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我有无数神医技 > 第312章血债血偿,两条路我都不选加更22

第312章血债血偿,两条路我都不选加更22

    “要我说,李家的这对父子就是贱骨头,非得打一顿才老实。”洪屠户的大儿子,洪青宝同样一脸轻蔑。

    “青宝,既然他们父子这么胆小怕事,咱们不如出点钱,干脆把他们的房子给买下来得了。到时候,我们建的别墅也就可以更气派。与这种胆小懦弱的人做邻居,凭白降低了我们的身份。”

    洪青宝旁边的女子三十多岁,相当丰腴。

    特别是小肚腩,大得像个孕妇。

    这个女人一看就是那种心肠恶毒,唯利是图的女人。

    怪不得成了洪青宝的媳妇。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妻子基本上也差不多。

    洪青宝从小就贼得很,连亲舅的钱都敢骗。现在长大了,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人,一个个坏得脚底流脓,而且全都扎了堆。

    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哈哈,还是我媳妇有远见。这个主意好啊。李铁柱父子如果把房子卖了,连行头都不用换,直接到城里的大街上,只要拿个破碗往前面一放,那可就是现成的营生。”

    洪青宝大笑着夸赞老婆有远见,顺带着把李权父子又给羞辱了一顿。

    他无非就是嘲笑李权父子穿得破旧,跟乞丐没什么区别。

    洪屠户决定再加一把劲,把李权父子俩彻底给吓破胆。

    猛地一个跨步,走到李权前面。

    “小兔崽子,今天你李家要是敢不答应,我现在就弄死你全家。”说着,洪屠户扬起钵大的拳头,就要一拳把李权打倒在地。

    李权一直在摄着像呢。

    他采用的是钓鱼式报仇方式。

    故意引导着洪屠户说出这些对李权非常有利的话。

    洪屠户一拳朝着他的面门打过来。

    李权不闪不壁。

    从容不迫的把手机揣回裤兜里,一改刚才的胆小懦弱作派。而是闪电般出手。

    右手扣住洪屠户的手腕,左手凝掌如刀,对着洪屠户的臂弯狠狠斩落。

    喀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

    别担心,就只是把洪屠户的手臂关节处给斩断而已。

    “啊……”

    洪屠户哪能想到,绵羊眨眼间变成了猛虎,一个照面他就吃了天大的亏。

    右臂的关节直接被李权斩断,外表看不出伤,但是整条右臂剧痛无比,已经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

    “这一记掌刀,是替我爹前胸那一拳还的。”

    李权此时此刻,哪还有一丝一毫的畏惧?眼神冰冷,脸色狠厉,如同阎罗殿走出来的死神。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足够让凶恶的洪屠户心胆俱寒了。

    砰!

    一记掌刀斩断洪屠户的右臂后,李权抬脚狠狠踢在洪屠户的膝盖位置。

    喀嚓!

    这次不是骨头断裂,而是骨头碎裂。

    “嗷……”

    洪屠户的左腿当场变形,诡异的四十五度角弯曲。

    “这一脚是替我爹左腿上挨的那一脚还的。”

    李权的声音冰寒如天上的神仙,不食人间烟火,断情绝欲,冷漠无情。

    洪屠户这一生沾满血腥,杀掉的猪还不知道有多少条。

    这次栽在李权手里,也算是天道好循环,报应丝毫不爽。

    “你,你断我一臂一腿,难道还嫌不够?”洪屠户吓得魂飞魄散。此刻,如果能够给他一次后悔的机会,他一定会选择宁死不踏入李权家的院子。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当然不够!”

    李权的狠辣让在场的每一个人胆寒。刚才还在嘲笑李权是只老鼠的洪青宝等人,一个个怒吼着冲了过来。

    “畜生,放开我爹!”

    “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老婆,快去叫人,叫我们洪家的所有人都来帮忙。”

    洪青宝与洪青风两人看到自家父亲去教训李权,结果一个照面,反被李权打成了重伤。

    他们尽皆红了眼睛,像发狂的公牛,誓要弄死李权,为父亲报仇血恨。

    李权压根没有理会正在快速冲过来的洪青宝、洪青风兄弟俩。只见他又是一脚,踢在洪屠户的左腿膝盖处。

    砰!

    喀嚓!

    “嗷——”

    洪屠户本来已经倒在地上,此刻左腿也被李权踢断,痛得他猛地扬起一点身体,伸长脖子。发出变了调的惨叫声。

    然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这一脚是为我爹脸上那一拳报仇。”

    李权冷冷的说道。

    他行事一向恩怨分明。洪屠户打了李铁柱两拳一脚,李权自然要加倍的还回去。

    洪青宝压根还没意识到李权有多厉害,他认为李权是靠着偷然袭击,才把自己父亲给打败了。

    论打架的本事,洪青宝绝对不差。

    首先,他的身高与体型都继承了洪屠户的高大威猛。

    其次,洪青宝从小就特别调皮,经常与村里的其它小孩打架。后来读书了,在学校也是经常打架。

    可以说,他与弟弟洪青风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类型。

    洪青风很少打架,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与李权一起考进了县城的一中,然后又双双考到了魔都的大学。

    洪青宝弯腰就摸了一根足有成人手臂粗的木棍,二话不说,照着李权的后脑勺把棍子轮圆了,狠狠打下去。

    这一棍要是打中了,李权当场就得趴地上歇菜。

    一般来说,村里人就算打架,也都有分寸,不会使用棍棒、锄头之类的武器。

    因为使用武器,很容易闹出人命。

    除非有生死大仇,才会拿武器攻击对方。

    李权练习五禽戏以后,得了那股神秘力量润养身体,他不但力量大增,就连听力也是跟着增加了许多。

    听得脑后传来呼呼风声,他立刻猜到可能是敌人正在从背后袭击他。

    “狗娃儿,小心后面。”

    李铁柱急得大喊,顾不上腿伤,本能的冲向儿子,想要替儿子挡下这致命的一棍。

    结果,李权的脑后像是长了眼睛似的,脚下向旁边一滑,猛地转身,然后对着偷袭的洪青宝咧嘴一笑。

    “啊……”

    洪青宝吓得脸都绿了。

    因为他这一棍抡下去使足了力气,又快又猛。

    李权没躲开时,打的就是李权的脑袋。

    现在李权直接向旁边滑出去半米多远,洪青宝打下去的棍子肯定要落空。

    本来,落空也没什么。

    可是李权刚才站的位置后方,洪屠户昏迷躺在那儿呀。

    洪青宝这一棍子要是收不住势,不就落在他老子身上吗?

    砰!

    “喀嚓!”

    洪青宝尽管已经用全力收手,棍子仍然无情的打到了他老子洪屠户身上。

    “唔……”

    洪屠户即便昏迷中,被打了这么重的一棍子,仍然发出闷哼。

    身体也是抽搐了一下。

    可以肯定,这一棍打得他肯定很痛。

    李权甚至隐隐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洪青宝这一棍,至少打断了他老子一根肋骨。

    “呵呵,棍法练得不错,把你爹的肋骨都给打断了。再来。”

    李权冷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刚才精彩至极的一幕,已经被他拍下来了。

    “王八蛋,老子要弄死你。”

    洪青宝又惊又怒,又愧疚。这一棍子打下去,敌人没打到,反倒把自己父亲的肋骨都给打断了。

    世上怕是再也找不出比这更让人恼恨的事情。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李权一直在采取钓鱼式灭敌法。

    想要把敌人打伤,又不承担法律责任,最好的办法就是激怒对方。然后狠狠反击。

    以李权的强大实力,对付洪家三父子,根本就是耍猴玩。

    只要他愿意,洪家三父子早就躺在地上歇凉了。

    这次,不等洪青宝的棍子打下来,李权就出手了。

    一步向前跨出,两米多远的距离就跟玩似的。轻松自如的跨越。

    这也是他对体内神秘力量,摸索出来的实战运用。

    调动它们运行到双腿的涌泉穴,就可让李权奔跑时,脚底像是安着弹簧。

    砰!

    喀嚓!

    李权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出,正中洪青宝的左膝盖。

    这下好了,洪青宝可以跟他老子洪屠户做伴,一起当残疾人。

    “唔……你个王八蛋……”洪青宝的额头太阳穴,青筋绽起。他整个人的面皮都已经胀红。这是给痛的。

    手中的棍子,再也没办法打人。

    而是用来当拐杖,保持身体平衡。

    左腿被李权一脚踢断,洪青宝痛得身体直哆嗦。

    到得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李权的实力非常强大。比他想的要厉害得多。

    “弟,别过来,赶紧去叫人。这个王八蛋故意藏拙,他的武功非常厉害。”洪青宝见得弟弟洪青风也冲了过来,吓得他连忙大叫着提醒。

    洪青风是个绝对的狠人。

    听得哥哥提醒,再加上刚才亲眼见识到了李权的厉害,他吓得转身就逃。

    根本没有管哥哥与父亲的死活。

    只顾着自己逃命。

    刚才还在嘲笑李权的那个妖娆女子,吓得只差没当场瘫在地上。

    李权抬眼朝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冰冷无情的眼神一扫。

    “啊……你别过来,别过来……”那个妖娆女子惊恐的尖叫着向后方逃跑。

    同时,她一边逃,身下还有着尿液滴落。

    李权刚才动手打洪屠户与洪青宝的狠辣手段,实在太过恐怖。以至于李权一个眼神,直接把这个女人吓得小便失禁。

    当场就尿了裤子。

    “放心,我一般不打女人。除非你们自找不痛快。”李权轻蔑的扫了一眼洪家的两个媳妇。

    他并没有上前对这两个女人动手。

    甚至就连逃出院子的洪青风,他也没有追击。

    该报的仇已经报了。

    下面要做的就是准备迎接真正的挑战。

    他今天把洪家的人给打残了,洪家能善罢甘休吗?

    肯定不能。

    捅了洪家这个马蜂窝,接下来就要做好灭一窝马蜂的准备。

    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一儆百。

    “狗娃子,你死定了。我洪家乃是村里的第一大宗族,你把我和我爹打成重伤,宗族一定会出面替我们讨回公道。”

    洪青宝已经慢慢蹲下身,伸直腿,躺在地上。

    为什么不是坐着?

    如果能坐的话,他又怎会愿意躺在地上歇凉呢?左腿膝盖被李权一脚踢断,坐着的话,相当于自己折磨自己。

    左膝盖处的拉伸疼痛,足以让他当场痛到昏迷。

    “洪家?”

    李权的嘴角露出不屑。少年的轻狂在他脸上浮现。

    “如果洪家今天还以为凭借人多势众,凭借你们那些所谓的权势,就能肆意欺负我李家。那我就敢叫丁香组的日月换新天。”

    洪家在丁香村称霸这么多年,也是时候终结了。

    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带头来做。

    洪家宗族势力庞大,无人敢惹,在村中行事也是越来越嚣张。很多时候就是明目张胆的践踏法律。

    偏偏人家在村里有着非常大的势力,只要没有闹出严重的刑事案件。

    普通的打架斗殴,即便你报警也没用。

    因为警察来了以后,肯定会调查事情经过再做出公正的判决。警察询问现场情况时,洪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敢说洪家的坏话?谁敢把现场的真实情况说出来?

    除了受害者,没有任何人敢说出真相。

    只是受害者一人发出的声音,往往很难被取信。这也就造成警察调查真相时,被蒙敝。

    然后很可能受害者反倒要挨处罚。

    就算警察不处罚受害人,事后洪家的报复,也足够让受害人吃尽苦头了。

    这也是洪家多年来,一直能够在村中称王称霸,偏偏还平安无事的原因。

    “就是那小子把我爹给打伤了。大伯,您可一定要为我爹报仇哇。”洪青风带着援兵再次闯进了李权家的院子内。

    这次,洪家来了许多人。

    黑压压的一大片,把李权院子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

    “敢打我们洪家人,弄死他!”

    “弄死他!”

    外面的洪家之人,群情激愤。

    此刻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天色渐渐昏暗。

    黑夜即将降临,无形中也助长了这些人的嚣张气焰。

    “不能弄出人命。”

    洪家的话事人是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微胖、中等身高,脸上带着不怒自威的上位者威严。

    别看此人其貌不扬,但是洪家所有人都愿意听他的。

    这人也就是洪青风口中的大伯,名叫洪七宫,头脑冷静,智慧过人。

    丁香村,谁家的房子最气派?

    就是洪七宫家的房子最大,装修最精美,三层别墅还带私家花园的那种。

    洪七宫家里很有钱。

    至少在乡下这种地方,洪七宫家绝对算得上七香组的首富。

    村里的木材生意,就归洪七宫做。这些年,家具市场火爆,洪七宫靠着倒腾木材,着实赚了不少钱。

    别人眼红也没办法。

    曾经就有一个外地人,跑到这里承包了所有的杉树林。

    洪家人找到这个外地人,明码标价的开出条件,要请洪家五个人当护林队成员。帮那个外地人看护杉木。起初外地人不答应,连着多日,刚栽下去的小杉树苗,被人拔起,折断后扔在一边。

    外地人知道是没有答应洪家的条件,遭到报复。

    没办法,只能找到洪家,答应了洪家的无耻条件。雇了洪家五个闲汉当护林员,每月开五千元一个人的高工资。

    本以为出了这笔钱就能相安无事了。

    谁知几年后,杉木成材,眼看着可以收获了。

    外地人雇了工人上山伐木。

    等到杉木砍完了,洪家拦着下山的路不让过。说是那里属于洪家的承包山林。想要过路,就得支付一笔买路钱。

    后来,外地人没办法,又咬着牙出了一笔高达五万元的买路钱。

    洪家人尝到了甜头,也是不断加码。

    第三次的时候,听说买路钱直接加价到了20万。

    外地人干不下去了,想要转手。

    可是根本没人敢接手啊。因为带人过来看,洪家直接说出一大堆坏话。

    外地人无奈之下,只能含着血和泪,把杉木林以极低的价格转包给了洪七宫。

    正是靠着这种巧取豪夺,洪七宫赚到了第一桶金。并且快速发家致富。

    “狗娃子,没想到你出去读了几年书,倒是学了点本事回来了。把人打成重伤,这可是犯法的。给你两条路,要么我们报警抓你去蹲监狱,要么你自己打断自己的两条腿,把地让给洪屠户家。再赔偿洪屠户家十万块钱。”

    洪七宫眯缝着眼睛,目中寒光吞吐。

    “两条路我都不选,我的路由我自己定,就凭你,还不够资格给我指定走哪条路。”李权硬气得很,目光与洪七宫交锋。

    他敢把人打伤,会害怕洪家报警吗?

    今天,他就要替村子里铲除洪家这颗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