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三国之小君子 > 第二百四十六章破营

第二百四十六章破营

    <><><><>刘备看着这个小乞儿,不由的眉头紧皱。

    甚至于都没有立刻将那封信帛打开,而是再次询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

    那小乞儿听闻这话之后不由的脸色一僵,然后低下了头颅,却是没有回话。

    刘备看到这副模样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这个郤揖果然是那位的儿子,毕竟这天底下姓这个姓氏的可着实不多。

    确定了心中的这个想法之后,便再也不会多说什么了,直接打开手中的信帛,然后将这信帛送到了成公英的手中。

    同时看向了另一旁的刘琰。

    “威硕之前去往荆州,可曾听过郭公则此人?”

    “之前听云长说过,那是封儿身边第一贱...心腹。”刘琰差点就不雅了,为此他还长出一口气,和刘备解释起来。

    “某家和宪和前去荆州的时候,那郭公则已经离开邓县不知去往何处了,不过云长曾说郭公则乃是豫州郭家之人。

    某家也去郭家打听过此人,确实就是那当年的颍川阴府君麾下的计吏郭图。”

    “嗯?阴府君麾下,那应该是颍川俊杰!”

    开始并未当回事的刘备听到了阴府君这三个字之后眼睛就亮了一下,毕竟这三个字代表的含义着实有些强了。

    同时刘备也看向了一旁的成公英,“这信帛所说之事,你如何看?”

    “与我等所料相差不多,那郭图既然能成为公子心腹,想来是和公子有着极好的交情,而且公子本事不差,又是管公弟子。

    应该不会如传言之中所说那般被汉中谋害。

    我等不如先等待消息,算计时间下来,再过上几日想来就该有消息传来了。”

    成公英拿到那封信帛的时候也是不由的长处一口气,这段日子他们是真的看在眼中,整个长安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刘备距离崩溃就差一线之间,若非是今日的信帛,恐怕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了。

    这一次对方的人心算计的相当的精准,刘备什么都能忍,但就是忍不了自己间接害死自己亲儿子这种事情。

    如今虽然仍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是郭图的出现最起码让刘备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完全按照对方的算计之中走下去的。

    这对于已经临近崩溃的刘备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而此时关羽也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冲到了子午谷的谷口,看着那谷口的杨字大旗,还有面前将他们死死拦住的大营。

    关羽的脸色十分的难堪。&#164&#29233&#21435&#23567&#35828&#32593&#164&#87&#119&#119&#46&#73&#113&#117&#88&#83&#46&#99&#79&#109

    他确实看到了旗杆上的那一颗首级。

    此时的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经过了腐烂和鸟雀乌鸦的啄食,这首级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

    关羽知道就算是将它摘下来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刘封的首级。

    但是他看着那大营外面的一具具被挂起来的尸体,那尸骨上的衣甲还是能够看出些许属于刘封亲卫的标志。

    他们每个人为了表明身份都会有些信物,此时那些信物都在。

    “兴霸。”关羽看着那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的汉中大军直接伸手将甘宁招了过来,“这一路上某家让你们吃最好的饭食,住最好的帐篷,知道为什么么?”

    “将军放心,今夜末将就会前去破营,这子午谷虽然狭窄,但是百人冲锋绝无问题,将军放心便是。”

    “某家不放心。”关羽冷冷的看着那不远处在营中严阵以待的汉中军士卒,“我等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你冲营,我斩将。”

    听到关羽的话语之后甘宁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甘宁知道自己的优劣之处,他最善于带奇兵出场,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让他指挥大军的话,恐怕就力有不逮了。

    而关羽则是相比较于指挥大军,他更加善于单刀直入阵中斩将。

    本来他们两个人都是一时良将,直到有一天刘封看着他们演练之时说了一句。

    如果甘宁冲阵之后由云长叔父斩将,会是一个什么效果。

    当初刘封只是无心之言,说完之后他自己都忘了,但是甘宁可是记在了心中。

    这一次,就是他们试一试这种打法的可行性了,进攻的极致。

    夜色降临,关羽下令大军缓缓后撤在山道之中扎营,而杨昂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长出一口气。

    他并不担心这狭小的山道能够让关羽等人这么容易的突破。

    但是能不战便不战,毕竟关羽大军这来势汹汹的模样还是很唬人的。

    杨昂的意思是尽量拖延下去,等到援军来了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

    当夜,甘宁带着百余名士卒,所有人的嘴里都叼着一根短棒,防止以为某些突然发生的意外而出现什么动静。同时所有人全部手持环首刀,胯下战马也被勒住了嘴巴,蹄子上包裹了厚厚的布囊。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甘宁和关羽两人。

    不过此时的甘宁手中弯弓搭箭,在最前面不断地左右环视。

    只见他突然调整动作,然后朝着某个方向直接射出箭矢,紧跟着又是一根箭矢放在了弓弦上。

    再次瞄向了其他的方向。

    而在他射出箭矢的那一刻立刻就士卒冲了出去,刚刚甘宁定然已经射杀了一名暗哨,而且绝对是穿喉而过。

    穿喉能够让他发不出声音,但是不会让他立刻身死,士卒冲出去就是让他在发出动静儿之前直接冲过去给他的心口再来一刀,让他彻底的安静下来。

    这一路上甘宁已经射杀了数名暗哨,他的眼睛在黑夜中分外明亮,也不知道他这一手本事是怎么练出来的。

    直到众人来到那汉中军大营外面不远处的时候,他们的行踪都没有被发现。

    看着那灯火通明的大营,甘宁拿出自己背后的最后几根箭矢直接叼在嘴里,取代了那之前的短棒儿。

    双腿一夹马腹整个人就借助战马之力疯狂的冲了出去。

    就在他露出自己身形的时候,就在他被汉中兵马发现的时候,甘宁也一根根嘴里的箭矢直接飞快的射了出去。

    五根箭矢命中五个士卒,直接将营门后面刚刚准备列阵营地,堵住大营的士卒就给打开了一个缺口。

    当他射出所有箭矢的同时一把扔下精美的弓箭,转手便将一根粗大的铁链拎了出来。

    这是甘宁的第二项本事,别人都是舞枪弄棒,甘宁偏偏喜欢一些诸如铁链长鞭之类的玩意,刘封还送了他一捆麻绳和几盏蜡烛,只不过甘宁也不知道那玩意是干什么用的。

    此时甘宁手中挥舞铁链直接挂住了大营的营门,然后猛地拉扯战马直接让它人立而起,不但止住了前进的趋势。

    甘宁更是双臂猛地用力,大声嘶吼起来,一下子便将那营门生生的给拽的松动了。

    与此同时甘宁再次嘶吼一声,紧跟着那营门在汉中军士卒震撼的眼神中就这么让甘宁扯了起来。

    “开啊!”一声大吼,甘宁自然是不可能将那营门拽成两半,但是让他这种怪力的拉扯之下。

    直接将营门扯动,就这么垮在了那里,而此时甘宁麾下的兵马也终于冲杀了过来。

    马蹄飞踹,一跃而起,被扯垮了的营门根本就挡不住他们战马的飞跃。

    当甘宁也飞马冲杀进入大营之中,手中铁链连杀数人之后,那去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汉中兵马就已经做好了溃败撤退的准备了。

    不过杨昂作为统兵大将终归还是有些本事。

    他直接嘶吼着召集了不少兵马聚集在了他的身边,想要借助地势挡住甘宁的突袭。

    但是当他刚刚露面的时候,一直静静等待的关羽猛地睁开眼睛,他胯下的就是马超从苏家坞堡弄来的宝马良驹。

    此时长刀轻轻拍打,战马低垂脑袋打了一个喷嚏之后,似乎感受到了关羽的心意。

    立刻就朝着那杨昂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那战马的速度飞快的提上了上来。

    就在飞马越过营门的那一刻,关羽和战马的速度也终于达到了巅峰,看着不愿出的杨昂,关羽冷笑一声直接冲杀而去。

    无数想要拦截的士卒在这种突然爆发的速度之下根本来不及有所动作。

    数名距离最近的士卒刚刚将刀枪举起就被关羽直接一刀两断。

    经历了这么久的关羽,似乎也终于达到了他的巅峰。

    飞马,舞刀,冲锋而至。

    杨昂看着那冲杀过来的关羽,脑子里说了无数次自己要躲开,要躲开。

    但是当他当关羽长刀劈砍过来的时候,他甚至连手都还没有完全抬起来。

    长刀划过杨昂的脖颈,那喷射的鲜血和一飞冲天的脑袋都代表着这一站几乎算是结束了。

    “杀!”甘宁看到关羽斩杀杨昂,顿时兴奋起来,同时一根响箭在这里升空。

    紧跟着营外再次远远地传来了阵阵喊杀之声,这是关羽带领的大军,等待着夜袭的成功。

    而此时,就是他们冲锋陷阵,攻破敌军的时候。

    “某家忠节将军关羽关云长,敌将已死,尔等还不投降!”

    “十息时间,不降者,皆杀!”

    关羽一手拎着杨昂的首级,一手拎着还在滴血的大刀,就这么站在混乱的中心之地。

    发出了自己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