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up主的日常小男友 > 第二百八十二章输了

第二百八十二章输了

    <><><><>那西汉的卓文君怎么可能写出这么成熟的五言呢?两个人的结局究竟是怎么样的也无从得知两千百年来有多少是人进的相思成灾。

    这个故事感染大步流星地追求自己的幸福。

    司马相如所写《子虚赋》得到汉武帝赏识,又以《上林赋》被封为郎(帝王的侍从官)。

    不久打算纳茂陵女子为妾,冷淡卓文君。

    于是卓文君写诗《白头吟》给相如。

    曾经患难与共,情深意笃的日子此刻早已忘却,哪里还记得千里之外还有一位日夜倍思丈夫的妻子。

    终于某日,司马相如给妻子送出了一封十三字的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十百千万”。聪明的卓文君读后,泪流满面。

    一行数字中唯独少了一个“亿”,无忆,岂不是夫君在暗示自己已没有以往过去的回忆了。她,心凉如水,怀着十分悲痛的心情,回《怨郎诗》旁敲侧击诉衷肠。

    相传卓文君又附《诀别书给相如。

    司马相如看完妻子的信,不禁惊叹妻子之才华横溢。遥想昔日夫妻恩爱之情,羞愧万分,从此不再提遗妻纳妾之事。两人白首偕老,安居林泉。

    但真的是这样嘛,就没有人道了。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这也就是火遍大江南北的《凤求凰》

    其实,凤求凰的含义就是,有位俊秀的女子啊,我见了她的容貌,就此难以忘怀。

    一日不见她,心中牵念得像是要发狂一般。我就像那在空中回旋高飞的凤鸟,在天下各处寻觅著凰鸟。可惜那美人啊不在东墙邻近。我以琴声替代心中情语,姑且描写我内心的情意。

    何时能允诺婚事,慰藉我往返徘徊?希望我的德行可以与你相配,携手同在一起。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无法与你比翼偕飞、百年好合,这样的伤情结果,令我沦陷於情愁而欲丧亡。&#164&#29233&#21435&#23567&#35828&#32593&#164&#119&#87&#119&#46&#105&#113&#117&#120&#83&#46&#99&#111&#77

    凤鸟啊凤鸟,回到了家乡,我就像那在空中回旋高飞的凤鸟,在天下各处寻觅著凰鸟。

    周萌拍了拍手:“怎么样?这回咱们来评评分吧,看谁才是最多的。”

    瑶瑶和林梦两个人互相看了看,他们都能听得出这凤求凰其中的奥秘以及故事原型,也就是说周萌确实讲的要比她们两个人还要好。

    深读古诗的人也都能感受到古诗里的词句语言等等,哪怕是一丝丝的气息,他们都可以拿捏出来但这次的周萌,确实有些非同凡响。

    “好了,这一次我认输了,我好久没有读书了,最近已经荒废了学业,就这样吧老公你开始做吧。”

    瑶瑶转头看一下杨清,顿时杨清瞪大了双眼,怎么好端端的你就认输了呢?还没有评分呢,我可不想做呀。

    老三得到这评论后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等待的就是这一个,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居然这么棒,好家伙,有意思,晚上一定要好好奖励奖励她。

    “瑶瑶你是不是搞错了吧,你认输了就这样完事儿了?”

    “那你以为呢,我们当然知道是谁赢谁输了,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学习学习,然后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放心老公保证不会让你亏待的,做吧。”

    听着瑶瑶说出这么轻松的话,和杨清差一点没气昏过去,这还是自己的老婆吗?这明显是外人吗?报复自己。

    可看到几个人的眼神后杨清有些无奈的开始做起了本次的任务,这个任务虽然对于他来说并不难看,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有些难堪的。

    老三和吴文更加嚣张,拿起手机准备拍几个视频,看样子以后还是要观赏一下杨清的今天操作的。

    杨清边做边说:“好呀好呀,你两个老家伙等有一天被我抓住把柄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俩,一会都别走厕所等着我好好的多带点人。”

    结束后,吴文和老三急忙的跑了出去,看样子说什么也不要进厕所了,

    杨清怎么可能给他俩机会告别了瑶瑶几人后,直接冲出酒店,奔着两人的方向就都追了过去,今天不给两个人一点教训,真还不知道谁是大哥谁是老弟了。

    冲出酒店的时候,吴文两个人停顿了脚步,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以及冰冷。

    杨清出去后放看着两人停顿后刚想要动手,就看到他们面前的重人了。

    面前站着十几名黑衣人,黑衣人手持刀枪棍棒冷眼看着他们三个人。

    尤其是他们背后身穿一个红袍的老者,笑眯眯道:

    “你们三个人谁是杨清啊?”

    杨清向前踏上一大步,“我就是你们是谁,所谓何事?”

    老者冷笑道:“呵呵,没什么事就是有人花钱让你的头分家而已,你这两个小子现在走还来得及,别说一会儿连走都不让你们走了。”

    一个老者说完周围的黑衣人纷纷走了过来,冷眼看着他们三人在场上的有几十人,根本不惧怕这面前三个年轻的小孩。

    杨清淡淡说道:“你们两个先退回酒店,这些人交给我了,一会我再找你两个人算刚才的账。”

    吴文笑了笑,“星哥一会儿该索引一会儿的账,现在我们就帮你解决面前的杂碎,好久没有动手了,今天看着这些人,我的心情有些澎湃热血沸腾啊!”

    老三也耸了耸肩,冷眼盯着面前逐渐逼近的那帮人准备动手的时候,

    老者冷哼一声:“呵呵,一帮小鬼,就凭你们三个还想对付这么多人来呀,除了这两个小子,杨清给我打到残为止,然后将他抓走,有人用他的头来祭奠在天之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