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接近八点的样子,苏炳然匆匆赶来了医院。

    今天来的要比平时晚半个多小时,应该是在路上有事担误了。因为从苏菲住院以来,苏炳然每天早上来医院看她,都非常准时。

    七点半左右会赶到医院,陪苏菲二十分钟左右,然后匆匆赶去上班。

    “小菲、李权!”

    苏炳然主动跟两人打招呼。

    李权这阵子的表现,也赢得了苏炳然的信任与好感,他已经把李权当成女婿来对待。

    “爸!”

    “苏叔叔早!”

    李权放下手中的医书,笑着与苏炳然打招呼。

    他发现苏炳然与平日里一脸严肃不同,今天苏炳然的脸上居然带着笑容。

    那是阴霾尽去,心头的包袱得以放下的轻松笑容。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已经请到了一位米国的著名专家。听说治疗白血病尤其在行,已经治愈上千位白血病患者。刚才我已经跟对方谈好了,他已经答应来惠尔医院给小菲治病。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会在一个星期内赶到这里。”

    苏炳然很是兴奋的宣布着这个好消息。

    “太好了!”

    李权与苏菲都感到格外开心。

    不可否认,在治疗白血病方面,外国专家确实走在了前沿。

    很多技术和经验,都比本国的医生更先进。

    “哦,对了,李权,你能不能在这里多陪小菲一上午?我和你苏阿姨要出去办点事情。”苏炳然公布了好消息后,又对李权提出了一个请求。

    “别说是陪一上午,就算陪着苏菲一整天都没问题。你们有事就去忙吧。”李权在医院上班非常自由。

    因为这阵子,医院都没有给他安排治疗工作。

    看书的话,他在哪都能看。

    “那就辛苦你了!”

    说完,苏炳然又看向苏菲。

    “小菲,晚上爸爸再来看你。”

    “好的!爸,您也别太辛苦了!我看您这阵子额头都起皱纹了,两鬓的白头发也变多了。”苏菲看着父亲为自己日夜操劳,很是心疼。

    苏炳然身为一家之主,女儿得了重病,他既要努力工作赚钱,还要操心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要想办法给女儿找更好的治疗方案与医师……确实有够累的。

    “炳然,你叫我一起去办什么事呀?”苏菲的母亲不解的问道。

    看来,他们夫妇事前并没有商量过。

    “走,我一会再告诉你。”

    苏炳然拉着妻子走出了病房。

    隐隐听到两人的交谈声传了进来。

    “我这次请的国外专家开口就要五千万,除了卖房子,哪能拿出那么多钱呀?咱们家那套房子不是属于夫妻共有财产吗?我一个人可卖不了,必须夫妻双方一起去……”

    “真要卖房子呀?没别的办法想吗?”苏菲的母亲追问。

    “嘘,小声点,这事可千万不能让小菲知道。快点走吧,我已经与房产中介约好了。”

    两人渐渐走远,声音也是消失不见。

    “呜呜呜……”

    李权听到一阵压抑的哭泣声。

    一看,顿时慌了神。

    “哎呀,怎么突然就哭了呢?刚才听到外国专家要来,不是还挺开心的吗?”李权赶紧搂着她,温声安慰。

    “都是我拖累了爸妈,害得他们现在连住的房子都要卖掉……呜呜……”她趴在李权的肩膀上嘤嘤哭泣。

    “好了好了,别哭啦。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你爸妈愿意卖房来给你治病,这是因为他们爱你。对他们来说,你比那栋房子重要多了。放心吧,以后他们老了,不能赚钱了,我和你一起给他们养老。我会买一套更大的房子,把我的爸妈也一起接来,咱们一大家子住在一起团团圆圆,热热闹闹。”

    李权轻拍她的玉背,总算是把她给劝住了。

    “宝贝,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配合治疗,保持乐观心态,早日康复。知道吗?”

    李权捧着她的脸,替她轻轻擦干泪水。

    “嗯!”

    她用力点头。

    李权把她哄得睡着后,心里却在琢磨,苏炳然请的到底是什么专家?现在人都还没过来,开口就要五千万的出场费,这可是比米国总统还牛。

    他最担心的就是苏炳然被人骗了。

    等到下次见到苏炳然,一定要给他提个醒。

    李权收拾好心情,继续看医书。

    ……

    一直到傍晚七点多,苏炳然夫妇才赶回医院。

    他们看上去,均是一脸疲惫,眼底深处的失落怎么也藏不住。

    “爸,早上您和妈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您为了给我治病,真的把房子都卖了吗?”苏菲说着,眼圈又红了。

    “傻孩子,一栋房子算什么?与你比起来,别说是一栋房子,就是算让我和你妈付出所有,我们也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房子已经成功卖掉了,由于卖得急,价格比市场价低了不少。不过邀请外国专家过来给你治病的费用,总算是凑齐了。”

    苏炳然见得事情已经被女儿知道了,也就没有再隐瞒。

    急着卖房子治病,买主肯定要压价。

    “苏叔叔,本来有些话我不该说的。但是我还是想要提醒您,请外国专家的费用,最好先给一小部分,或者是见面了再支付。免得被骗了。”

    李权善意的提醒道。

    “放心吧,中间人是本国人,而且是我的熟人,绝不会骗我。”苏炳然并没有听进去。

    “中午的时候,我特意问了一下我两位在外国留过学的朋友,他们都说外国医师的出场费不可能高达几千万。您请的那位专家叫什么名字知道吗?要不我托人查一下。”

    李权还特意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向陈秘书与孙利敏教授请教了这件事。

    她们都表示,外国专家的出诊费,如果给他们包来回的路费、食宿费,最多不会超过一百万。

    整整要价五千万的出诊费,简直就是天价中的天价。

    “我想想,那位专家好像叫罗伯特。”苏炳然也是救女心切,这才乱了方寸。

    现在听了李权的话后,多少有了一丝警觉。

    “是在哪家医院工作知道吗?”李权又问道。

    米国的医生那么多,叫罗伯特的怕是不少。想要快速查到这个人,知道的信息越多越好。

    “嗯……这倒是没有问过。回头我再问问我那位朋友。你刚才的提醒也不无道理,我会多留个心眼的。”苏炳然好歹是当经理的人,智商肯定不低。

    他现在算是把李权的话听进去了。

    李权通过,向陈秘书与孙利敏教授了解是否有一位叫罗伯特的米国医生?

    她们都表示会托朋友帮忙打听。

    无意间,他瞥见手机顶部显示了一个短信图标。

    这是收到了信息没有查看。

    翻了翻,并不是短信息。

    再一看,原来是收到了新的电子邮件。

    李权不由一阵激动,该不会是爱克斯恩给自己回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