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三百九十八章摸清门道

    张云刚开始是着急,按着来的那个“门”那个“窗口”回去,但冷静下来仔细琢磨,他想通了关键一点。

    我是怎么进来的?

    是直接跨入镜子里,又不是直接进来的!

    镜子在日常的状态,就只是一个镜子,他伸手触碰是碰到镜子,是进入不了的。

    从之前差一点进来,到这一次进来,都是一个状态——睡梦之中!

    到底是梦游还是半梦半醒,张云也说不清楚,但总归不是在意识清醒的状态。而进来之后,现在的他应该是意识清醒!

    或许这才是关键!

    按父亲说的,这镜子应该是结婚时的了,那到母亲出事,起码在家里用了十几年,也没有出现过问题。

    最后若真的进入了到了这个世界,应该就是某一次睡梦之中发生的,但过来之后,只有惊恐不安,哪里还敢安然入睡?

    自然也就没有了那个先决条件!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张云马上在地上躺着睡觉。

    今晚来回折腾了几次,其实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时间,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发生,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现实,要安心睡觉,实在有点为难。

    张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闭上眼睛继续练功!

    修炼内功让意识专注于在真气运行,也就不会担忧思虑,再闭上眼睛有意的心理暗示入睡。

    慢慢的,张云开始平静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和大地联系在一起了,整个大地似乎有无尽的能量,在往他身上涌过来,被体吸收……

    难道这个世界,还有更强的灵气吗?

    这个发现让张云有点激动,他已经吸收过很多灵气,确认那是在方方面面都存在的,只不过太弱了,很多物品是吸附了几十年几百年,才会有实质性的感受。

    日常则是感受不到灵气的,而在随身空间里面,显然也是灵气更加的充盈,才会一切都能够疯长。

    这个世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荒野什么也看不到,却能感到强烈的灵气,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沉浸在吸收灵气的喜悦之中,张云慢慢忘记了睡觉这回事,潜意识暗示了想要睡觉,自己又忘记了想要睡觉的执念,反而更容易的入睡了。

    入睡之后,张云感觉到了那一份半梦半醒的状态!

    他没有激动,免得太过于清醒过来,就这样直接到了“窗口”,然后往现实世界这边迈步过去。

    那一种浸入水里面的感觉又出现了一次,同样还是任何的压力、窒息都没有,而在下一刻,张云确认自己回到了熟悉的房间!

    荒野深夜的清凉,跟房间空调的凉快,那是不一样的感觉。

    张云回头细看,看不到那荒野,而是镜像的房间。再伸手摸了一下,摸到了镜框实体,这才让他长舒了一口气!

    真的回来了!

    张云感觉整个人有些虚脱,独自一个人困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那真的是太疯狂的体验,简直是绝望!

    正往床边走过去,他感觉脚下被东西绊了一下。

    那个被他放进柜子里的盒子,又滚到了镜子前!

    经历过了那个世界的探索,这一点灵异,已经不足以让张云紧张了。而且一而再再而三,都证明了这个盒子,就像是他母亲的意念在保护他,是想要阻止他进入镜子。所以也不会觉得恐怖,而是一份暖心。

    “你又出来了。放心,我回来了,我没有事的。”

    张云把它抱了起来,对着盒子说了一下,然后重新把它放在了桌子上。

    在床上坐下,望着阴暗之中的镜子,张云的心态已经变了许多。

    本来有了种种灵异,看着那镜子就觉得诡谲、邪门,但现在亲历探险过,似乎就是一个时空门一样的存在,就不吓人了,只是觉得它比较的神秘。

    不过张云还是找了一个被单出来,直接把它盖住。

    虽然那个世界没有人,母亲很可能……但那感觉就好像一楼的房间,不关窗户、不拉窗帘一样,可能被人窥视的感觉很不好。

    忙完之后,张云开始了今晚上的第四次入睡……

    日上三竿张云才起来,老爸已经出门干活去了,反正是闲不住,总会找出一点活来干。

    张云本来还想着给父亲张罗续弦,取一个后妈,让他有事干,趁着年纪还行,说不定还能生个弟弟出来。

    不过现在发现了母亲的线索,当然先打消了。

    但他也没有把这情况说出来,毕竟过去了多年,父亲都已经走出来了。不能确定之前,别让老爸白高兴了。

    张云之前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到了镜子的邪门,但现在已经确认了,跟晚上没有关系,跟他睡觉有关系。

    要探索那边的世界,晚上就不方便,还是的白天。

    他马上开车去镇上,先采购一些用得着的东西,以免过去了束手无策。反正随身空间还是可以进入,就可以方便携带。

    张云采购完准备回家的时候,在街上看到秀芹了。

    那天白龙潭回来之后,他就没有再见到秀芹,马上就想要过去打招呼。看她没有骑自行车,可以带她一起回去。

    但仔细一看,秀芹旁边还有一个年轻男子,两个人好像正在低声说话。

    以秀芹以往男人勿近的风格,是极少这样单独和男子说话,街上遇到本村的,也就打个招呼,不会走在一起啊。

    街上熙熙攘攘,张云也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看到这情况,又不方便跑过去了,只能远远的观望了一下。

    结果看到他们两个转向一个巷子,再眺望了一下,可不是进巷子那么简单,而是巷子口不远,一个廉价旅馆!

    张云嗡一下脑子就炸了!

    秀芹洁身自好,自不会是为了钱做那什么的人。那在街上能不避讳,能一起上旅馆的,还能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以前的男友?

    据说女人都忘不了初恋,就算结婚了也最好没有练习。如果这个男的……

    张云刚看到秀芹,本来是很开心的,现在一下觉得堵得慌。

    冲上去怒吼制止?

    在这里等着,等他们出来再当面讽刺?

    这些张云都做不出来,但他心情不爽,不想去那种可能,又忍不住会想……纠结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偷偷去观察一下!

    回到车里面,趁着没有人注意,进入随身空间,把几只蜜蜂放了出来。然后坐在车内,驱使着蜜蜂快速的飞向了那个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