙担任此次的主考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