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曹州二中,萧然。

    鲁师附中,聂风。

    胜利一中,张雨晨。

    东莱一中,郑启民。

    实验中学,李万亮。

    琴岛二中,王志超。

    曹州二中,安若素。

    至此,齐鲁奥数代表队正式宣告成立。

    当刘亚老师再次宣布省队名单后,这时所有人才发现了一个恐怖的问题。

    那就是曹州市太恐怖了。

    曹州二中更是恐怖至极。

    历年来,在齐鲁省,一个地级市出现了两个省队成员,已经是非常稀缺的了。

    不过有时还会出现。

    就像今年的泉城,依然强盛依然,省队进了两个,不愧为奥赛强市。

    但即使是名校云集的泉城,也从没有出现过同一所学校出两个省队成员的历史。

    可,曹州二中却做到了。

    其中一个还是刷新各大记录的满分冠军。

    对于齐鲁省各大奥数王牌高中,在场的人自然是耳熟能详。

    像鲁师附中、实验中学、琴岛二中、胜利一中、历城中学等等老几所。

    可这其中并不包括曹州二中呀。

    对于曹州,即使连最强的曹州一中大家向来忽视,更遑论二中了。

    没办法,曹州市的往年成绩太差了。

    但谁会想到,今年,就是这个垫底的曹州,就是这个籍籍无名的曹州二中,黑马逆袭,光芒四射。

    一举创造了新的记录,永远都不会被打破的新记录。

    这怎么会不让所有人感到震惊!

    这到底是一所什么样的神奇学校,竟同时培养出了两位天子骄子。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这所学校充满了好奇。

    他们知道,今天过后,曹州二中要腾飞了。

    就因为曹州二中有一个萧然!

    就这样,表彰大会在省队成立的热烈掌声中结束。

    所有人都对接下来的cmo充满了期待。

    齐鲁省这一届的考生堪称黄金一代,尤其还有一个传奇中的传奇。

    那么,他们一个月后又会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啊!

    下午。

    各大高校的自主招生开始了。

    还在泉城酒店。

    当萧然拉着素素的手下来的时候,所有高校的招生负责人都围了上来。

    “萧然同学你好,我是齐鲁大学的招生老师,有兴趣留在家乡奋斗吗?”

    “大丈夫志在四方,萧然同学,我是魔都交通大学的,有兴趣来魔都见识一下现代都市吗?”

    “安若素同学,我是复旦大学……”

    “萧然同学,我是中科大……”

    “安若素同学,我是浙江大学……”

    “……”

    一瞬间,十几号老师把萧然和安若素围得水泄不通,七嘴八舌地开始宣传起自己的学校来。

    大家都想把萧然和安若素拉到自己学校来。

    这么优秀的学生错过就太可惜了。

    萧然看着眼前的景象面带微笑,不疾不徐,他一一向大家表示了感谢。

    但接着摆手一挥,朝不远处的赵安邦和姜保国招了招手。

    “赵老师好,姜老师好。”

    听到萧然的招呼声,赵安邦和姜保国相视一笑,同时面露喜色,急忙扒开人群走了过来。

    刚才当萧然一出现,他们便冲了上来。

    可怎奈腿脚不及他人,一下子就被眼前这些人挤了出来。

    本来他们还在有些烦闷,这帮人净来添乱。

    萧然怎么可能去他们的学校呢。

    要去也是北大或者清华啊。

    不过看到隔壁的老赵(老姜)也被挤在圈外,他们又相互放心了。

    【还好,幸亏他也没进去。】

    看到清华北大的招生老师被萧然招来了,看起来还蛮熟的样子,大家顿时便失了兴趣。

    他们已经知道结局了,所以很快便散了去。

    等下去毫无意义,还不如趁这会儿工夫多拉拢一些别的好苗子呢。

    赵安邦和姜保国看到周围的这些同僚这么识趣,相视一眼,都倍感满意。

    知难而退就好,同志们!

    接着,他们走上前来争先恐后地和萧然、安若素打了声招呼,齐齐向他们表示了祝贺。

    “萧然同学,安若素同学,走,来我们北大坐坐细聊。”

    “萧然同学,安若素同学,走,去我们清华坐坐详谈。”

    接着,两人同时发出了邀请。

    这次两人说完之后相视一眼,却没有笑。

    战意在两人眼中已然燃起。

    决战打响了啊。

    于是,两人接下来使出百般招数,都想让萧然先去他们那聊聊。

    他们知道,只要先去了他们那里,那便成功了一大半。

    因为他们有数不尽的招数打动对方,不愁对方不就范。

    看着眼前两位热情至极的老师,萧然心中觉得稳了。

    但为了更稳,他假装和素素悄悄商量了几句,接着便笑着说道:

    “这样吧,两位老师,昨天我是先和赵老师聊的,那今天我就和姜老师先聊吧。”

    萧然话一说完,姜保国自然开心极了。

    他兴高采烈地拉着萧然和安若素便走,临走前还“示威”式的瞧了一眼赵安邦。

    赵安邦心都凉了,看到隔壁的“挑衅”,更是气得够呛。

    但想起去年的惨败,他不想坐以待毙,立刻跑上前去拉住了萧然。

    “萧然同学,你可千万别冲动啊,协议不要随便签,要慎之又慎。

    相信我,清华能给你的,北大绝对能给你更多,你一定要来我这聊聊,我等你。”

    “嘿,怎么说话呢,老赵。”姜保国听了自然不太乐意。

    但赵安邦此时破釜沉舟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期待地看着萧然等待回复。

    看到目标着急了,萧然心中更喜,但表面还是云淡风清,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过,正是这一个点头给了赵安邦信心。

    他一直守在清华招生办公室的门口附近等待着萧然。

    等到萧然和安若素出来,看到他们身后姜保国悻悻的神色,赵安邦就知道他的话起作用了。

    萧然一定没签保送协议。

    于是,他赶紧迎了上去。

    姜保国本来正为没搞定萧然而苦恼,他不知道哪出了问题,明明牌都打的差不多了。

    这时看到赵安邦又来了,自然心中更急。

    于是,他立马换了一副表情,笑呵呵地和萧然安若素握了握手,显得很亲密的样子。

    “好的,两位同学,聊得很愉快,那我期待你们的答复,我会等到明天的。”

    “同时,我也想说一句,北大能给的,清华一定能给,而清华能给的,北大可不一定能给。”

    “千万别急着签协议呀,要三思熟虑,这么大事,提前问问家长和学校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