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我有无数神医技 > 第400章收了个人才,求经络学的温医师

第400章收了个人才,求经络学的温医师

    别看江氏骨科现在上窜下跳,比猴子还要跳得更厉害。实际上,这也正是它焦虑、急躁的一种表现。

    为什么会焦虑?

    江氏骨科医院在魔都这片群龙共舞之地,硬是扎下根,打下了一片天地,足以说明它有本事。沉淀这么多年,面对一些不伤筋动骨的小事,它绝对比水面下的鳄鱼还要更沉稳。

    正因为李权让它感受到了巨大威胁,不对付不行的地步,所以它才会急躁。

    至于它使的一些下三滥招数,宣称李权是江氏骨科的徒弟啦,制造伤号到李权这里治疗后,故意抹黑攻击啦,做这些的目的都只有一个。

    把李权的名声搞臭,阻止惠尔医院的中医骨科成为病人心中的一根新标杆。

    魔都的骨科标杆,只能是江氏。

    如果有新标杆出现,江氏的根基也就动摇了。

    大厦将倾,只在旦夕之间。

    江氏骨科医院的行为,其实很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鲨鱼。

    李权一脸笃定而又自信的看着唐政远。

    他相信唐政远会做出一个符合他预期的选择。

    否则,那就是他看人看走眼了。

    “中医科室真的不会有勾心斗角的事情发生?”

    唐政远显然已经意动了。

    “只会有医术上的竞争,不会有故意排挤,处理有失公平的事情发生。”一个科室,不可能没有竞争。

    人类正因为竞争,这才变得越来越厉害。

    很多人追求佛性生活,逃避现实,还美其名曰,说什么向往隐士高人的生活,要超脱红尘。李权觉得那群人里面大多数都很可笑。

    说白了,就是不想再过快节奏的生活,不想再参加激烈而残酷的竞争了。

    想要当一条咸鱼,过养老的生活。

    又何必弄出一大堆的理由呢。

    实际上,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涤洗心灵的尘垢,完全可以像一些成功人士学习嘛。

    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抽那么一两天去庙里念念经,穿上粗布衣,体验一下与红尘俗世隔离的生活。真正去感悟人生,放下内心的执念。

    也能让心灵得到小憩。

    唐政远盯着李权的眼睛看了足有五六秒,随即,脸上展露出一丝笑容。

    “我相信你一次。”他这是同意了。“调动的事情我一个小人物可没这个本事。”

    “行,我请我家老师帮你调动,今天下午就安排到位。”李权早就得了院长、刘教授的授权,可以随意挑选医师加入中医科室。

    当然,肯定要对方自愿。

    不然强扭过来的瓜,甜不了。

    医生与护士这两个职业,最忌讳带着情绪工作。

    那种劫辙就冒火,鲁莽冲动的人,一般人事部在考核的时候,直接就会淘汰掉。

    因为怕出事故啊。

    万一出了事故,可不是闹着玩的。

    医院要跟着倒大霉,承受很大的损失与风险。

    ……

    从食堂出来,李权径直前往医院图书室。

    前来求诊的病人,上午都被他给清空了。下午如果业务持续冷清的话,他应该可以忙里偷闲,好好的看书。

    想要在一个月时间内学到药理类的神医技,肯定需要冲刺一下。

    另外,他做事情,一向都是两手准备。

    万一不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学到药理类神医技,李权只要把沈括的医书读完,并且学会书中的药理知识,应该也有一定把握通过中医执照的考试。

    不多时,他就来到了图书室。

    这里永远都是那么冷清。

    鲜少有人来借书。

    不是大家不爱学习,而是大家的工作非常忙,再加上如今电子书籍的种类非常齐全。直接在家里或者利用休息时间,拿手机上网看电子书,更方便。

    需要来图书室借的书籍,一般都是网上没有的。

    李权是个例外。

    他需要获得那些古代名医们的好感度,必须纸质书籍。

    至少他现在获得的好感度,都是通过纸质书籍获得的。下次有时间的话,可以试一试电子书籍是否也能获得好感度?

    如果电子书籍,也能获得好感度的话,以后找书就方便多了。

    不过像《扁鹊内经》这种级别的龟甲简书,网上恐怕是没有的。

    另外,读原版原著医书,可以获得点好感度。

    对李权的诱惑也是非常大。

    以后有时间的话,除了摸索电子医书能否获得好感度以外,李权觉得还可以探索一下近代名医的医书,看看能否获得好感度?

    博古通今,那才是真正的知识渊博,医术超神。

    “李馆长好呀!”

    李权笑着与正在低头看书的李馆长打招呼。

    “哟,李权医师来啦!稀客!”李丁馆长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惊慌的把看的书塞进下面的抽屉内。而是一脸坦荡从容的把看的书翻过来放在桌面上。

    李权的印象中,这位李丁馆长可是最喜欢看一些比基屁之类的封面女郎杂志了。

    他好奇的瞄了一眼李丁馆长今天看的书。

    “人类养生与健康。”

    李权感到有些惊讶道“哎,李馆长今天看的书与往日不同呀,您那些珍藏的比基尼……”

    “嘘~!”

    李丁馆长吓得连忙对李权做出噤声的手势。然后对着李权合什直拜。

    “有人在里面看书!”

    他压低声音提醒李权。

    自己的独特爱好被李权知道了,那倒没什么。因为大家都是男人嘛。

    有点共同爱好反倒可以关系更亲密一些。

    如果被所有人都知道他有这个爱好,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树要皮,人要脸。

    李丁馆长虽然只是惠尔医院的一条咸鱼,但是肯定也是要面子的。

    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张脸。

    不管是牢底坐穿的犯人,还是社会最底层的低收入劳动者,甚至两三岁的小孩子,都有着他们在乎的人,都有着自己想要维护的脸面。

    有一种场面,相信每个人都看到过。

    警方突击某酒店或足浴中心扫黄时,那些出卖身体的女人,被抓时会哀求警方给她们一个头套,把脸遮起来。

    你以为她是害怕被谁看到?

    嫖客吗?

    肯定不是。

    她害怕被身边熟悉的人,还有家乡的父母、乡亲们看到。到时候也就回不去了。

    “嘿嘿,差点坏事!”李权歉意的干笑了两声。

    他与李丁馆长关系不错,又是同姓,所以见了面才敢开开玩笑。

    要是不小心把李丁馆长的声誉给毁了,害得人家晚节不保,那罪过可就大了。

    “李馆长,我想找您借宋代沈括的书籍,有吗?”李权大声道。

    “沈括的书籍呀,我给你找找。你也知道,我们医院的图书室收藏的只有医书。沈括是一位政治家、科学家,没听说他有医书呀。”

    李丁馆长估计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看封面女郎上面,连沈括是位医学家的事情都不知道。

    殊不知,沈括研究的法象药理与归经,那可是医学界的一座里程碑。

    “《梦溪笔谈》也没有吗?请您帮忙找找看。”李权略感失望。

    论藏书,惠尔医院可能还比不上他家乡的县人民医院。

    可能与环境有关。

    惠尔医院位处魔都,这里有着多座图书馆。想要借什么类型的书,几乎都能借到。

    根本用不着跑到医院图书室来借。

    正因为医院图书室的作用很小,医院在这方面也就没怎么下功夫。毕竟下功夫就意味着投入,那可是要花钱的。

    医院图书室存在的意义,有点类似于很多老板不管有没有文化,总喜欢在办公室摆一个书柜。

    然后在里面放上一些书。

    什么古代四大名著啦,各种成功学啦等等。

    以此来彰显他不是个粗人,而是一个有文化品化的商人或企业家。

    医院的图书室,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用处。

    差不多就是个摆设,用来充充门面的。

    要不然,外院的专家、同行过来学习交流,又或者主管部门的领导过来参观。然后一看,你这么大一家医院连个图书室都没有,多掉价呀。

    李丁馆长带着李权向后排走去。

    古代的文献资料一般都是存放在后面几排。一方面是因为古代文献资料很珍贵,属于稀缺书籍,另一方面,大家看得少。

    “哇,这是传说中的仙界女神下了凡尘吗?”

    李权刚走到后排,眼睛忍不住微亮。

    前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师,身材窈窕,身高约一米六二左右,肤白貌美。有着混血人种的高鼻梁,皮肤要比普通女孩更白皙。

    一头秀发是盘着的,这个应该就是俗称的丸子头。

    发饰是那种环形的珍珠、水晶混合在一起,类似于皇后顶冠一样的金属发饰。

    因为头发盘起来了,不但让她整个人显得更干练,而且露出修长的天鹅脖颈。她的脖子真的很长,粉嫩粉嫩。

    显得格外美丽动人。

    听说敢把刘海梳上去,露出双额的女人,都是对自己的容貌有着绝对自信的女人。

    一般都不会太丑。

    这个女医师,确实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甚至,那个叫程雨露的一线女明星,与她比起来,似乎还要逊色两分。

    什么人间绝色、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用来形容此女一点都不为过。

    李权倒不是那种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男人。

    从来都不是。

    他这人很有自知之明,招人嫌的事情坚决不做。

    要他死皮赖脸的去追求一个女人,他办不到。

    以前看一个相亲节目,他就看到有个奇葩男子,自身条件很一般,还一天到晚想要娶个白富美回家。月收入也就两千多块钱,他花一千多块钱买了红玫瑰,很高调的向一个仅仅称得上面熟的女白领求婚。

    人家女孩明确拒绝后,他仍要留个联系方式。

    结果人家女孩怎么骂他的?

    当着所有人的面骂他神经病。

    你说这不是自己找虐吗?

    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清楚,还真以为买一捧昂贵的鲜花,苦等两个多小时,就能成功打动美人的心。

    其实,感动的也就只是自己而已。

    人家美女又不傻,怎么可能嫁给他。

    此刻,李权看到这个美若仙,冷若冰的女医师,除了惊艳以外,他没有任何非份之想。

    男人喜欢看美女,那是本能,是天性。

    但是有很多男人就很有分寸,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家中的黄脸婆再丑,那也是结发妻,共患难走过来的。

    随便在路上看到个美女,就急索登床,想要占有人家的身子,那是做白日梦。这种见异思迁的男人,很容易落得一个妻离子散,人财两空的悲惨下场。

    “李医师,唐宋两个朝代的医书典籍都在这个书架里面。如果找不到的话,我再想办法帮你收购。”

    李丁馆长可是八面玲珑的人物。

    深知这位李权医师在医院炙手可热,必须尽全力巴结讨好。

    “嗯,有劳了!”李权点点头。

    正在看书的女医师,本能的转头看向走近的李权与李丁馆长。

    她的一双妙目扫过李丁馆长后,落在李权的脸上。

    人家的目光看过来了,李权倒也不好意思冷着张脸,人家还以为他摆臭架子呢。

    当即露出一个微笑,对着这个超级漂亮的女医师点点头。

    这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好!”

    她的声音还挺清脆的。

    两人打过招呼后,李权开始翻找想要的医书典籍。

    李丁馆长也帮着寻找。

    其实这个书架上的藏书并不多,也就两三百本的样子。应该很快就能找完。

    “李馆长,还有这种类似于经络记载的古医书吗?”美女医师扬了扬手里书,问道。

    她手里拿的医书赫然是一本《灵枢》。

    此书又称《黄帝内经。灵枢》,也有医者将它称为《针经》,《九卷》。

    《灵枢》与《素问》几乎成了许多研究高深中医知识的医师们必读书籍。

    “这个……应该还有。说实话,我对这些古医书的内容并不了解。温医师想要找的话,等我帮李医书找完沈括的医书,再帮你一起寻找。”

    李丁馆长倒也识得孰重孰轻。

    李权的地位显然更高,肯定要先把李权侍候好了,再去招待这位温医师。

    “沈括的医书?是宋代的那个沈括吗?”

    她显得有些惊讶。

    李权发现她的眼睛很漂亮,但是眼珠的色泽并不是乌黑的那种,而是带着黄褐色。

    不过她的眼睛特别清澈、明亮,说明是个内心干净的人。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只有内心干净了,才能让眼神变得清澈明亮。

    “没错,就是宋代的沈括。”李丁馆长点点头。

    “这人不是政治家、科学家吗?他还会医学啊!”温医师与大多数人一样,只知道沈括取得最杰出的一些成就。

    却不知道沈括在医学上其实也取得了非常高得成就。

    “沈括在药理方面的研究很厉害,特别是法象药理与药性归经方面的知识,他不算是创始者,便是属于一个总结者与深入研究者。”

    李权微笑着替李丁馆长回答了这个问题。

    要让李丁馆长一个常期只关注封面女郎的图书管理员回答这种高难度的问题,显然为难他了。

    在美女面前显得学识浅,这可是很掉面子的事情。

    李权及时出手救场,避免了李丁馆长可能出现的尴尬。

    李丁馆长对他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哇,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没想到李权医师名不虚传,学识如此渊博。小女子佩服。”温医师笑着由衷的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