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up主的日常小男友 > 第二百八十一章欲哭无泪的老三

第二百八十一章欲哭无泪的老三

    <><><><>老三一听顿时吓了一大跳,这怎么好端端的你还加上备注了呢,这五倍本身就已经够吓人的了,六倍那是何许人才能做出来的呀,这把结束之后恐怕自己的腿身子都不会是自己的了吧。

    老三顿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急忙看一下杨清和身旁的吴文,希望他俩可以让一让自己什么的。

    可是杨清急忙转过头,而吴文更是吹起了口哨,准备开始记录这场比赛的胜利了。

    这败家娘们儿,真不寻思自己老公身体能不能吃得消啊,昨天晚上就已经够吃不消的了,今天又做这么多惩罚,这是要治他于死地呀,果然最毒妇人心哪,没想到萌萌居然是这种人,哎呀,真的是看错她了。

    “宝宝咱们别这样了行不行?我昨天晚上本身就要求不好,你还让我做那么多,我肯定不行了呀,你再让我做这些惩罚。

    你这是要整死我一下,你要有把握咱们再接,没把握你可别说这件事情啊,受不了啊,我本身我就身子虚,再加上最近让你折腾个遍更加难受了,是不是?你注意点哈,千万别不入歧途啊。”

    周萌瞪了一眼老三:“婆婆妈妈的,你还是不是个爷们了,就昨天那点事情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你能的会成长起来呀,你真是让我愁坏了,赶紧的快点的都准备好了,然后我准备说了,我就告诉你这件事情,我周萌没完我必须要赢。”

    此时老三有一种想说出说不出来的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他总感觉这个世界仿佛已经不开心了,让他的心情顿时跌入了谷底。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周萌嘛,那语文那三个作文都能写出几个字来,你撤什么那个低调的,你跟别人比也就算了,你居然还跟嫂子和老二的女朋友比,这不扯淡呢吗?

    吴文拍了拍老三的肩膀,是以他加油这个任务可非你莫属了,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面子,癞蛤蟆趴脚面不咬人,他膈应人呢。

    “二哥呀,一会儿你不行你认输吧,你认输的话老弟安排你们吃饭,怎么样?晚上再让你们吃顿小烧烤,保证让你们明明白白的酒管够,只要不让我做呀,我的身体虚的不行不行的了,如果坐下去我半条命都会没的呀。”

    吴文笑呵呵的看着老三,如果要是他或许整条命就没了,在场上的所有人,除了杨清一个人能做出那些惩罚以外,恐怕就没有人了,杨青更是转过头,他可不想当着自己女朋友的面出丑啊。

    俗话说的好兄弟到头来还是可以两肋插刀的,现在正好到了关键的时刻,奥利给,上吧。

    “老三那,不是二哥不想帮你呀,实在是二哥帮不了你呀,你看看是这个任务是你的女朋友周萌提出来的对吧,你的女朋友提出来那他不完成谁完成啊?谁

    让我什么时候呢,我们肯定会完成这次你就要给的任务啊,但是要没完成的话那可不怪我们了,这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哟。”

    “所以说你是她的男朋友,你要把这整体的世界任务都藏在你的身上对不对?嘿嘿,好好接受审判吧,老弟啊。”

    老三眼泪吧喳的看着杨清,杨清转过头,不看老三的眼睛。

    周萌咳嗽了几声后准备该说了。

    司马相如到底是怎么追到周文军的?有不少人啊说他后来另觅新欢,卓文君用这一首白头吟挽回了司马相如的新冠,其实考证一下就可以发现这手势绝对不是当时的卓文君能够写出来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样的今天就来讲一讲成都司马家有一小男孩。

    从小啊读书练剑少年英才,父母看他生龙活虎给他取名泉子,唯一有一个问题就是口吃长大之后呢,他崇拜蔺相如就改名为司马相如自长卿,当时林琼有一副家大户卓王,孙卓氏有女,明文君新秀丽温婉,又通晓音律,只可惜呀,芳华之年却丧夫守寡。

    这一天卓王孙呢举办了宴会会议上也要司马相如弹琴助兴,他推辞不得,便抚琴奏乐,弹着弹着,他发现门缝处有一个少女身姿,隐隐绰绰,似乎在偷看自己开心一下,这肯定是那卓文君,

    之后去掉一遍做出的那首名扬千古的《凤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凤求凰。

    卓文君含情脉脉的听着琴音在见到抚琴人仪表堂堂更是心下欢喜一曲过后,司马相如退出,花钱讨好卓文君的丫鬟替她传话,被卓文君本就被秦音扰的慌乱情迷,这一下得知并非一厢情愿更是开心。

    他犹豫再三还是深夜逃出了家门,与那个抚琴人司马相如私奔,他们一路跑回成都,等到了才发现当真是家徒四壁,但此时他已全然不顾,只想着与司马共度余生,等他父亲知道之后大怒,并扬言一分钱也不会给他。

    就这么过了一段日子,两个人撑不下去,卓文君出主意回林琼,想着有兄弟能够帮忙不会太差,她们就变卖家产回灵丘,买了一个酒家,卖酒为生,卓文君亲力亲为,穿着下人才穿的短裤当街洗酒器。

    试问卓王孙这老脸往哪搁呢?终于熬不住了,于是给了他们一大笔嫁妆,夫妻俩呢通过坑爹暴富又回到了成都几年之后,她的《子虚赋》被汉武帝读到大为赞赏,从此平步青云。

    那多数人所知道的版本是后来司马相如变心,听卓文君,于是写了《白头吟》,甚至有版本还说写了《怨郎诗》和《诀别书》,我要说的是这些其实都是后人托名,首先你看这《怨郎诗》是怎么写的。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29233&#21435&#9733&#23567&#35828&#32593&#9733&#119&#87&#87&#46&#73&#81&#85&#120&#115&#46&#99&#79&#77

    这百无聊来一词是三百年后才有,怎么可能是卓文君所写,这本书呢也是同理而最早将《白头吟》和卓文君绑在一起的出自《西京杂记》,。

    这本书啊本身就是贺朝八卦书,且作者存疑,大概率是东晋的葛洪牵强附会太多,而且现在公认最早的文人五言诗呢是东汉班固的咏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