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我有一家寿衣店 > 第一百零三章扑朔迷离

第一百零三章扑朔迷离

    王浩从晕厥中回过神,算是适应了这臭味,看着尸体还不算完全腐烂的脸疑惑道。

    不错,这尸体就是那个拿了钱没法替人消灾的妇人,不过这也不奇怪,要是妇人不是死在这附近的,也不会被纸钱金元宝吸引来。

    很快,随着警察们不断深入的挖掘,整整八具尸体出现在王浩眼前,出了那妇人,还有那个叫他们离开的老太婆。

    剩下三个老者,两男一女,一对中年夫妇,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不过除了那妇人和老太婆的尸体,其余人的尸体上都被白纸包裹,上面贴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些尸体都有一个特点,基本没怎么腐烂,这也间接的增加了法医查验死者大概的死亡时间的难道。

    法医捣鼓了半天,只能依据妇人和那老太婆的尸体推测道:“死亡时间应该在半年左右,冬春两季南陵市气温低下,土壤内水分稀少,尸体不易腐化,而到了夏季,天气炎热,虫蚁多了起来,只需半个月便能腐化。”

    警察队长看着那两具尸体频频点头道:“和我猜的大致不差,老刘,速速回局里查查这一带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有没有失踪人口。”

    “好勒。”

    “居然八个人死了这么久都没人发现,难道他们没有亲人和朋友了吗?”

    警察队长眉头紧锁,在自己的辖区出现这么大的案子,谁也不可能高兴。

    “警官,我觉得你们说的是错的。”

    王浩看那个老刘就要回警局去查,急忙说道。

    警察队长都懒得理王浩,可王浩自言自语道:“警官,你看这土壤里,还有不少那些白纸的残骸,这说明,那两具尸体也是被白纸包裹着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提前脱落了,而遭到腐烂。”

    警察队长虽然不想听王浩的胡说八道,但眼睛还是忍不住瞥向那土炕里,确确实实还有不少白纸残骸,心里虽然有点觉得自己说错了,但嘴上却道:“除非你能证实,否则都是些无用的推理。”

    警察队长直接走向别墅,他需要询问孙贺一些事情,毕竟这人都是死在他别墅的花丛里。

    孙贺也看到这么多具尸体,顿时又灰溜溜的从二楼爬了下来,脸色十分难看的配合着警察队长的询问。

    王浩在一边也听了个大概,原来孙贺一家搬进这栋别墅,才不到两年的时间,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

    “大伯,那你是从谁手上买下这栋别墅的。”

    王浩狐疑的问道。

    “是一个中介,他说是托一个叫赵晨的男人卖的,反正我连赵晨的面都没见到。”

    孙贺无奈的说道。

    “赵晨?”

    警察队长看老刘要走远,又急忙拿呼叫机喊道:“顺便查查一个叫赵晨的人。”

    王浩却继续问道:“哪个中介?”

    孙贺想了想说道:“庆和中介的柳招。”

    王浩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见火盆里的纸钱和金元宝已经烧的差不多了,有些什么鬼都该出来了。

    果不其然,王浩转头朝客厅看去,只见陆陆续续出现一些鬼,在捡钱,恶鬼也在其中。

    为了钱,鬼和鬼之间可以打起来,但他们并没有,显然这些鬼相互之间是有关系的。

    钱很多,七个鬼要捡好一会,王浩认真打量着这些人的样子,恶鬼很好判断,肯定是被火烧死的,不然也不会全身焦炭色。

    等等,那个小女孩也是全身焦炭黑漆漆的,难道他们是在一起被烧死的?

    王浩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不过这没法验真,因为任何鬼魂都无法知道自己的死因。

    问也是白问,而且就算问,对王浩充满敌意的他们不一定会说真话。

    难道真要让这些钱打水漂?

    王浩很不甘心,他不停的思考着对策。

    而警察队长询问了孙贺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便想等老刘查到的情况在调查,他看火盆的灰质又在无风自卷,狐疑的走了过去,就要伸手探在火盆上面看看有没有风。

    无风,警察队长可以确定,他又拿脚移动了下火盆,依然如此,便要用脚将火盆里的灰质踩下去。

    警察队长这才刚动脚,忽然,从那厨房中飞出一把菜刀。

    “小心。”

    王浩想出了一些对策,虽然不能解决问题,但暂时能安抚住这群恶鬼。

    刚想实施,便看到警察队长作死的一幕,在菜刀飞出的一刹那喊道。

    警察队长也是反应敏锐,在菜刀飞切过来的瞬间,微微偏了偏头,而菜刀直接迎着他的脸颊往后飞去,直接剁在墙上铛的一声掉在地上。

    警察队长摸着脸颊被划破的一道伤痕,心有余悸的瞥了眼那地上的菜刀,随后看向厨房:“里面有人?”

    警察队长可是记得警察已经检查了一遍整个三层的别墅,怎么厨房还会有遗漏,他不满的瞪了那检查一楼的警察一眼,便举枪朝厨房内走去。

    王浩看警察队长正独自一人往恶鬼窝里走,心里为他捏了一把汗,他不在犹豫,用招魂术招来了五个鬼卒。

    不是王浩不想招来牛头马面,实在是他现在的招魂术招不了,五个鬼卒已经是王浩能招的最大值了。

    招魂术一使用出,当五个鬼卒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王浩有些虚脱的靠着沙发坐了下来,看警察队长正要踏进厨房,急忙对鬼卒们道:“这些恶鬼你们能不能抓回去?”

    鬼卒莫名其妙的被招到这里来,心下本来有些不爽,但一看是阎罗王,顿时不敢有脾气,有个鬼卒连连应诺道:“大王,区区恶鬼不在话下,你稍等片刻,我们去去就来。”

    王浩一惊,难道地府的鬼卒都这么厉害,如果能直接抓走,这样解决问题,那自然是极好的,所以他怀着期待的目光看向雄赳赳气昂昂走向恶鬼们的鬼卒。

    只是很快,王浩就知道自己想多了,虽然警察队长的危机解除了,但画风一变,恶鬼们和鬼卒们叽叽歪歪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谁也没奈何谁,双方罢手言和,各自安好,该干嘛干嘛去了。

    王浩摸了摸鼻子,其实在他心里已经知道鬼卒是不可能能抓获恶鬼的,不然他们就不是鬼卒了,而是鬼差了。

    不过鬼卒在怎么弱小,但也是有地府编制的,地府就是鬼最怕的地方,不管你是何方凶鬼,厉鬼,称霸一方的鬼将,鬼王等。

    恶鬼不敢得罪鬼卒,鬼卒打不过恶鬼,所以才出现了刚才一幕。

    鬼卒们可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走过来对王浩拱了拱手就要走,可王浩哪能让他们走啊。

    毕竟这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招来的,你们走了,恶鬼们谁来治。

    王浩治?

    治是能治,但这群恶鬼来无影去无踪,对于王浩这种刚入门的外行来说,简直是神仙手段。

    要王浩用神游天外,王浩不敢啊,这么多鬼,可馋他的身子了,他的魂魄一走,指不定就被某个鬼给占了。

    于是他叫住了鬼卒:“你们等等。”

    鬼卒齐齐转头,看向王浩:“大王还有何吩咐?”

    “你们留下来看着这群鬼,不要让他们作恶,给我争取时间。”

    王浩对着空气说道,包含钱多多在内的,客厅里的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孙贺更是紧了紧睡袍,赶紧瘆得慌。

    他看了眼自己的女儿朵儿,心想,这是从哪里找来的一个不办事,专吓人的奇葩来的。

    朵儿或许是看到了孙贺的眼神询问,她拉着小家伙目光坚定道:“爸,我们要信他。”

    “信,当然信,不然能怎么办,死马当活马医总比坐以待毙强。”

    孙贺说了一句,便去看厨房里的警察队长情况,已经在他家死了一个警察了,要是在死一个警察队长,那就没法玩了。

    他看厨房门是虚掩的,小心翼翼的喊道:“警官,你在里面还好吧。”

    警察队长突然一个冒头,把孙贺吓了一跳。

    警察队长迷糊道:“奇怪,里面大大小小能藏东西的地方我都看过了,没人啊。”

    “本来就没人。”

    孙贺松了一口气笑道。

    “那这菜刀是谁扔出来的?”

    警察队长走出厨房,捡起地上的那把菜刀打量道。

    “鬼啊?”

    孙贺情不自禁的说道,随后一看警察队长的脸色,急忙离开,路过王浩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小伙子,你只要能解决我家里的问题,条件随便你开。”

    王浩正专心致志的和鬼卒说话呢,也没空理他。

    “那就两天,到时无论有没有结果,你们都可以回去,我会在功劳薄上给你们记上一笔。”

    王浩还不是阎罗王,但已经学会了阎罗王的官腔。

    鬼卒大喜,滞留阳间两天是他们的极限,虽然难熬,但阎罗王的功劳簿可不是谁都能上的,他们这样名不见经传的鬼卒恐怕烧几辈子高香都没用,现在机会来了,自然满心欢喜,个个都拍着胸膛保证道:“大王,你放心,虽然我们没法抓他们回地府,但看住他们两日还是行的,这两日,我们是绝不会让他们为非作歹的,如果他们强行要做,那便就是抢劫犯抢劫警察一样,一门心思想进去,谁都保不住的那种,他们不会那么傻的。”

    王浩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但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是有些隐忧,他看着那几碗已经放凉了的符水,又对孙贺他们一家劝道:“喝了吧,或许会有奇效。”

    “这东西能喝吗?会不会拉肚子啊。”

    妇人看着那还有灰质在漂浮的水有点恶心道。

    “拉肚子总比丢了性命好吧。”

    王浩很是严肃的说道。

    “给我,我喝。”

    朵儿伸手道。

    妇人拉了拉朵儿的胳膊,朵儿却很执着:“他是我带来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信他。”

    这种被信任的感觉很好,王浩对朵儿颔了颔首,随后让钱多多和自己共端着三碗站在桌上递给二楼的朵儿三人。

    孙贺则在一楼看着符水,有些难以下咽道:“一定要喝?”

    “我不强制,但喝了你们出不去别墅的情况下,能多几分保命的机会。”

    王浩说道。

    “那我还是喝吧。”

    孙贺一听,仰头喝下,水的味道怪怪的,倒也不是很难喝。

    符水入肚,孙贺顿时觉得有一股暖流在全身流动,他忍不住舒服的拍了拍肚子,这一拍,噗嗤一声,放了个响屁,场面一度很尴尬。

    王浩看朵儿喝了,正喂着小家伙喝,小家伙很抵制任何人,但对于朵儿,他却十分听话,妇人是最墨迹的,她只是抿了一小口,便说已经喝了。

    王浩也不管,看鬼卒消失了,东西一收,对钱多多道:“天色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钱多多一愣,随后一喜,他激动道:“这么快就解决了?多少报酬?”

    钱多多这话顿时让那些警察面面相觑,也让孙贺眼神一亮。

    王浩白了他一眼:“还没解决,但我要去调查一些事情在做打算。”

    钱多多顿时脸色一僵,孙贺更是像是吃了一坨翔一样,脸色便秘的走了过来拦下了王浩:“你这么走了,我们怎么办?”

    王浩说道:“我们这些外人没死,你们暂时还是安全的,而且我做了双层保险,放心,不会有事的。”

    什么双层保险,孙贺以为王浩在扯大皮,有些不悦道:“这样我可是不会给钱的。”

    “那是当然。”

    王浩说完,再次看了眼朵儿,随后收拾东西走出别墅。

    站在别墅门口,王浩还是忍不住好心提醒警察队长道:“警官,天黑了,要查明天查,该收队回去了吧。”

    警察队长哼道:“打击犯罪刻不容缓,这么大的案子,怎么能耽搁,你...还没洗清嫌疑,留个底,随传随到。”

    王浩想了想,将手机号码报给了警察队长,随后瞥了眼门口那一堆尸体,快步离开了。

    钱多多跟在他屁股后面不停的问道:“耗子,你说进了别墅的人都会死,那我会不会死啊。”

    “要是这事解决不了,不仅你会死,我也会死,他们都会死。”

    王浩迈着沉重的步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