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四十一章跑偏的北方格物学府

第四十一章跑偏的北方格物学府

    永乐五年二月,广西浔州(今广西桂平)、柳州等地土司起事。朱棣命广西总兵官都督知韩观在交趾各堡筹备军队,移师讨剿。

    韩观与都指挥同知朱广、都指挥佥事方政等商议,分兵两路进军。朱广、方政率湖广等地兵攻庆元、宜山、新城、思思、河池等县,韩观率云南等处兵从柳州出发,攻马平、来宾、迁江、宾州、上林、罗城、融县等地,双双获胜。

    消息传递至京师,已然是三月。这消息的传递速度,太慢!

    铁路的修建,刻不容缓。

    姚光孝请圣旨,秦方重归铁路司,掌管全国铁路一事。

    朱棣对秦方的要求不高,打通南京至北京的铁路。这样一来,不论是粮食运输,亦或者兵士派遣,都可以极快的完成。

    铁路司内,秦方召集百位豪商开会!

    九十九人到场,一人缺席。

    缺席的一人因停止铁路的修建,畏罪而不敢前来!甚至在家中准备白绫,准备吊死自己!

    这是大明的陋习!也是骨子里的奴性。

    秦方率领一众豪商,亲自登门拜访。

    “徐老板何至于此呢?”

    许是做戏,徐老板刚刚上梁。

    “活不成了,我违背了圣旨!但恳求大人能够放我全家老小一马。”

    徐老板哭哭啼啼,声泪俱下。

    “何处的圣旨?”

    “铁路的圣旨!”

    “你违背了哪一条?”

    “不修建铁路,主动停工!”

    “这不是圣旨,而是铁路司与你签订的契约。既然你违背契约,理应按照契约,罚银十万!你可有异议?”

    “我不用死吗?”

    徐老板一惊,处罚这么轻吗?

    “徐老板,铁路司已经查清,是上一届司长利用手中的权利,威胁逼迫与你,想要你将铁路的修建权移交给别的商行,你誓死不从!可有此事?”

    徐老板畏畏缩缩,不敢发言。

    于是,纪纲提着已然下狱的上一届铁路司司长前来!

    徐老板这才放心.....一股脑的全盘托出。个中的情节,简直触目惊心。铁路司一司长?竟敢如此猖狂的贪污受贿。无他,铁路司的利益,实在是太大。稍稍动动手,一辈子就能衣食无忧。

    这种蛊惑,谁又能承受的住呢!

    “纪大人!查一下他总共贪污多少钱款!查一下铁路司内多少成员与之同流合污。”

    秦方也不曾想到,这才短短的十个月,铁路司竟如此的乌烟瘴气。

    “各位同僚无需担忧,你们与大明签订契约,如若不是故意犯错,铁路司一概不会追究!你们为大明做事,大明也不会让你们寒心。

    徐老板,下一次五年规划,你可优先选择铁路的建设权。好了,现在可以同我去铁路司开会了吗?”

    “可以可以!”

    徐老板喜笑颜开,从怀中取出十万两白银的银票,上缴秦方。

    纪纲收起,收入国库之内。

    铁路司内,秦方对这一年的工作简单的总结,对明年的工作展望一下。核心思想:修建的速度要加快!尽快的投入至使用之中。

    豪商纷纷称是。

    徐老板的事情案发后,各大豪商尽皆放慢了手中的修建速度。谁也不想最后修建完毕,给别人摘了桃子。

    今日秦方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格物学府内,秦方安排一应事宜,跟爹娘告别,独自一人前往北京。

    北京的格物学府,秦方还不曾去过。

    这次,他想要去看一下。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土豆、红薯,玉米的种植,应该在北方蔓延开来!总不能因噎废食。

    山路,秦方骑着越野摩托;平路,秦方开着撒塔娜,吹着空调。

    进入北方地段,秦方则开始扮演神棍!

    每到夜晚,秦方即身着背后毫光大方,大摇大摆的进入农户家中,自称紫薇星君下凡,赏赐给贫困人家神物:土豆,红薯,玉米等作物。农户们将信将疑的种植......

    这段路,秦方本可以迅速的走完,但他足足走了一个月。

    秦方感觉是值得的,他将秦府积攒的五分之四的土豆、玉米的种子尽皆散发出去。

    只等来年,即可知道是什么结果。

    关于秦方的奏折,上递至京都。

    “乡野之间,常有紫薇星君显灵,赏赐土豆......臣惶恐!”

    朱棣看了第一句话,即心中有数,嘴角浮现出笑容。

    这种事?除了秦方,还能是谁?结合秦方离去南京的时间,必定是他。

    永乐五年四月,秦方前脚刚入北京格物学府,后脚朱棣即颁布圣旨。

    “天降祥瑞:土豆,玉米......从今日起,大明全境内开始种植!尤其是北方地区,南方土豆种子留下种子,其余的尽皆支援北方。”

    北京城内,秦方看到如此的圣旨,很开心!

    “什么?亩产能够达到四千市斤?”

    “老天,这真的是祥瑞啊!”

    “爹,会不会是假的啊?”

    “圣上亲自下旨,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快,整理出一亩地,全部种植发放的土豆种子!”

    “紫薇星君,肯定是奉了圣上的命令,给我们传递土豆神物的。”

    民众大喜,尽皆呼喊皇恩浩荡!

    北京格物学府,秦方进入即皱起眉头。

    学子们仍旧在学习旧的四书五经的知识......课堂之上仍旧是死气沉沉。

    这完全不是秦方想要的结果。

    秦方想要喊来秦府的负责人,询问他为何不按照他的规划来。

    但却被学子告知,秦府的负责人被先生们挤兑,半年前即不参与学府的管理。

    现如今,格物学府被九位先生把控。一应?全部听九位先生的。

    秦方发怒,召集全部的先生......询问为何?

    “那什么所谓的教学规划的教学方法不当。不适合北方学子。”

    “图书室内的书籍呢?”

    “烧了!尽皆是歪理邪说,学他做甚?”

    “其他的设施呢?”

    “卖了,格物学府的经费不足。对了你是格物学府的创始人吧,赶紧拨款吧。”

    哪怕知道了秦方的身份。但先生们仍旧高傲。仿佛他们才是格物学府的主人!

    秦方的胸膛一鼓一鼓的!怒火已经是压抑不住。

    许是回答了秦方几个问题,九位先生十分的不耐烦,更有甚者指着秦方的鼻子骂道。

    “你是谁,竟敢在格物学府内撒野!是不是想找死啊。”

    秦方更是气煞,这种人!可以被称之为先生吗?

    秦方猜错了,他根本就不是先生。而是先生家的侄子,童生都不是,即被安排进入格物学府内教学。

    “小子,这不是你可以呆的地方……赶紧滚吧。”

    秦方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抽出铁棍,将全部的先生打个半死。而后一个个丢出格物学府。

    “你完了。小子,你可知道,我的舅舅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