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郑一龙带给王启的感受非常明朗,爽朗利索,带着一种耿直的气质,一句话就让王启觉得此人并没有太深色心机。

    不要忘记,郑一龙可是强大的鬼皇强者,本该不怒自威,身上有强大的威压才对。

    此时看来,他并未刻意释放威压,也没有为了王启与王煊考虑去主动收敛气机,自然而然,不得厌恶,却得亲近。

    王启嘿嘿笑着,打岔道:“我观前辈座椅神奇,想来是具备磨炼法体的功效吧?”

    他很讲究字眼,没有说是“鬼躯”,以法体代替,足以证明王启对郑一龙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错。

    巧的是,郑一龙第一眼看到王启后更是惊诧的紧。

    一代鬼皇强者,眼看就要登峰的存在,居然不能让一个修为不高的人道小修者害怕,而且在侃侃而谈,从容淡定。

    须知,哪怕是郑一龙的弟弟见到他都不敢轻易的开口,生怕说错话。

    “你这小友胆子倒是大啊,可是不知道我是鬼修?”

    “前辈玩笑了,晚辈还是认得鬼修外袍的。”

    在修仙界,鬼修的特殊性十分多,鬼袍上代表着境界修为的名称便是其中之一。

    明晃晃不显阴暗的“皇”字多么的耀眼,王启怎么可能不知道郑一龙乃是鬼修?

    他能如此镇定,完全是因为洞府门上的三个大字。

    劫天教!

    王启很聪明,知道天底下没有人敢打着劫天教的幌子招摇,莫说一个小小的鬼皇,就是一个即将飞升的鬼王都不敢。

    是以,能够将劫天教三个大字刻画在洞府门匾上,说明他们就是劫天教修者。

    “那是我看起来很随和吗?”郑一龙很好奇,不断的追问。

    “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更多的则是劫天教的名声太大了,可不是谁都能代表与顶替的。”

    郑一龙点头,看王启时更加顺眼了许多,许多。

    “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一件事要问清楚,若是说了谎,我劫天教修者却也不全是心慈手软之辈。”郑一龙想吓吓王启,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此镇定与从容。

    不料,王启再次笑起来,看起来很腼腆,但是却很阳光,他漏出洁白的牙齿,笑嘻嘻道:“前辈是不是要问劫天教教主雕像的事情?”

    话音落下,就连躲在远处看热闹的郑家凡人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小子倒是聪慧,我就是要问你这件事,为什么以我教教主雕像为武器,如此侮辱我教教主雕像,你说说该怎么办?”郑一龙得意的笑道。

    殊不知,王启已经想到郑一龙会如此“难为”他,装的非常害怕,甚至指着王煊道:“都怪他,是他引来的心性残暴的鬼修,晚辈为了救他镇杀了那鬼修,而后发现了雕像,生怕落入紫霄门宵小手中,这才代为保管起来。

    哪知道,那些人以怨报德,得了我的丹药后想要回来劫杀我,被我反杀后化成鬼修,不得已之下晚辈只能依靠劫天教教主神像来对敌。

    不得不说,贵教教主的神像太厉害了,砸……不是,打的那鬼将强者都没脾气,晚辈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王启的吐沫星子乱飞,听得一众人都目瞪口呆的。

    最夸张的当属王煊,开始还以为王启要将责任推到他身上,他有些伤心。话说到一半,王煊便明白过来,原来大哥在变着花样的夸赞劫天教,赞扬劫天教教主!

    “前辈能成为劫天教分教第一人,想来也有着无法揣度的神功修为,如果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向晚辈了解,晚辈一定如实禀报!”

    郑一龙乐不可支,觉得王启很有趣,同时他早已经看得出王启并不像是心机很深的人道修者,反倒拥有难得的阳光与正直。

    这种性格是很多鬼修十分羡慕的。

    “好了好了,你这伶牙俐齿着实惊人,只要你保证不再用教主雕像砸人就好,相见是缘,我这里有两部秘法,一部人道秘法,一部鬼修秘法,你们两个收下吧。”

    话音落下,洞府深处内便走出一位绝色侍女,竟是凡俗生灵,姿态妖娆,一颦一笑都带着令人心醉的气质。

    王启细细探查,却发现此女身上有妖气!

    郑一龙的兄弟看到王启终于漏出吃惊的表情,得意的大笑,非常嘚瑟的道:“小子见识不足了吧?此女乃是妖族与人族的后代,拥有人族与妖族的共同血脉,堂堂劫天教分教,拥有几个姿色上乘的侍女很正常的。”

    侍女手中捧着两部秘法,非常厚,缓缓来到王启身边。

    王启也不客气,一把抓过来,看起来生怕郑一龙会后悔似的。

    两部秘法的颜色大不相同,一部为蓝色,一部则为紫色,一部上面写着“新成”,一部则写着“鬼谚”。

    通过名字王启也知道哪部属于人道秘法,他将鬼谚秘法递给王煊,这才想起来道谢。

    “多谢神教分教至高无上大神教主赐法。”说完,他还捅咕了一下王煊,要让王煊跟着来一遍。

    王煊傻傻的笑着,早已经被秘法吸引了全部的心神,察觉到王启捅咕他,连忙道谢:“多谢神教分教至高无上大……大……大什么来着?”

    洞府内顿时充满欢声笑语,郑一龙哈哈大笑,心情大好。

    “好了,你们兄弟二人走吧。”

    “就这么走了?”王启感到怀疑,就这么得了秘法走人?

    太不负责任了吧?

    世上真有这么大的便宜可以免费占?

    他惊诧的表情让郑一龙感到很无力,佯怒道:“怎么?非要弄出些狗屁倒灶的阴谋诡计你才安心啊?再说了,你有没有对付那种危机的能力?”

    王启讪笑,不再开口,但是觉得还是有些不踏实。

    “大哥!那两部秘法……行吗?”不知怎地,郑一龙的兄弟急眼,似乎十分舍不得送出去的两部秘法。

    这让王启顿时提起了精神。

    他猜测,这两部秘法难道是修仙界了不得的神功?

    如若不然那鬼修为什么如此焦急呢?

    “你在教我做事吗?”郑一龙的态度突兀的变化,释放出恐怖绝伦的威压,洞府内的温度几乎下降到零点,众人感到呼吸都变得无比的困难。

    “不敢。”郑一龙的兄弟也没料到大哥会发这么大脾气,难道其中另有隐秘不成?

    除却郑一龙之外,洞府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新成秘法正是当年王启送给大衍宗天骄的嫁妆,震惊了大衍宗宗主陆城。

    而鬼谚秘法的来历却是郑一龙的父亲郑景伟,通过新成秘法感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