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钟庆祥看着电视里的新闻,紧紧的攥着拳头,头上隐隐可见青筋暴起,他已经在愤怒的边缘,无耻的联合国!

    林星沉默的站在一旁,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颤抖的手说明了他的愤怒。

    钟庆祥攥紧的拳头又无力的放开,弱小真的是要挨打,还是这样肆无忌惮的挨打。

    联合国因为国大使馆对于难民的收容开始发难,东非的国企业被炮弹炸毁,十名国公民丧命,还有二十多人受伤,其中五人重伤,生死未知!

    这是耻辱!不能容忍的耻辱!

    钟庆祥深吸了一口气,踉跄的站了起来,林星过来扶了他一把,说道“钟爷,咱们不能冲动,会好的,国防等事咱们不能掺和,只能在外交和消息上助他们一臂之力,咱们要稳住,只能蛰伏。”

    “这么多年,我们努力了,未来多少年,还是要这样吗?”钟庆祥对着电视咆哮道。

    “钟爷,少爷来了。”门口的钟启民小声说道。

    “让他进来。”钟庆祥沉声道。

    钟如一一进屋就感觉出气氛不太对,钟庆祥虽然偶尔冲动,但是性子里有谨慎的一面,不然也活不到今天,可是现在,这愤怒和暴躁太明显了,他这种人怎么会有这种表现。

    “钟爷,您找我?”钟如一小声的说道,现在可不是硬碰硬的时候。

    “你看新闻了吗?”钟庆祥问道。

    “没有,最近有点忙。”钟如一家里没有电视,所有的信息都是报纸和钟启明收集好的给他看,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你忙?!你忙什么!天天想发财想疯了吗?缺你钱了吗?正事儿办了多少?!天天不务正业,跟那群狐朋狗友四处钻营,你以后想要干什么!发国难财吗!”钟庆祥一听钟如一这么大的事儿都不知道,心里的怒气值爆表了,钟如一被喷的莫名其妙。

    钟如一看到钟庆祥这么歇斯底里的怒吼没有生气,他的表现确实是不太好,而且钟庆祥表情里的绝望和无助让钟如一纳闷,钟庆祥这是受了什么委屈啊!

    “钟爷,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您说,发这么大对身体不好。”钟如一好脾气的说道。

    钟庆祥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甩到钟如一怀里,定睛看着他,眼里有些失望。

    “钟爷,这件事咱们除了看着还能怎么样?你这么多年不都是忍辱负重过来了吗?前年联合国还给国的三项科技专利据为己有,你不是也只能看着吗?这事儿是国家层面的事情,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钟如一说的不算错,可是面对这样的侮辱他居然能这么淡定,钟庆祥不淡定了。

    “你说什么?!跟咱们没关系,这是国耻!你到底有没有心,民族大义你不懂吗?一点爱国之心都没有吗?”钟庆祥比刚才更愤怒了,钟如一一点都不爱国,这让他无法接受。

    “爱国又怎么样?我又不能扛着原子弹打到联合国!除了看看热闹,你不也是吗?做好自己的事儿就行了。”钟如一说的有点敷衍。

    钟如一性格有着致命的缺陷,他很少对生命敬畏,死的那些人他又不认识,坐地上给那些死去的人拍大腿嚎一场吗?有病啊!

    钟庆祥懵了!王老师和齐老四都不对钟如一进行一点爱国教育吗?

    这可是冤枉了他俩了,从小齐老四也是满嘴的忠君爱国,他可是当过兵的,对着幼小的齐自强灌输过不少部队的生活,也逼着齐自强一起喊口号,没什么文化的齐老四还告诉齐自强少年强则国强,让他努力学习,报效祖国,王老师更不用说了,当老师的这点事儿还是懂的,可是齐自强骨子里的冷漠也不是一天两天才能掰过来的,他现在认知里的好多东西都是齐老四和王老师填鸭式教育成果,可是让他真真正正像钟庆祥这样,他还是做不到,他爱人的能力有限,有点良心已经不错了,这些也是自从悟进玄门知道因果,才规束自己内心的阴暗,不然这家伙不说成为卖国贼吧,杀人放火什么事儿他都能干出来,没有齐老四和王老师的关爱,现在的钟如一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目前看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至少对于家人和朋友他有感恩和思念,这些都是约束他的枷锁,让他没有往作死的路上狂奔的枷锁。

    “钟爷,道理,谁都懂,可是事儿不是这么做的,理智点不好吗?”钟如一轻声说道。

    钟庆祥没办法冷静,他才发现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忘了培养钟如一的爱国情怀,爱国不是生下来就该有的吗?

    “如果,死的是你的亲人,你还能这么淡定吗?”钟庆祥努力平静自己。

    “我家人哪有机会出国?”钟如一说的无比轻松,幸福村的男女老少出安宁城的都少,出什么国。

    “联合国打到国内呢?”钟庆祥略为残酷的说道。

    钟如一愣了愣,心想自己还真没想过战争这个事儿,太遥远了,他以为这世上也就打架斗殴才算残酷,说实话虽然钟如一杀过人,可是那回也是为了救人,他身边真的没发生过什么恶性~事件,孙骁骁他爸算是在幸福村见过最可恶的人了,会有战争吗?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想过你也有会有鞭长莫及的一天吗?你不是没读过书,你知道战争的残酷吗?有一天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亲人被屠杀,你会怎么样?”钟庆祥语气里都是邪恶,还掺杂着蛊惑。

    “你说你要我做什么就可以了,说这些干什么?”钟如一胆怯了,像是不敢回家那样的怯懦,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心里不愿做的事儿,我不缺人做,你要是想要离开,我会和五老太爷说明白的,别有事没事跑去放炸弹。”钟庆祥心里有些无奈,也有点气愤,所以拿炸弹的事儿吓唬吓唬他,但是钟庆祥真的是看好钟如一,十多岁,这份能力和胆色,遇到危机时的果敢,太适合这个角色了。

    “有那么容易?”钟如一心里一突,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居然被钟庆祥发现了,他现在还不能走,国那边怎么办?没有钟庆祥这条路会更难,更远,钟庆祥也真是的,他又没说不爱国,理智爱国不懂吗?

    “容不容易都是我的事了。”钟庆祥叹了口气,他在想让钟如一妥协,两个人心里暗暗的较劲,都在等着对方让一步。

    钟如一有些光棍儿的想,不跟着你就不跟着你,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回去就打包,另寻山头,不过理智给他拉回现实,哪有那么多好的山头?先别说话吧。

    钟庆祥也不说话,刚才也是稍微试探一下钟如一,没想到钟如一心里还是想着离开。

    钟如一有点冤,不是你问的吗?

    钟庆祥摆了摆手,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这一天没什么好事儿。

    “对了,虽然我可能要走了,但是该跟你说的还是得跟你说,荣佳琪跟我说了一嘴,荣世昌走私的是车,从国来的,你品品吧。联合国给的生意从国来,还是走私。”钟如一说完就走了。

    钟庆祥心说我没让你走呢还!?荣世昌是国的线?钟庆祥看着钟如一潇洒的转身没想这些信息的事儿,就是觉得钟如一怎么这么不待见钟庆祥儿子这个身份?

    林星没去拦着钟如一,他想父子两个,怎么也不能真的拍拍屁股不认爹不是!所以他想以后就是钟如一真要走,林星也会想办法把他拉回来,钟庆祥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些急了,在没有钟如一确切软肋的时候说这个会让钟如一毫无顾虑的离开,这孩子的本事他见识过的,搞不好,他一权衡,还是离开这里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或者拿到想要的东西他真就潇潇洒洒的背包离开了。钟庆祥刚才还是略微~冲动了。

    “星子,你说阿一他想要什么?”钟庆祥摸不透钟如一,而且完全没有切入点。

    “阿一这孩子难得的地方就是不怕吃亏,我听敏知说过,船上的古董都是看他面子都拿回来的,他在乎外物,只在乎自己想要的东西,先要知道他想要什么,爱国这里只要教导好了,很容易,他也没说不爱国,只是他很冷静,你缺少的冷静,面对任何事我看他都很平静,钟爷,最不能心软的就是你,作为您的儿子,有些事他必须承担,而不是因为是您的儿子就可以选择不去承担。”林星客观的说道。

    “我是真舍不得!”钟庆祥说道后边有些咬牙切齿,命都换了,还不愿意给我当儿子!

    林星不知道前因后果,自以为已经了解了全部,跟着钟庆祥叹了口气。

    “钟爷,这事不能急,这孩子心狠,不见得是坏事,在外边心不狠,立不住,心不坚定,以后会更难办,真是没有更好的人选了,武如意不是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林星心里有点伤感,如意那孩子自杀的时候他就在旁边。

    那是钟庆祥看好的接班人,没顶住压力,或者说,忍受不了杀戮,自杀了,他们要的人,太难了,钟庆祥时常都感觉到力不从心,可见这个位置难坐。

    “我是他老子,我让他走他才能走,不让他走了,他就得留下!”钟庆祥过了这么一阵心情平复了不少,又被钟如一潇洒的转身刺激到了。

    林星被钟庆祥神经质的一句话吓一跳,心想钟爷啊,你快点和亲儿子联络感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