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五十五章令行禁止

第五十五章令行禁止

    恶魔!秦方是真正的恶魔!

    这是神机营全体官兵对秦方的评价!最客观的评价。

    他好似不具备任何的情感,他能够笑着杀人,他能够杀人不眨眼。

    左右提督以极快的速度处理好‘逃兵’的尸首,整齐的摆放在另一处空地之上,不影响他们在演武场的训练。

    待忙完这一切,全体将士集合。

    纪纲第一时间将神机营内的消息传给朱棣。

    朱棣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他很满意。这才是真正的大将之风。

    如若秦方降不住这五千将的话,日后秦方最多也就是内阁首辅,统兵一事是再也不用想。但秦方的此举,深得朱棣的心思。

    “站军姿,一个时辰!”

    秦方亲自示范一遍,即让神机营的将士开始站。

    一开始,将士们感觉很简单,但随着站立的时间长了,他们则开始有小动作。

    秦方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将士们不知道秦方要干嘛。但下一秒他们知道了。站姿不标准的,秦方直接一木棍甩在他的腿上!

    屁股被打烂的将士并不例外,仍旧在站军姿,但仅仅一炷香,他们即倒地陷入昏迷。秦方让医护将抬走,送医治疗,待治好之后,即不再是神机营的兵士!

    待四千将士全部挨了秦方一军棍,一个时辰刚好过去。

    “怎么样?舒服吗?”

    将士无一回答。

    “再站一个时辰!”

    秦方挑选出几名将官,让他们跟秦方一同抓站姿不标准的兵士!

    又一个时辰后,秦方再度询问道:“舒服吗?”

    将士们顿时大喊:“舒服!”

    “再站一小时!”

    将士们有些摇摇欲坠,但秦方的木棍下一刻即到来,让其清醒。

    三个时辰,秦方打断了足足九根木棍,胳膊都震的生疼!

    “生火,造饭!半个时辰内完成!”

    听到这样的命令,四千名将士方才松一口气,但紧接着拖着疲惫的身躯忙碌起来生火造饭。

    “你们的命!是属于陛下的!你们的上司,仅有陛下一人!你们职责只有一个,保家卫国!”

    秦方打开喇叭,开启循环给将士们洗脑。

    酉时,将士们方才吃到了午餐。吃过午餐,他们的任务仍旧是站军姿,直到亥时方才停止。

    “左右提督,处理一下尸体!是谁家的,都给谁家送过去!罪名:逃兵。”

    “是!”

    “是!”

    左右提督的声音洪亮,一日的相处,左右提督略微摸到了秦方的规矩。回答问题的时候,声音一定要大,要响!

    “明日,开始真正的训练。”

    秦方在军营之中住下......

    这一夜,南京城内爆发出一场不小的地震,大佬们纷纷震怒。

    死亡的八成的兵士,尽皆是武将家中送去磨砺,准备蹭军功的!但没曾想,这才几日,竟然即死亡,而且罪名还是最让军人感觉耻辱的:逃兵。

    为朱棣立下汗马功劳的武将们不能忍受,准备进宫......寻求一个公道。

    被秦方送走的近八百名迟到的将士的家属,亦不能接受!

    南京城内,大大小小的武将们汇聚在一起。略一打听,发现大家的诉求一致,于是一呼皆应。

    “张辅?安敢如此?”

    “张辅小儿,欺人太甚!”

    “各位同袍,昨日我即被陛下剥夺了神机营指挥使的官职!”

    人群中,张辅的声音响起,告知大家事情的经过。

    虽然张辅家中不曾送子嗣入神机营,但他也不得不亲自出门解释一番。

    朱棣在奉天殿接见了他们.......亲自将今日神机营内发生的事情告知众武将。

    众武将顿时羞愧难当!作为敢战、能战的名将,他们岂能不知违背军令的下场。

    一句话,他们的子嗣死有余辜。能怪谁呢?只能怪他们平日里都娇惯,让他们缺少了对军营的敬畏心。

    “神机营内现缺少一千名额,你们的子嗣优先补录。如若不欲补录的话,也不强求!”

    这是朱棣的态度,他站在秦方一边。但也是给武将们的补偿。

    神机营……危险性小,但却容易获取军功。

    “谢圣上!”

    武将们离去......这个哑巴亏,他们是吃定了。

    “神机营的指挥使是谁?”

    “秦方!”

    众武将们念着秦方的名字,返回各自的府邸。

    第二日,神机营内,卯时,天还不曾放亮。秦方即唤醒神机营全体将士。

    “一炷香内,集合完毕,迟到者,后果自负。”

    将士们虽然一肚子的怨言,但仍旧是艰难的爬起。

    台前,秦方高喝:“今日开始正式的训练,日后的每一天都按照如此训练。”

    “十里越野跑准备!左右提督负责维持秩序,如若擅自离队者,一律按违背军令处理,如若.....”

    秦方强调几点纪律,而后带着他们朝着南京城外跑去。

    待返回,天刚蒙蒙亮,神机营全体将士返回。

    点将台之上,秦方总结本次跑步的问题,有奖有惩。

    表现优异的,可中午加餐。表现不佳的,中午加练!

    生火造饭……

    秦方按照前世他的教官训练他的方式训练这四千将士。

    亥时,将士们筋疲力竭的入睡。

    第二日,神机营的配置重新恢复五千人。里面不乏还有一些刺头。

    于是秦方又处理了一些刺头!

    前一个月……秦方的训练贯彻着四个字:令行禁止。

    一个月的时间,秦方认为他达到了这一要求。

    中一个月,秦方开始让他们练习举枪,一举就是一个时辰,练习臂力,练习瞄准。

    后一个月,秦方让其训练神机营之间的配合,训练几个阵型,训练对于枪支的杀伤力把握。

    这三个月……秦方能够感觉到神机营的蜕变。但最重要的一点……仍旧是令行禁止。

    神机营之内的将士不能说各个都是神枪手,但总归不再是一盘散沙。纪律严明,敢战,能战。

    但神机营……还需要磨砺,需要一场真刀实枪的磨砺。否则的话,他们再强,也仅仅是数据上的强。

    三个月……这段时间不长。

    但秦方给朱棣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神机营阅兵……朱棣很满意,继续让秦方为神机营指挥使。

    开嘉定盐井

    四川叙州府南溪县民报闻,嘉定州犍为县有四盐井,可开采煎盐。朱棣命户部派人前往查验,果如其言。于是永乐六年正月初五日,遂命开采,一年可得盐十万零九千八百斤。

    严禁军官贸易

    永乐六年(1408)正月十四日,都察院左都御史陈瑛奏陈:都指挥单政骄恣违法,擅令家人出境易马,乞请惩处,朱棣说:春秋人臣无外交,今军人胆敢为贸易事,如稍有不平,争竞启隙。此事关系重大,虽有功亦不能宽容。遂命捕其入狱,严加惩处。

    这些新闻,日月报尽皆登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