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二十七章院试案首

第二十七章院试案首

    商赋......

    秦方洞察了朱棣的心思,上奏一篇商赋,从经济学的角度讲述了‘涸泽而渔’的原理。

    一句话!如若朱棣的军费压迫商人得到,最终只会导致大明分崩离析。

    朱棣看懂了,他压下了这点小心思。

    但军费的问题?仍旧是大问题!

    这个问题,秦方暂时无法解决,但也不是没办法。

    永乐三年七月十三日。

    朱高煦的船队出发了,百膄大船,虽不及郑和下西洋的规模,但也具备三分之一。

    走的时候,装满了物资,归来的时候,朱高煦希望装满白银。

    火车的建设?逐步踏上了正规!但过程中,却总是出现难题。

    秦方联系私营铁厂,根据秦方要求的规格锻造铁轨。

    但这一步,秦方遇到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无机床的年代,每一条铁轨人工锻造,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可想而知。但秦方仍旧咬着牙继续。离去铁厂前?秦方曾郑重的以汉王朱高煦的名义宣布,如若铁厂员工有办法加速锻造铁轨的话,赏黄金千两。

    这一条?不仅局限于这一铁厂,而是全国的铁厂。

    秦方相信,重赏之下必有智慧火花碰撞!

    这个问题可以解决,但第二个问题,着实有些难办。

    铁矿的数量!稀少!

    南京至天津的铁轨可以勉强锻造出来,但日后锻造的其他铁轨呢?

    第三点,秦方对于铁轨的硬度,持怀疑态度。古法锻铁?能够胜任铁轨的强度吗?

    最后一点,锻造完成,如何防锈......

    一经开始,秦方方才知晓,全是问题。不怪大明工匠想要弃置不管。

    哪怕是秦方这个跨越六百年,且携带系统的人,都有些捉襟见肘!

    刘一眼的召集的人才到位,可应用于火车之上的大型蒸汽机被锻造而出,传动杆,方向杆......一些不属于大明的科技正在逐渐的呈现。

    但这过程中,秦方很无奈。

    大明人?总感觉智慧被蒙着一层阴影,一些问题?讲述数遍都无法理解。

    秦方相信最后就算能锻造出成品,他们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这是大明的局限,也是教育的局限。

    秦方想在大明普及全民教育,但首先要做的,即是解决北方外族隐患,解决北方居民的温饱问题。否则的话,一切空谈。

    距离院试仅剩下十余日,但秦方仍旧在忙碌火车一事。

    解缙看在眼中,但不曾阻拦。对于秦方而言,这是一场修行。不论能否成功,尽皆是好事!

    加入此项目的南京豪商们对于铁轨的研究过程,进展一概不知。他们只能一家派出一位管家,监督自家的雪花白银不曾被秦方中饱私囊。

    这倒不是秦方藏拙,而是担忧他们指手画脚,影响整体的进度。

    八月七日。

    加班加点之下,火车头锻造成功......秦方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纯手工打造,它的精度甚至比后世的火车头都不遑多让,秦方十分的满意,他已经看到火车奔赴的场景。

    设计院内一阵欢呼,欢呼之后,则一个个倒地沉沉的睡去。

    这些天,加班加点的赶工,每天平均的睡眠时间不超过三个时辰!

    设计院!是秦方自命名的一处办公地点,用公款购买下南京城内的废弃的院落,稍微改造即成为设计院,内部的成员,被称为设计师。

    设计师总共三十六名......大半是刘一眼为秦方寻找的,小半是秦方、各大豪商推荐的。

    秦方则拖着疲惫的身躯,出院门,参加院试。

    秦方自己都不知道,如今仅有三十六人的设计院,日后会发展为何等的庞然大物。

    院试。主考官为学政。

    一般以监察御史、各部侍郎中由进士出身者充任,任期三年,于子、卯、午、酉乡试年八月由皇帝钦命派往各省一人,顺天府学政驻通州,余各省皆驻省城。

    院试分两场进行,第一场正试,试以两文一诗。第二场覆试,试以一文一诗。考完亦发一“长案”列第一名者为案首。

    院试取中者称“秀才”(俗称),正称为“生员”,别称“庠生”。

    秦方勉强提提神,进入考场内。

    闭眸养神,开始答题。

    答题完毕,秦方离开考场,返回秦府,脑袋一挨枕头即陷入梦乡之内。

    第二日,神清气爽的秦方返回设计院,每人一个大红包,算是奖励。

    “李伯,怎么样?”

    “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大家都想看看它的真正的威力。”

    “会有机会的!这几日,大家也别闲着,我们开始研究下一个项目。事先说明,这个项目与火车无关,且必须全程保密,如若谁想退出,现在就可以!”

    三十六人无一退出,等待秦方发号施令。

    “既然如此,每人签订保密协议。如若违反,赔偿全部损失!”

    三十六人签订完协议,秦方带众人前往秘密的房间。

    房间内部,摆放着一架现代化的机床!

    秦方的下一个项目,即是研究机床,从而衍生出不同的机床。

    不论是手枪,火炮,铁轨等,如若无机床的加入?终究无法批量化的生产!

    哪怕能批量化的生产,效率?也低的令人发指!

    三十六人投入至狂热的研究中......

    几日后,院试长案放榜!

    秦方,案首!

    这一个名字引起南方学子一片哗然!无他,秦方是北方学子。

    自从洪武年间南北分榜,因北方试卷简单,南方学子少数更改户籍,前往北方参加院试,乡试,皆能拿下好成绩。

    至于北方学子参加南方科举的,无一存在。但今日不仅存在,且一举拿下院试院试案首!这对于南方学子而言,不能接受!

    不知是谁,手眼通天传出消息:秦方是当朝内阁首辅解缙的弟子!

    黑幕!妥妥的黑幕!

    这一下,南方的学子们坐不住了!

    这能行?总不能因为你是解缙首辅的弟子?就拿下第一吧。

    南方学子开始聚众,但不闹事,请求还天下一个清白。

    学政焦头烂额,这件事如若处理不好的话,他的为官生涯也就到头了!

    安抚完学子,学政即带着秦方及前十名的试卷,入宫面圣,请求圣裁。

    朱棣望了一眼解缙,解缙依旧腰杆挺直,丝毫不曾被这件事影响。

    待翻阅完十份试卷,朱棣圣裁:“秦方案首,实至名归!但为安抚天下学子之心,公布这十份试卷于城门外!”

    “是!”

    鹰犬纪纲双手捧着试卷离去。

    如若不细看的话?完全看不出纪纲断了一条腿!

    试卷一出,南京城内的学子安静下来。

    但紧接着,秦方的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