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秦方归京,第一件事即是上报朱棣。

    “格物学府新研究出蒸汽车,这些时日他带领着神机营的兄弟们出去兜了几圈,实验一番蒸汽机车的性能。”

    说罢,秦方进献蒸汽车。通体红色的外表,四四方方,铁皮怪兽。

    蒸汽车!这又是划时代的发明。

    这足以让大明在一定程度上摆脱马匹的限制。

    为什么说在一定程度上呢?因为蒸汽车行动不算太快,动力不强。

    短时间内,道路不修!燃油机不出现,汽车不会代替马匹!

    朱棣看后,旋即释然,看来鞑靼部,真的不是秦方所为。

    至于这什么蒸汽机车,朱棣看了一眼就离去,责骂秦方胡闹!多用点心思在会试之上!

    秦方嘿嘿的笑着,准备将今年的最佳创意奖颁给格物学府二年级的学子:凌欢。蒸汽机车的创意是他想出来的!

    不仅仅是蒸汽机车,更多的想法,更多的创意正在制作中。

    鞑靼部一事,秦方甘愿他是‘天灾’,也不愿意将自身置身在风口浪尖。

    暴露鞑靼部是他灭的,能够换来什么?最多无非是一等忠国候!秦方在乎吗?说实话,秦方一点都不在乎。

    但暴露带来的坏处,可远远不止这一些。

    低调,才是秦方需要的。

    九名神机营将士返回,但旋即被朱棣召见,询问他们跟随秦方外出何事。

    九人被分开询问,但口供一致。开着车兜风!

    纪纲亲自询问,看他们的表情,很真实,无一点撒谎的痕迹。

    既然不是秦方?那么摧毁鞑靼部的是谁呢?

    鞑靼部被灭了,但北征却不能停止,至于找什么借口呢?这件事朱棣让内阁们头疼。

    解缙给朱棣主意:本雅失里斩杀我大明使臣,而后逃到瓦刺部,请瓦刺部交出本雅失里,如若不然的话,天兵将至!

    这个理由,朱棣很满意。

    秦方返回格物学府......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与学子们谈论一番世界的本质,秦方找到了秦独,将原子弹的方程式丢给他。

    “好好研究吧!”

    秦独看不懂!他想要请教秦方,却被秦方一棍子打出去。

    超市新年期间是最忙碌的!尤其在秦方的‘亏本’活动之下,超市更是人来人往。

    买的不如卖的精,超市怎么可能真的亏本呢,只不过是薄利多销而已。但秦方此举,无疑是触动了大多商铺的利益。

    一些商铺的老板,暗地里使坏。

    比如砸超市的玻璃,比如泼粪.......

    这些行为都是不对的,于是秦方决定跟他们讲道理。让他们的店铺搬入自己的超市二层,免租金三年!这样的话,岂不是合作共赢。

    商铺们欣然同意。

    秦方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但雷打不动的,则是清晨的一碗牛杂碎。

    这一日,丘福特意寻到了秦方,与秦方同坐。秦方诧异,但仍旧给丘福的碗中放入辣子。

    “忠国候,此次神机营要随军出征,你怎么看?”

    丘福趾高气扬,似乎不是那么的友好,完全不将秦方放在眼中。

    “圣上准我神机营便宜行事!不知丘将军此行所为何事?”

    “我想让神机营入我指挥,如此,方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忠国候,你觉得呢,毕竟你少不更事,难免不懂军务之事。”

    秦方喝完碗中的最后一口汤,只感觉晦气。

    “这件事,丘将军需要跟圣上言明,而不是跟我说!告辞。”

    秦方起身就走。

    “黄口小儿!”

    丘福推翻了摊子,二人闹的不欢而散。

    这件事传到了朱棣的耳中,朱棣摇摇头,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

    秦方知晓,这是武将的一贯伎俩。为防止朱棣起疑心,事先营造出副将、主将不合的气氛,让朱棣宽心。

    秦方能够理解。看样子,丘福不算是傻子。

    但为何会战败呢!会输给本雅失里这个傻子呢?

    秦方想不明白......

    铁路司踏上了正途,有条不紊的修建着。

    秦方根据地图上标注的大明地下的矿物质,沿着铁路修建工厂,比如说炼钢厂,采石场等。

    秦方的产业正在逐渐的吞噬整个大明。

    不知道,朱高煦老哥在澳大利亚怎么样了!

    澳大利亚,不,已经不能叫做澳大利亚,而是应该称呼为大明。

    朱高煦的城池建设而起,坚固异常,他的领地面积不断的扩张,已然达到了恐怖的两省之地。但朱高煦想要停一停,进攻的太快,他的基础设施,人口的数量有些跟不上。

    按照秦方的地图标识,他从东南角上岸,距离澳大利亚的中心地域,还远呢。其实朱高煦已经算是占领了澳大利亚。

    朱高煦进攻时分,发现了另一只大明的队伍!队伍不过百人,但却极其小心。

    这一发现,让其震惊,让其欣喜,也让其惶恐。

    但随着将这一只不过百人的大明军队擒拿住,朱高煦更是震惊到难以相信的程度。

    建文帝朱允炆居然也在澳大利亚。

    这是怎么回事,按照朱高煦的推断,建文帝根本不可能到达澳大利亚。难不成是郑和私自放跑了他?不,时间对不上,看他们衣服的破损程度,来到澳大利亚最起码一年光景。

    “堂兄!”

    建文帝朱允炆在海外之地见到朱高煦,亦是十分震惊。尤其是看到朱高煦建立的城市,看到这繁多的大明的人口。让他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难不成!他还是逃不掉吗?难不成,他的叔叔竟然派出了朱高煦亲自来寻自己?

    “堂弟,你这是.......”

    朱高煦的心中有无数的问号,无数的谜团想要弄清楚。

    朱允炆给朱高煦解释!

    永乐元年,他被迫离开京都,沿着朱元璋留下的路线刚到穹浪山的小庙,想着躲藏一生。

    永乐三年,他一次外出偶然之间碰到了一个少年。与少年相谈甚欢,但少年离去时却一口叫破他的身份。

    朱允炆想要继续逃,但少年却给了他讲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若一直待在大明的话,永远逃不掉。

    于是少年赠与他一幅澳大利亚的地图,赠与他一艘样式特别奇特的船,让其踏上前往澳大利亚的路程,永远别回来。

    出海之后,历经千难万险,朱允炆连同他的护卫到达了澳大利亚。

    这即是整个浓缩的故事!

    “秦方?”

    朱高煦一口叫破了少年的名称。

    “对,他就是这个名字,你怎么知晓的?”

    得到朱允炆的回应,朱高煦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整个人瘫软下来。

    永乐三年,秦方竟然就开始谋划朱允炆一事?

    神仙啊!这一刻朱高煦不得不称秦方一声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