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在大明签到的日子 > 第十六章牵引火炮制作图纸

第十六章牵引火炮制作图纸

    “给!”

    秦方在路边小摊购买一串龙形糖人,掰掉龙足递给孩童。

    “带他回家。你应该明白,你我不应相见!”

    这句话,是秦方跟孩童说的,也是跟孩童背后的精瘦保镖说的,带着命令的语气。他相信孩童能够听懂。

    孩童看着缺施龙足的糖人,认真的思索一番,微笑着带着保镖离去。

    “秦方,我认识你了!”

    孩童看起来十分的开心。

    “嗯,我也认识你了!”

    秦方平静如水的转身离去。

    明明秦方与朱瞻基的年龄相差无几,但秦方给人的感觉如同是姚光孝一般!老谋深算。而孩童给人的感觉亦不简单。

    秦方知晓孩童的身份!

    准确的说,秦方在听到孩童的第一句话时,即知晓他的身份:好圣孙——朱瞻基!

    普天之下能够出动锦衣卫护卫四周的?且年龄恰巧合适的?除却朱瞻基,还能是谁呢?

    朱瞻基既然出现于北京,这意味着最起码朱高炽也在北京。甚至?曾经的燕王朱棣!也在北京(顺天府)。

    不做多想,秦方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至秦府,慵懒的躺在床上,翻阅着书籍,默背四书五经,争取尽早完成此项任务。

    傍晚,秦方起床练字,这是近半年来雷打不动的项目。

    一年光景,秦方的毛笔字进步很大,按照钱先生的话说,颇有颜筋的风范!

    二月,即将举行县试!

    距离考试时间还剩二十九天!

    亥时,温习完今日的功课,秦方入睡。

    叮,恭喜您在大明成功签到第二百三十二日。

    叮,恭喜您获得奖励:牵引火炮制作图纸!

    又是一件足以改变战争走向的兵刃......秦方郑重的收入折叠空间之内。

    辰时,钱先生到来,考校秦方功课、劝诫秦方应继续努力,莫要懈怠!

    钱先生一边耐心的听,一边频频点头,心中十分的满意。秦方的水平,哪怕是直接跳过县试、府试,直接参加院试也是可以的!

    前三名不敢说,但拿下秀才的称号,应该不成问题。

    时光飞逝.......

    下午,李伯带领刘一眼进入秦方的书房。

    “处理完了吗?”

    “嗯,都处理完了!”

    一问一答.......李伯退出房间,且清空四周丫鬟等仆人。确保无人能够监听。

    哪怕是秦枪,亦退出去......

    对于刘一眼,秦方百分百的信任。

    见秦方如此的小心,刘一眼心中不由泛起嘀咕。

    “刘伯,你可还记得宜香阁天雷一事?”

    刘一眼一惊,抬起头望向秦方,心头疑惑,旋即点头。

    “我要你做的事情,即是批量制造‘天雷’!”

    说着,秦方从怀中取出一颗通体青金之色的‘天雷’,一张设计巧妙的制作图纸,推到刘一眼的面前。

    刘一眼颤抖着......目不转睛的盯着桌案之上的‘天雷’。

    这一刻,他感觉口干舌燥,浑身激动。

    “批量制作多少?”

    刘一眼不曾推脱,不曾寻找借口,但感觉自身上了一条贼船。但怎么感觉热血沸腾,仿佛重新活过来一般呢?

    这种感觉?只有当年他成为捕快之刻,方才短暂的出现过。

    “最少三千枚!一枚三两银子!这是你的报酬。至于你寻找的工匠的工资,另算!但有一点,绝对不能泄密!泄密?仅有一条路:死。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作为刘捕头,刘一眼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大明不论平民、官商,私自锻造兵刃,即以造反论处!满门抄斩!

    而刘一眼要做的?虽不是兵刃,但却是比兵刃更加恐怖的东西。

    “刘伯,抱歉!但谢谢!”

    刘一眼听懂了秦方话语中的意思。

    这件事?只能他办!

    天雷的事情?目前为止除却李伯、秦枪、刘一眼之外,无他人知晓。

    “一枚五两银子!”

    刘一眼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秦方,要出高价。

    “可以!”

    秦方爽快的同意!

    刘一眼怀抱着‘天雷’,胆颤心惊的离去......

    “老爷,一位姓谢的大人想要拜访公子!”

    秦府秦陵的书房内,负责看守秦府大门的张大爷禀告。

    “带他直接去少爷的书房!”

    姓谢?秦陵的脑海中浮现出一道名称,但却不确定。

    解缙在张大爷的带领下,径直的前往秦方的书房,打着腹稿,准备发难。

    离开姚光孝所居住的寒山寺,许是天才之间的相互吸引,解缙越想越不服气。情急之下再度返回寒山寺,询问秦方姓名,家庭住址!

    姚光孝微微一笑,告知解缙。

    于是便有了解缙拜访秦方的一幕。

    秦方正在悬笔!解缙推门而入!

    悬笔!古时写毛笔字之前需长久练习的一动作。

    悬笔一年,方才可手与笔合!心与笔合,下笔如同控制手臂一般,流畅自如。

    秦方的手微微颤动一分,悬笔失败!

    “张伯?这是!”

    秦方被打断,丝毫不见焦躁之气,摆放整齐手中的毛笔,心平气和的微笑着看向张大爷。

    张伯解释一番,退出房间。

    “听道衍大师夸赞于你!故而心有猎喜,冒昧了!在下解缙!”

    永乐二年,不过三十余岁的解缙正是人生巅峰。

    不得不说,秦方给他的第一印象,不错!

    秦方激动吗?说不激动是假的!

    大明第一才子,竟然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在他面前?除却六百年的智慧能够让自身显得不那么自惭形秽!别的?不值一提。

    “还请解缙先生赐教!”

    秦方姿态很低!

    “姚光孝说我同龄不如你!故而我想出我同龄之时的三道难题,考校于你!与你一较高低!”

    秦方明白了来意,亲自为解缙先生泡茶。

    茶!六百年后的极品大红袍!

    水!自家井水!

    不添加任何作料......仅品纯粹的浩然君子之意。

    “好茶!”

    “嗯,确实好茶!”

    “先生考校,学生求之不得!还请赐教。”

    “我年少时,曾观看四周景象书写一副对联——门对千竿竹,家藏万卷书。后经门外员外刁难,修改为门对千竿竹短无,家藏万卷书长有。

    第一题,很简单,写出与我此对相差无几的对联即可!”

    秦方点头,解缙首辅确实不算欺负人。此对联确实是解缙小时候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