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北宋之无双国士 > 第二十章我也不同意!

第二十章我也不同意!

    苏辙的眼神逐渐变得迷茫起来。

    “是啊,又有何干呢……季默说,独裁之害在于,妄想以一人之才智,治天下九州之地,理万万人之事,天下之大,千万人一起来治理尚且困难万分,何况以一人之才智,是以独裁乃最为愚蠢之举。”

    吕惠卿诧异道:“可咱们三省六部之体制,不正是靠读书人来一起治理么,皇帝统御四方,自然要有手足眼线,三省六部之制度,不正是发挥众人之力么?”

    苏辙点点头:“我与他讨论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季默当时笑了笑才道,皇帝可以不太管事,但一旦皇帝有足够的意愿,三省六部也只能是沦为皇帝一人的工具而已,所谓制衡,对于皇权来说不过是笑话。”

    吕惠卿闻言沉默了下来,一会之后才道:“遍观史册,似乎越是接近当今,越是符合季默之言,季默之智慧敏锐,的确是顶尖的,那季默的解决方案?”

    苏辙叹息道:“便是这政治协商会议类似之机构,所谓集思广益,收集天下才识之士之良策,归纳总结,民主集中,最后形成国策,交由三省六部监督执行。

    至于皇帝之角色,在季默看来,非常不是天下之福,还认为是天下之害。

    季默认为,要使天下长治久安,便得代代有英明才智之人统御天下,非如此,朝代更迭虽然还是隔一段时间还会发生,而且大部分时间还是混乱之状况。”

    吕惠卿有点糊涂了:“季默说不要皇帝,为什么还要有一个人来统御天下?”

    苏辙哈哈一笑:“到了这里季默又怪了,他说,不要皇帝,但得有元首。

    所谓蛇无首不行,但只要保证这个脑袋是睿智的,便不能用继承制度来统治天下,得用择优制度。”

    吕惠卿不解道:“每一代的帝皇,条件允许之下,都会用最好的教育,这不是很好么?”

    说到这里,苏辙神色其实也有些变化了,他说道:“其实,季默的话离经叛道,但这一块上面,我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

    继承制制度自然有它的缺陷所在。

    首先,嫡长子继承制度,我们并不能保证嫡长子的心智才能都是最好的;

    其次,我们甚至都不能保证这个继承人是个正常人。

    其实大部分时候,大约就是逮到好的就算是好的,逮到不好的也只能将就,可朝政往往就是这么被败坏掉了的。

    按照季默的说法,不用继承制度,而用择优制度,则是可以推选出最为优秀的元首。

    最优秀之元首,是最优秀之读书人,经历过州郡之历练,一步一步走上来,受万众之希望以治理万万民。”

    吕惠卿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不就是宰相出州郡么,咱们的宰执不就是最优秀、最会做事的读书人么?”

    苏辙看着吕惠卿,没有半点的笑意:“季默的意思是,世间再无皇帝,也不再有皇室,国家最高之元首,便是这五年一换之元首,这元首最多只能做两届,也就是十年的时间。”

    吕惠卿悚然而惊:“没有皇帝!这世上怎么能够没有皇帝,自从秦始皇开始,中国一代有一代的皇帝,没有一天是没有皇帝的,我们大夏怎么可以没有皇帝!”

    苏辙认真道:“所以,季默不封父母,不封兄弟,不封皇子,也不承认所谓皇室,他大约是只想当元首,大约国家定鼎之后,季默就会着手这个事情了。

    而现在的政治协商会议,就是季默试验的关键,探索出来一个没有皇帝的制度来。”

    吕惠卿震惊地看着苏辙,嘴巴张合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

    苏辙苦笑道:“很不可思议对不对,我刚刚听到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就是季默啊……”

    一句【这就是季默】让吕惠卿不由得心情平复了下来。

    是啊,这就是季默啊。

    他总是在干不可思议之事,不是吗?

    孩童的时候,就已经是开一派之词宗,稍微大了一些,已经是天下首富,在之后便是最年轻的状元,再之后,一步一步成为大宋最年轻的宰执,在之后,便假死成为大夏的皇帝……这样的经历,换了谁来都不敢相信啊。

    但这就是季默啊。

    “换了别人,我是绝不敢相信的,因为无数人想要成为皇帝,想要皇帝的滔天权力。

    但季默如果说他不想做皇帝,我是相信的,因为……”

    吕惠卿咀嚼了一下自己的话语:“……因为季默是真正的无私,你看他少年时候喜欢华服美食,但现在却已经返璞归真,他看似闲适,但却心怀天下,他看似权力无边,但却将朝政尽数托付给我们这般同年,我看不到他对权力渴望与眷恋。”

    苏辙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让我支持季默,让我支持商人参政?”

    吕惠卿摇摇头:“不,这个事情我不同意,季默曾经是商人,但他终究是个读书人,他的心中只有兼济天下,而不是商人的锱铢必较。

    商人对于经济发展有益,但必须让商人处于读书人的掌控之下,因为他们是一群没有良知、贪婪、自私的家伙,如果让他们掌控朝政,他们不会顾忌天下,他们只会盲目的、如同饕餮一般、到处掠夺百姓的财富!

    如果是这样的话,天下危矣,现如今这大夏,欣欣向荣,只待时机合适,挥师南下,将最后的失土收回,便可以恢复汉唐之风,魏巍华夏、中央王朝将会重新建立,在这等伟大民族复兴的时刻,怎么可以将权柄交予商人这些人手上!”

    吕惠卿斩钉截铁说道。

    苏辙脸上露出笑容,大力地点点头:“我们一定要阻止季默,不能让他将这大好的形势葬送在那帮商人的手里!”

    吕惠卿点点头:“不过……”

    他眼神犀利地看着苏辙:“……子由,我们若是阻止季默,有可能会与季默反目成仇……”

    苏辙摇摇头,过了一会说道:“唐太宗有魏征,宋仁宗有包拯,大夏皇帝欧阳辩也该有一个敢劝谏的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