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十七章六百年跨越而生的优越感

第十七章六百年跨越而生的优越感

    “学生不如!心中无墨!还请先生出第二题!”

    秦方一躬倒底,面容坦然,丝毫不见慌乱、神情变化。

    大才子解缙心中诧异。

    这幅对联仅是孩童时期玩笑之作,上不得台面。为何秦方......答不出?

    “第二题,阐述四书中《中庸》全文易理,加以解释!”

    秦方根据钱先生所教,开始阐述。

    刚听闻几句,解缙即捂住口鼻,打断秦方,皱着眉头。

    “臭!臭不可闻!”

    语毕,解缙亲自为秦方讲解《中庸》易理......

    秦方听的如痴如醉,原本一些顿涩难懂之处,豁然开朗,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

    大明第一才子解缙,名不虚传!

    “感谢先生解惑!还请先生留步,享用晚餐。”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解缙讲授的声音也戛然而止,腹中确实饥渴。

    “先生吃辣吗?”

    秦方突然一句话语,打断解缙的思绪。

    “茱萸之辣,难以入口。”

    秦方懂了,小跑出去吩咐李伯以最快的速度上红汤牛油火锅!取家中最上等之老酒!

    李伯不敢怠慢,急忙吩咐厨房准备。

    “先生,您请尝尝!”

    秦方率先下一盘手切羊肉,待滚了几滚,捞出蘸着芝麻酱、韭花、陈醋入口。

    如此怪异的餐具,解缙第一次见到。

    但如此的就餐模式,解缙并不是第一次见到。

    “家中秦枪!是我爹从蒙古部落捡回来的,曾经救了我爹一命,我爹视他入己出。这种就餐方式,也是他带回来的!”

    解缙心中的疑惑解除,开始大快朵颐。

    刚一入口,解缙即喜欢上这一股辣味,难以忘怀。

    这不是辛辣,而是香辣......配合蘸料,解缙胃口大开,一口气吃掉三斤鲜嫩手切羊肉。

    冬日里,顿感暖洋洋的,舒坦!

    “秦方,你我还剩第三题!”

    喝的醉醺醺的解缙首辅起身,狂傲展露无遗。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秦方,这第三题留给时间!修身治国平天下!我做到了!你......”

    秦方懂了解缙的意思!也了然了解缙对自身的期许。

    说完,解缙首辅瘫软在桌椅之上,眼神迷离,酣然大睡!

    秦方侍候左右,不曾合眼!困了?冲泡一袋速溶咖啡提神。

    解缙!从第一眼看到秦方,即仿佛看到了一位比自身小时候更加完美的存在。才气横溢,但不骄不躁,不争不抢!

    天才,自出身伊始,即带着对平凡之人的优越感!解缙具备、朱瞻基具备、姚光孝具备。

    但三人接触秦方后?方才能够感觉出秦方对三人的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是骨子里的优越感!秦方的天才?是比之三人更加的天才!这一点!三人都能感觉出!

    这是秦方跨越六百年历史洋流,自然诞生出的优越!

    第二日.....

    叮,恭喜您成功在大明签到第二百三十三天。

    叮,恭喜您获得奖励:卫生纸*10。

    雪中送炭......

    卫生纸的库存即将告罄,秦方可不想重回难以回首......的日子。

    “先生,您醒了?”

    秦方泡一杯浓茶,递给解缙。

    解缙心中大为感动!看秦方疲惫的神情,赫然一夜不曾合眼。

    “为何不愿拜我为师?”

    秦方诧异,突然想起寒山寺姚光孝。

    “先生,道衍大师不曾跟我说,要拜的先生是您!”

    看着秦方悲愤,恨不得掐死姚光孝的表情,解缙哈哈大笑。

    大明第一才子......满腹经纶,秦方肯定想拜其为师。

    至于日后的解缙之难?是否会牵扯到自身,秦方不作考虑!

    “好,这就是拜师茶!”

    解缙一口饮下,心情大好。

    “每日申时,寒山寺,我教你文章!”

    “是,谢先生!”

    秦方持弟子之礼躬身!内心激动。

    解缙离去......

    秦方吃过早饭,急匆匆的上钱先生的课。

    虽一夜不曾合眼,但秦方却感觉精神异常的好!头脑格外的清晰!

    钱先生课程结束,趁热打铁,秦方开始全文背诵四书五经。

    一字不差......

    叮,您已完成此道任务。

    叮,您已获得奖励:随机。

    叮,您已获得奖励:近代解剖学!

    一本厚厚的批量复印,定价九十九,散发着浓郁的二十一世纪风格的书籍出现于秦方的手中!

    秦方丢入折叠空间内,留待有缘人。

    新年,格外的忙碌。

    一月五日,燕王府外人来人往,门庭若市,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一月二十日,燕王府归于冷清,只留下老仆打扫卫生。

    “秦方,二月二日,举办县试!我为你作保。”

    钱先生大包大揽,不让秦方关心这些琐事。

    顺天府所辖各县县试,与各省县试同。凡参加县试者的童生,在本县礼房报名,须填写内容包括籍贯、姓名、年龄、三代履历、身貌等项表格。

    并以同考五人互结,再由本县廪生出结作保,保其确系本县之籍贯、且出身清白,非倡、优、皂隶之子孙,并无居父母之丧者,方准报名应考。

    “谢先生!”

    关于解缙先生的事情?秦方不曾告知。

    谢先生将一切考试应准备什么,答题的小技巧,书写、答题注意事项等等知识之外的技巧传授给秦方。

    秦方对于此,虽不在意,但牢记于心。

    这是秦方人生中第一次考试,意义重大。

    “谢先生,秦枪能否参与?”

    谢先生陷入沉思,面露难色,秦枪的面容,身份并非汉族!

    “我尽量争取!”

    “少爷,我不参加!”

    这是秦枪的声音,铿锵有力,他不想让秦方为难。

    秦枪的户口问题,秦方曾经托秦陵亲自跑过一趟。但得到的答案却是不切实际,不予办理。甚至一段时间曾有捕快排查过秦陵、秦方、秦枪是否为蒙古奸细!

    秦枪的心思,秦方知晓。但秦方更知晓,秦枪的学识不弱于自身,甚至比自己更加的优秀。

    未时,秦方带着秦枪上踏寒山寺,拜访姚光孝。

    “小友何事前来拜访!”

    “我想为秦枪办理大明户口,参加本次县试,乃至于日后的殿堂之试!日后不准拿秦枪身份说事!”

    “拿东西换!”

    姚光孝一脸财迷,嘴角带着笑容,端起茶杯,仿佛吃定了秦方。

    “玉米种子,亩产八百到一千两百斤之间!”

    “小事!”

    秦方与姚光孝达成协议!

    姚光孝脸上的笑容更深,准备亲自返回南京京都!

    秦枪在一旁大受感动,心中不是个滋味!作为蒙古部族的人?他深知这种粮食的影响力。这是能够救命的!

    他!不值这种粮食。

    但秦方?觉得他值,故而毫不犹豫的拿出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