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四十四章于谦入格物

第四十四章于谦入格物

    “严昭贤侄!”

    “道衍大师!我代家父向您问好!这是小儿于谦!”

    姚光孝漫步于秦方身后,于彦昭躬身行礼。

    严格意义上说,姚光孝是跟于文明是一辈的人,关系不算太亲近,但也曾有过一面之缘。

    再加上姚光孝的相貌独特,故而于彦昭第一时间认出道衍!

    姚光孝饶有深意的看着秦方,此孩童果真名为于谦!难不成秦方调查过?

    “彦昭贤侄,此次入京所为何事!”

    于彦昭面露难色,读书人的气节作祟,让其羞于开口。但定了定神,仍旧开口道:“此次入京,是为了小儿拜师一事!”

    于谦大才,于彦昭的教导略显力不从心。故而想入京师,为于谦寻找先生!

    如若历史上无秦方此人的话,于谦,于彦昭会无功而返。但很巧的是,二人碰到了秦方。

    “我观于谦器宇轩昂!坦坦荡荡,不如入我格物学府!今年招生虽满,但我可以为于谦破例!”

    秦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于谦收入格物学府内。

    格物学府内,第一妖孽是秦独......真正意义上的天才,被秦方发觉后,绽放出属于他的璀璨光芒。

    但孤独的天才如若长期无对手的话,难免会掉落凡尘,以往朱瞻基还能跟秦独过过手,但现如今。故而秦方需要另一位天才。

    于彦昭面露难色,他根本不曾听过格物学府,这让他如何放心。

    “于大哥放心,格物学府内聘请的先生尽皆是大儒!如若不相信的话,您可亲自前往,查探一番。且一月中的最后一日,解缙先生会亲临格物学府,为学子讲课一日。”

    秦方比于谦大不了几岁,但一下子辈分就上去了!

    姚光孝诧异,秦方有些太过于热情了!难不成是因为刚刚他下的批语吗?应该不是!这点直觉姚光孝还是具备的、

    “敢问您跟解缙先生的关系是?”

    于彦昭动心了!

    “我是解缙先生最引以为傲的关门弟子!”

    于彦昭持怀疑态度,看向姚光孝,想要求真。

    “嗯,他真的是解缙最得意的弟子!本次院试案首:秦方。忠国候秦方。铁路司司长:秦方。”

    这四个身份,让于彦昭难以接受。

    侯爷?铁路司司长?当街吃牛杂碎?这怎么感觉很不真实呢!但想了想,姚光孝陪同,这一切好似又可以接受,这或许是大人物的习惯吧。

    “于大哥!您可以先去格物学府看一看,如若不满意的话,我可以为于谦引荐解缙先生,请求解缙先生收于谦为小弟子!”

    于彦昭大喜,躬身感谢。

    于是一行四人,前往格物学府。

    于彦昭被请入书房与九位先生喝茶,而于谦则独自一人在学府内漫步观察。

    看到九位先生,于彦昭的心顿时放下,果真都是大儒。一时间于彦昭起了求教之心。

    秦方寻找到秦独,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将于谦留在格物学府。

    “于谦,跟我来!”

    秦独简单粗暴,寻找到于谦,带他进入图书馆。

    “图书馆内藏书一万五千册书籍,包含大明各类藏书,永乐大典副本亦存在!”

    第二站,秦独带于谦前往餐厅。

    “每日一荤三素一汤,饭后还有水果!”

    第三站,实验室!

    秦独神秘的不曾介绍,但越是如此,于谦越想知道这些仪器是干嘛的。

    第四站......

    第五站......

    “格物学府,远比你想象的精彩,这里是智者的天才,你可以不来!”

    秦独离去......

    于谦思索一番,小跑着去找于彦昭,请求让他留在格物学府学习。

    见于谦如此执拗,于彦昭也不好劝阻。转过身询问秦方学费几何,如若太贵的话,于彦昭还得回家凑一凑。

    “格物学府不收取任何的学费,杂费;吃饭,住宿尽皆是免费的!于谦可以安心的就学!”

    于彦昭彻底的放心下来,握着秦方的手激动的说道。

    “秦方院长,于谦可就交给你了!”

    “于大哥!别的不敢说,于谦中进士应不成问题!”

    于彦昭离去......

    于谦开始了他在格物学府之内的求学之路。

    第一天,于谦睡到了清晨七点,被秦独操练!浑身伤痕!

    第二天,于谦因为违反纪律,被秦独操练!

    第三天......

    于谦痛苦的日子来临。

    一次次的操练,被于谦记在心中,以求日后报仇!

    痛苦虽痛苦,但于谦每日都能感觉到自身的进步。

    新的学期,秦方增加了一门语言课......倭国语言,欧洲英语尽皆加入,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学习,不感兴趣的可以放弃。

    叮,您已成功签到。

    叮,恭喜您获得奖励:喷火枪。

    七月一日......

    朱瞻基回归南京,秦方并未让其回格物学府,而是让其伴在徐皇后身旁!

    七月三日......

    “道衍大师,你说徐皇后的命数,真的能够改变吗?”

    秦方心中亦有些没底,故而找道衍大师吃醪糟冰粉,秦方自创。

    “徐皇后的命数从见你的第一面即更改,这是天数!”

    秦方略微安下心,再度吃了三碗醪糟冰粉。

    七月四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秦方在秦府内煎熬了一天......不曾听闻任何的噩耗!

    七月五日......

    秦方长出一口气,从秦府内踏出。

    徐皇后的命数?被自身改写了!大明的历史,被自身撬动了!

    秦方询问朱瞻基关于徐皇后病情。

    朱瞻基曾言:面色红润,脚步轻盈......

    秦方返回至格物学府,心情大好!取出小型发电机,放入实验室内。

    电力的应用,秦方感觉应该提上日程了!

    秦独研究的无烟火药?陷入瓶颈之中。

    秦方明明知晓如何制作无烟火药,但却不曾跟秦独诉说。

    天台之上的天文望远镜,被秦独修建房屋保护起来。每日最多三十人申请观看,每人最少可观看五分钟,每次观看完毕,都需要写一片记录。

    天文望眼镜,可不仅局限于月亮,更可观看别的天体。

    秦方定下的框架,秦独正在完善!

    于谦第一次使用望远镜,大呼不可能,但理智又让其不得不相信。

    第一次于谦感觉到被外界奉为歪理邪说的东西,好像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人为什么不能漂浮?是因为重力的影响。

    小鸟为什么能够飞起来?是因为空气的影响。

    船为什么能够浮在水面上......

    这些日子,于谦在格物学府内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学子。

    比如说一心研究飞行器的学子;一心研究钢铁巨轮的学子,一心研究火药的学子。

    于谦第一次询问自己:他应该研究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