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郑一龙是郑景伟的亲儿子,意外身死,踏上鬼修一途,资质超凡,进步神速。

    劫天教自然鼎力培养,等他修为有成后,派到北冰道场驻守一方。

    两百年来,北冰道场也发生过很多大事,但是都容不得郑一龙出手镇压。

    无他,有些事情劫天教修者就在北冰道场,随手平息,不需要他动手。

    有些事情则超过了郑一龙的能力,比如紫霄门这次覆灭,他完全不可能是柳元宗的对手。

    本以为教内会有大修者出现,没想到迟迟不见人来,这让郑一龙感到更加的无聊与寂寞。

    殊不知,因为邱慧策的一番测算,支守彻底放弃了保护王启的念头,更是严令教内大修者一律不准踏足北冰道场,干预王启的一切。

    当柳元宗带着无尽怨气想要去中神州作怪时,仇恨早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劫天教大修者宅心仁厚,洞悉前因后果之后没有下死手,留了他一命。

    没想到这家伙就这么点背,非要吸收炼化王煊的鬼气,又一次碰上王启,被王启镇杀。

    紫霄门侥幸存活下来的小修者更是命中难逃这一劫,贪欲让他们的心性扭曲,企图劫杀王启,而被王启反杀,甚至化作强大的鬼修都不能活命。

    此时此刻,劫天教大修者完全不知道王启的行踪,更是不了解他的遭遇,要不然早就急眼。

    说什么不能干预,要是支守知道此事,吃不准第一个杀过来保护王启。

    他们谨慎,考虑充足,但是前提是认为王启布置深远,绝对的安全。

    从潜意识中,他们就觉得两百年前无敌于世间的王启,如此重大的布置,早就天衣无缝,不可能任由与其相关的天才出现意外。

    殊不知,王启闭关前参悟的可是无法追溯历史的神异秘法,让他尘封了所有记忆,活出第二世。

    其中确实有些布置,那也是到万不得已才会显露的后手,远不是现在的王启能够随便触发的。

    就比如他的身体总是在欺骗所有人,明明强悍到无法受到任何创伤,却可以制造出恐怖的伤势,骨头与血肉都可以洒落,怎么能让王启不谨慎与小心?

    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这一点“前世”的王启早有预料。

    他对自己有着十足的信心,可以踏过去,再一次登顶,触及超凡后实现最终目标,

    那便是回家!

    此时此刻,有一名鬼鬼祟祟的鬼修悄然跟上了王启,期间不断探查他的实力,生怕打不过王启似的。

    鬼修正是郑一龙洞府内的小修者,被委以重任,要将王启带回去。

    王启带着王煊继续向北,还是未找到可以栖身之地,北冰道场太过荒凉了,王启觉得相比之下都不如西荒。

    就是如此荒凉的地方却让他遭遇了不少劫难,隔三差五就能遭遇强敌,王启更加坚信自己与劫天教有莫大的联系。

    终于,鬼修像是下了决心,快速临近,且距离王启五十丈时就已经被王启发现了。

    他转过头,冷冷的注视着这鬼修。

    鬼修身材很矮小,眼珠子乱转,一看就是个精明之辈。

    他的外袍上有一个精悍小巧的“战”字,显示着他的修为境界。

    “这位道友,我家主人希望你能跟我回去,他有事情需要向你了解,身边这位同道中人可以一起前往。”鬼修抱拳,说话时虽然阴冷,但是语气极为尊重王启。

    王启谨慎的打量他,并未第一时间回应。

    见王启十分慎重,他再次道:“道友大可放心,我家主人是劫天教修者,就算是我也算半个劫天教教徒,这次诚意相邀,绝对不是图谋道友什么,更不会伤害道友分毫,如若不然,也不会派我这个小喽喽来请道友了。”

    王煊悄然出现在此鬼修身后,吓的鬼修赶忙转身,作势几乎要跑。

    王启挥手,没有让王煊出手。

    须知,王煊得了大修者传道,修为精进不少,此时虽然还在厉鬼期,但是对付一个看起来胆子很小的战鬼,应该不会吃太大的亏。

    况且还有王启这个大哥不是?

    “距离这里多远?”王启开口问到。

    “数十里路罢了,我观道友脚程惊人,且已经可以驾云了吧,快去快回的话,半个时辰绰绰有余。”这鬼修此时可是很害怕,生怕王启不愿意跟他回去。

    临行前,郑一龙的弟弟可是交代过,如果王启不愿意跟他回来,有必要出手震慑他。

    在那位大人眼里,一个小小的精炼期修者能有多强?

    出自郑家的鬼修,有隶属与劫天教,身上的鬼修秘法无数,还不能震慑这小子?

    可是自这鬼修踏入道途之后,就没与任何修者动过手,一身道法都无从验证,气势上自然强不过王启。

    好在王启并没有为难他,看得出他的不堪,同时也觉得既然麻烦找上来,一再躲避是不可行的。

    所以他点头,表示可以同行。

    这让鬼修如释重负,脸上顿时欢喜起来。

    “道友请!”

    王启又恢复沉默,打算在路上仔细认真的探查,绝对不可能再落入什么圈套中。

    那个超凡村落的事情对他打击不小,耿耿于怀,知人知面不知心,人都不如鬼可信。

    诚然,面前这个鬼也不能全信。

    就这样,半个时辰之后,王启与王煊被带到了“劫天教”洞府门外。

    仅仅是那三个大字都显得有些耀眼,并且有让人信服的气机在荡漾,王启心中不由轻松了几分。

    他们迈过洞府大门,进入主殿。

    主殿占地太过巨大了,琳琅满目,无不是超凡器物,装饰品都在释放令人心神宁静的气机。

    这哪里是鬼修驻地?

    仙家洞府也不过如此吧?

    王启感叹着,见到了郑一龙。

    此时郑一龙身下又出现一把雷击木打造的椅子,并且在迸射丝丝缕缕的电芒,噼里啪啦。

    郑一龙任由这些电芒淬炼鬼躯,丝毫没有出现不适的表情,而且看起来好像还很享受。

    “按摩椅?”王启脱口而出,非常的惊诧。

    鬼修都这么懂得享受的吗?

    “小友你说什么?”郑一龙没想到王启见到他丝毫不慌,甚至好像还在评价他屁股下的座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