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三十四章相士袁珙

第三十四章相士袁珙

    叮,任务已更新。

    叮,您已接受此道任务。

    叮,请参与平定安南!

    任务奖励:根据参与度,发放任务奖励。

    秦方离去皇宫,谁也不知道他跟朱棣说了什么,达成了什么协议。

    返回秦府,秦方即跟母亲商议脱离秦府,自成一府,忠国候府。

    李氏同意!

    朱高煦支持,分五百兵士护卫给秦方,守护忠国候府!

    秦方白了朱高煦一眼,忠国候府,地基还没打好呢!朱高煦讪讪的笑着,暂时替秦方管着这五百护卫!

    四月,朱高煦的船队返回!共计带回白银千万两!与之一同返回的?还有秦枪!

    秦方拜谢,带着秦枪、带着属于他的一成白银返回,询问任务是否完成!

    ”少爷,任务完成!您的天雷威力极强,一同引爆之下,倭国的天皇,幕府统治者统统成为碎肉!且跟您预料差不多,倭国开始内乱,我趁机扶持一股力量,意图后续。

    一月,汉王殿下的部属取您信物联系我,我们双方合谋占领下银矿,在倭国制造更大的混乱。银矿开产三月,这仅仅是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准备分批次的运输!”

    秦方听完,认真的点头。

    秦枪的诉说很轻描淡写,但秦方能够感觉到这背后的无穷危机。

    “辛苦了,拜见娘亲后,赶紧洗漱睡觉吧!”

    秦枪!也是秦府的干儿子!

    李氏喜极而泣,亲自给秦枪带上长生坠!

    朱高煦府内,听着管家诉说着倭国之事。朱高煦望着眼前的白银憨憨的笑着,还真如同秦方所言,这一本万利的买卖。

    一年赚取三千万的白银,这堪比全大明一年的税收!

    钱有了!朱高煦开始练兵了!

    是夜,姚光孝拜访!

    “道衍大师!您可是稀客啊!”

    秦方备茶,笑盈盈的看着姚光孝。

    “徐皇后的命数?是不是你更改的?”

    道衍大师忧心忡忡......

    今日他求见圣上,无意间瞥了一眼徐皇后,心中顿时一惊。

    徐皇后的命数,原本仅剩下一年!但今日姚光孝再看,最起码还可活四五年的光景!

    随意更改他人命数,他第一个想到的即是秦方。要知道改命数这背后承担的因果......很大!即有可能让秦方突然暴毙。

    “道衍大师还会算命呢?”

    秦方丝毫不在意,为道衍大师斟满茶水。

    “秦方,你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吗?”

    道衍大师真正的关心秦方,心急如焚,十分的紧张,声调都忍不住的提高。在他的心中!大明?可以没有徐皇后,但却不能没有秦方!

    “道衍大师,无碍的!”

    “走,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一人!”

    见秦方仍旧是不慌不忙的样子,道衍大师如同金铁浇筑的手捏住秦方的手腕,将其带离秦府。

    秦方感觉到手腕吃痛,这姚光孝完全不像是六十多的垂暮老人!

    “道衍大师,我可以自己走的!”

    姚光孝丝毫不听......

    道路人空无一人,实施宵禁。城卫军感知到秦方二人,将其拦下。

    姚光孝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晃了一下,城卫军放行。

    姚光孝的府邸内......

    “道衍大师,您家里够清贫的啊!”秦方打趣道。

    姚光孝的家中,无仆役,仅一位负责烧火做饭的厨娘。家徒四壁形容姚光孝,丝毫不为过!

    “秦方,我为你引荐一人,如若他说你无碍,方才是无碍!”

    书房内,烛光摇曳,秦方勉强看清了房间内端坐的人,年迈,但精气神十足,眼睛中透露着能看透一切的光芒。

    “秦方,这是太常寺丞:袁珙,袁相士!大明第一相士。”

    秦方恍然大悟。

    是何异僧,目三角,形如病虎,性必嗜杀,刘秉忠流也。

    这是袁珙对姚光孝的批语!事实亦是如此,完全应和。

    其后姚广孝向燕王推荐袁珙,将他召到北平。

    燕王同长得像自己的九个卫士混在一起,手持弓箭,在店中饮酒。

    袁珙一见便上前跪下道:“殿下为何不自重到这里来。”

    那九人笑他胡说,袁珙说得更加恳切。燕王这才起身离去,召袁珙进宫,袁珙仔细相看道:“走路如龙似虎,前额高耸,是位太平天子。四十岁时,胡须长过肚脐,就可登上帝位了。”

    这是袁珙对朱棣的批语,亦应验!

    秦方曾听闻朱棣准备立太子时,询问解缙,询问姚光孝,内心已有打算,但许久下不了决心,于是召袁珙相看朱高炽宗说:“这是天子。”相看朱瞻基说:“这是万岁天子。”

    太子位置这才决定。

    一言定一生!这就是相士袁珙!堪比袁天罡的袁珙。

    袁珙为人看相便能知道他人的心术好坏......百次相面无一失误。

    “袁相士,这是忠国候秦方,还请为他相面一次!”

    袁珙十分的诧异......姚光孝他是知道的,从不低头。但今夜为了秦方!他不惜脸面亲自去请自身,然后亲自去请秦方,为的即是让自身为秦方相面。

    说实话,秦方有些期待。

    他也想看看,袁珙是否真的能预测准自己的一生。是否真的如同传言中那么准确、神异!

    袁珙眼眸流转,停在面带笑容的秦方面颊之上!旋即脸色一沉,整个人郑重起来,亲自起身,迈前两步,姚光孝顿感大事不妙!

    “世间竟有如此奇异的面相!”

    袁珙大笑三声......

    “这面,老夫相不了!”

    这是袁珙的回复!

    “这茶,很香,改日再见!”

    袁珙起身,准备离去。

    “秦方!四年后!寻我!我给你相面!”

    秦方点头......

    据记载,永乐八年,相士袁珙去世!难不成......秦方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袁相士,秦方寿命还剩几何!”

    这是姚光孝最关心的!

    “不知!”

    袁珙一问三不知......

    姚光孝叹息一声,看着秦方。

    “无碍!”

    这是秦方的回应!

    “秦方,这段时间万事小心吧!”

    姚光孝也只能如此......叮嘱。

    返回秦府,秦方取出牙刷牙膏洗漱一番睡觉。

    叮,您已成功签到。

    叮,恭喜您获得奖励:香蕉*9......

    秦方扒开一根,大口的吃起来,剩下的则给了母亲。

    许是母凭子贵!

    一开始李氏前往李景隆府邸,不让进入,为此,李氏偷偷的掉过好几次眼泪。

    但秦方忠国候的身份公开,李景隆府邸准许李氏进入......

    秦方今年才十岁,即荣登忠国候!谁能想象,二十岁的秦方,三十岁的秦方,能够达到何等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