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呼!”

    李权长舒一口气,四针全部施展完毕,暂时控制住了出血点。他合上针灸包,然后再次给北柯教授切脉。

    赵会长、马先生、刘教授等人全都是屏气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出。

    静等李权给出诊断结果。

    “从脉象来看,颅内出血暂时控制住了。不过病情仍然不容乐观,我这四针,只是让出血量减少了十分之七左右。”

    李权站起身,目光看向赵会长与马先生。

    这两人是主事者,有事情,自然向他们汇报。

    “李医生辛苦了!那么北柯教授经过施针以后……抢救时不知道可以延长多久?”

    马先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具体还不好说,如果没有新的血管爆裂,保守估计延长10分钟左右应该没问题。另外,我会一直跟在车上施针进行后续封脉锁穴,争取把出血量降到最低。只要路上不发生意外,北柯教授肯定来得及手术。”

    李权连施四针,成功控制北柯教授的颅内出血后,他对针灸术的信心更足了几分。

    “针灸真有那么神奇?我看看!”

    许天高教授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这位脑科知名专家都搞不定的病情,李权一个实习医生,仅凭几根小小的银针就解决了?

    他蹲下身,仔细检查北柯教授的情况。

    越看越是惊讶,脸上的表情也是跟着变得极为丰富有趣。

    从一开始的怀疑,再到惊讶,再到折服,全都写在了脸上。

    “神了!真是神了!果真控制住了颅内出血,你们看北柯的太阳穴,还有充血的眼睑、包括耳后的翳风穴,都已经得到了明显改善……照这个情形,就算不乐观的估测,至少十五分钟以内手术没问题。”

    许天高教授的本事自不用质疑。

    省内就他这么一位脑科知名专家,那可是凭真本事挣来的。

    连他都这么说了,赵会长、马先生心头就像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

    北柯教授的听力应该没有受损,听完许天高的话,他的神情明显变得安详了许多。

    心情平复,对他的病情有利。

    可以把血压降下来。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省人民医院总院的吴双教授,亲眼见证了这次医疗奇迹,他从医多年,一直属于本省医学界的顶级存在。还从未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其他教授们,一个个也是若有所思,深为震撼。

    他们甚至已经开始改变对中医的看法。

    原来,老祖宗留下的医学传承并不垃圾。

    “呵呵,中医一道博大精深,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多着呢。你们呀,总是瞧不起祖先留下的医学传承,觉得外国啥都比咱们厉害。现在看到了吧?这就是中医的伟大。我既不贬低西医,也不抬高中医,两者各有所长。以后大家空闲时,不妨花点时间研究一下中医。”

    刘教授趁机宣扬了一把中医。

    他是现场最开心的那个人,李权是他的学生,他这个当老师的也是跟着沾光。

    心情最复杂的人是王孙贵。

    看着原本被他瞧不起的李权,一骑绝尘,把他甩到烂泥沟。不管是医学答题,还是现在的抢救危重病人,李权都是同样耀眼。

    他到现在才明白自己与李权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小王,现在知道你在电梯里贬低李权的那些话,有多肤浅了吧?记住了,以后不要瞧不起任何人,更不要瞧不起中医传承。这件事过后,你找机会跟李权道个歉,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成为朋友。老师希望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要敞开胸怀,多多交流,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唐教授语重心长的教导着王孙贵。

    “你们都是惠尔医院的未来,只有你们都成长了,强大了,本省的百姓,乃至全国的百姓都能跟着受益。”

    王孙贵羞愧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重重点头。

    “老师,我听您的,以后我不会再轻视任何人。只是我把李权得罪死了,他还会原谅我吗?”王孙贵这一路上可是没少对李权冷嘲热讽。

    “这个……我也说不准。先试试吧,不行的话,老师再帮你想想办法。”唐教授毕竟与李权不熟,还真拿捏不准。

    如果李权真的高冷,不肯原谅王孙贵,唐教授估计会找刘教授从中说合。

    “快,快把病人抬进电梯,转运到楼下的车上!”赵会长深知每一分每一秒对于病人来说都是十分宝贵,只有赶到了医院,做了开颅手术,那才真正的安全了。

    会场的工作人员抬着单架往电梯所在方向小跑着前进。

    “许教授,您是脑科知名专家,这台手术由您来做会更安全。您与北柯教授又是同事,是老朋友,想必您不会拒绝,对吗?”

    赵会长满脸堆笑的提出了请求。

    给北柯做开颅手术还是存在不小的风险,许天高教授完全有可能推脱。

    为了让许教授答应,他甚至搬出同事关系、朋友关系进行道德绑架。

    “人是惠尔医院的李权给气病的,理应由惠尔医院来承担所有的责任。惠尔的唐教授对这方面也很在行,我看由他来做这台手术更合适。”

    许天高居然不顾同事情谊,把这个烫手山芋推给了惠尔医院的唐教授。

    赵会长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

    只是碍于许教授的身份,不好斥责对方。

    虽说北柯教授是被李权气倒的,但是这个还真的与李权关系不大。就算告上法庭,李权也没多大责任。

    首先,北柯教授自身有基础疾病。

    再者,大家本身就是在辩论,更何况还是北柯教授骂人在先,李权只不过正当反击。

    这事怎么能赖到惠尔医院头上呢?

    “这台手术唐某可以做,不过与李权一样,家属该签的手术风险同意书,必须签。”唐教授居然主动站出来,同意接这台手术。

    不说别的,两家医院的医生相比,惠尔医院的医德高得不是一星半点。

    “唐教授,谢谢您!”赵会长紧握着唐教授的手,借着这件事,他也看清了唐教授与许教授的人品。

    主刀的医生有了,赵会长转头看向李权。

    “李医生,有劳你跟车继续施展针灸,控制北柯教授的病情。”赵会长对李权非常客气。

    这是李权凭实力赢来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