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许大茂的妖孽人生 > 第92章许家的花边新闻

第92章许家的花边新闻

    一转眼时间,毛球带回来的大黄狗也已经来到院里一个星期了。

    它从最初的满怀戒备,到现在也开始试着和许大茂去接近。

    不过始终维持在一个它认为的安全距离内。

    但是李青给它和毛球添食的时候,它又会立刻放下心中的戒备,变得和毛球一样尾巴摇个不停。

    许大茂坐在门槛上看着这条毛发都已经有了不少光泽大黄狗,觉得是时候给它取个名字了。

    大黄。

    名字简单粗暴,深得许大茂为狗取名的精髓。

    毛球的名字是何叶那丫头取的,如果不是那丫头取名的话,许大茂肯定直接命名为小黑。

    既然取好名字了,那就要让它先适应这个名字。

    “毛球,过来。”

    毛球听到许大茂的声音立刻高高兴兴的跑了过来。

    “毛球。”怀里的小丫头伸手指了指眼前的毛球。

    “嗯,毛球。”许大茂随意应和。

    “大黄,过来。”

    大黄狗歪头看了看许大茂,一动不动。

    许大茂也没指望它能立刻过来,正欲多叫两声让它彻底熟悉自己的名字。

    怀里小丫头开口:“蛋黄,蛋黄...”

    “曚曚,大黄不叫蛋黄。”许大茂及时纠正。

    谁知道这丫头蛋黄蛋黄叫的更来劲了。

    蛋黄就蛋黄吧,总归也算个名字...

    六月下旬,不少香江有头有脸的商业大亨来到了京城。

    来京城面见谁自然不用多说。

    这次会面的目的自然是稳定香江的民心。

    传达一个维持眼下制度不变的态度。

    作为掌管着香江电灯公司和一家小型自来水公司的娄晓娥和商业银行的陈友清自然也在这些人里。

    有没有许大茂的原因在里面,那就不得而知了。

    飞机抵达机场之后,娄晓娥也跟着这个商业队伍等待国内的的安排。

    一切被安排妥当,娄晓娥和陈友清打了声招呼,准备走出国宾馆的大门。

    国宾馆以前确实只是负责接待外国政要的地方。

    但是从80年开始,国宾馆正式对社会开放营业。一天住宿费为2000-3000元人民币。

    但根据接待处提供的市场报价,最便宜的房间298美元一天/夜,总统套房为3998美元一天/夜。

    绝对的天价!

    是不是物有所值许大茂不知道,反正他是没进去体验过。

    有那钱能给自己买多少好吃的。

    小市民思想作祟啊!

    典型的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人的价值观、消费观真不是轻而易举能改变过来的。

    许大茂是压根没有改的意思,什么融入上流社会这种话,还是对别人说去吧。

    反正他自我感觉良好。

    …………

    可是娄晓娥还没等走出国宾馆,立刻就发现有几个一身军装的军人在跟着她。

    稍微一想,她也立刻就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次的见面会是国内发起的,对她们这些香江知名人士的人身安全自然要负责到底。

    否则真若是某位香江知名人士在国内发生了什么威胁到他们人身安全的事情,那这次见面会就算是功败垂成了。

    想通了这一点,娄晓娥突然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虽然风波那些年,一些人对她或者她的家人并不友好,可她是中国人的事实是不可能改变的。

    娄晓娥不想给国家添麻烦,或者说给许大茂添麻烦。

    踏踏踏~

    踩着脚下的高跟鞋,向身后几个跟着她的军人走了过去。

    “你好,我想问一下,我可以走出国宾馆吗?”

    问好声刚刚响起,几位军人直接回了一个军礼。

    然后对娄晓娥说:“您是可以出去国宾馆的。”

    “但你们会一直跟着保护我对吗?”娄晓娥接口问。

    “是!”

    几个军人的回答让娄晓娥很纠结。

    没离婚之前还好一些,因为她知道许大茂是她的。

    可这离了婚之后,娄晓娥比离婚之前对许大茂的想念要多的多。

    说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虽然不算贴切,但确实有这个味道在里面。

    “我出去见个人,晚上回国宾馆这边来,可以吗?”

    面对娄晓娥的询问,几个军人直接点头。

    他们的命令也就只是保护香江知名人士人身安全而已,限制与否不在他们职责范围之内。

    娄晓娥离开国宾馆的消息,下面的人是不可能不上报的,

    在她离开后,立刻就有人将这情况报告给了上级。

    本来分分钟就会下命令的事情,但是这次却拖了很久。

    最后上面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命令,保护好香江同胞,但不要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

    可真正走出国宾馆的,也就只有娄晓娥而已。

    那些所谓的香江知名人士,他们都是在香江长久居住,并且有一定社会地位的。

    与这些人相比娄晓娥的根基当真浅薄的很,如果不是电灯公司的缘故,恐怕她绝对不会出现在这次会面的名单中。

    由此也能看出香江电灯公司对香江的重要性。

    这可是香江唯二的供电公司,而且香江电灯公司还是公用。

    娄晓娥离开国宾馆后,她的目的很明确,乘着国宾馆招待用的车子,直接来到许大茂所住的四合院。

    没有让人将车开进院子,只是在巷子口停了下来,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巷子里面。

    衣着打扮时尚,身上气质优雅的娄晓娥很快就吸引了巷子口一些街坊的目光。

    没办法不吸引眼球,哪怕现在已经是84年了,可真正打扮潮流的依旧是那些年轻人。

    像许大茂他们这样40岁往上的北京人,衣服的颜色虽然变亮了一些,但是与之前相比相差并不大。

    哪有像娄晓娥这样穿着一身考究的连衣裙的。

    娄晓娥对周围人的目光,也并未怎么在意,向巷子里面走的功夫,目光最后停留在一个坐在马扎的背影上。

    “将军!沈哥,这盘您可又输了,赶紧掏钱买芝麻饼去。”

    许大茂看着对面的老沈一脸嘚瑟,一盘一个芝麻饼,这不知不觉他已经赢了5块了。

    “许兄弟,咱缓一步、缓一步。”老沈看着许大茂不停的商量。

    跟许大茂下象棋还想悔棋?

    许大茂直接用手在棋盘上一划拉,一点机会都不给老沈。

    周围的街坊一阵架秧子起哄,就想看看老沈出丑的样子。

    要知道这些日子,老沈这家伙可没少跟他们显摆他们家的儿子。

    大伙儿几十年住着,谁不知道谁啊,看老沈那嘚瑟劲心里早就不爽了。

    老沈被这些人起哄闹得没办法,先是偷偷瞧了自己家一下,然后磨磨叽叽的把手伸进衣兜里准备掏钱。

    可掏钱的动作在老沈抬头看着许大茂身后的时候突然停住。

    寻思这家伙想要耍赖,正准备挖苦两句,身旁李青叫了许大茂一声。

    “许叔,后面。”

    许大茂下意识的回头看过去,娄晓娥跟他已经就是几步的距离了。

    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娄晓娥怎么会回来,但许大茂还是立刻站起身。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不一会儿。”

    许大茂点点头,也没细问。

    毕竟这跟前这么多人不是讲话的地方。

    正准备邀请娄晓娥回家里坐坐,娄晓娥却如在香江一样,伸手拥抱了许大茂一下。

    周围的街坊瞬间瞪大了眼睛,眼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一个个猜测着娄晓娥和许大茂的关系。

    许大茂苦笑,可别因为这个拥抱,给自己当成流氓抓起来。

    但他还是伸出手拍了拍娄晓娥的后背。

    两人只是简单的拥抱一下,然后立即分开。

    可许大茂身边的许曚看着她爹抱着别的人,立刻就走到许大茂身边,伸手抱住许大茂的腿。

    “爸爸,抱抱。”

    许大茂弯腰将自己小女儿抱起来“曚曚你要叫......”

    话说了一半,许大茂自己顿住,这应该叫什么呢,想了想还是让她叫阿姨吧。

    许曚瞧着娄晓娥轻声叫了句阿姨。

    娄晓娥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不开心。

    为什么自己女儿叫程小繁妈妈,程小繁女儿就叫她阿姨呢...

    许大茂可不知道娄晓娥心里有这种古怪的想法。

    当下邀请娄晓娥回家坐一坐,他也想问问娄晓娥回京城这是干嘛来了。

    几人走后,四周的街坊开始疯狂猜测许大茂和娄晓娥的关系。

    高涨的情绪经久不消。

    本场就喜欢听别人家花边新闻的许大茂没想到,现在他自己这里也有供这些街坊嚼舌根子的新闻了。

    到了许大茂院里,许大茂也没将娄晓娥带到中院儿,只在前院里面找地方坐下。

    程小繁不在家的时候,让娄晓娥去中院儿显然不合适。

    当娄晓娥把她来京城的目的告诉许大茂之后,许大茂这才知道缘由。

    但是这事情暂时看起来和他一个京城坐地户来讲,看起来是没什么关系的。

    当然许大茂心里也感叹自己收购香江电灯公司真是一步走对了的棋。

    否则娄晓娥绝对不够资格来参加这次会面。

    知道了原因,许大茂也不想在这次会面上多聊。

    二人在前院从公司上的事情,聊到两个孩子。

    直到程小繁下班回家,这才停下交谈。

    许大茂给两人做介绍的时候,眼睛目视前方,看上去没有丝毫波动。

    但是他心里都已经慌成马了,这两个女人应该不能打起来的吧。

    两个女人笑着握了握手,看上去一切如常。

    其实她们两个不是没见过面,只是没打过招呼而已。

    这次应该算是两人第一次打招呼。

    但自程小繁回到家的那一刻开始,许大茂就觉得院里的气氛变得很诡异。

    让他这个平常也算得上惯会察言观色,口齿也算的伶俐的老男人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

    小坐了一会,娄晓娥开口提出告辞。

    许大茂有心让娄晓娥留下吃一顿晚饭,可却没有那个胆子开口。

    反倒是程小繁向娄晓娥邀请到:“娄姐,您好容易回来一次,要不留下吃顿便饭吧?”

    “方便吗?”

    “当然方便,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将一起吃顿饭的事情定了下来,当然吃饭的地点也没选择在家里,而是准备要去许楼。

    许大茂就像个鸵鸟一样,老老实实的抱着自己的小女儿,丝毫不敢插嘴。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还是消停眯着吧。

    既然决定了去饭馆,众人也没怎么迟疑,李青和小当在许大茂热心请求下也跟在身后。

    许大茂这一家从院里出来的时候,四周街坊一双双眼睛都有意无意的看着这边。

    原本他们以为许大茂媳妇儿回家后,他们家里会打架呢。

    可现实让他们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