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我有无数神医技 > 第382章成了绝对的主角,骗子来了

第382章成了绝对的主角,骗子来了

    苏炳然与三表叔两人同样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如果说,何有龙的司机给李权送东西那只是借势的话,这次,绝对是真正的实力。

    其实,能借势也是一种实力。

    “炳然,你这准女婿硬是阔以嘛!连卫生局的重要领导都认识,而且还……”三表叔话没有说完,不过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他想说的是,李权居然能够让张科长主动敬酒,这能量有点恐怖啊。

    反倒是刚才把牛皮吹破天的表姐夫陈亚飞,就算在张科长面前卑恭得像条哈巴狗,张科长连理都没搭理他。

    就这……还敢吹嘘自己认识多少大人物,神通广大?

    有句话说得好,自己没实力,认识再大的人物也没用。

    这位表姐夫就成了一个笑话。

    “不瞒你说,这孩子确实有些本事。当初我女儿得了白血病,我愣是散尽家财,耗资五千多万都没能请到真正的米国专家。他却闷不吭声的直接把米国最顶尖的血液病超级医生请来了。而且请来的还是整个医疗团队。”

    苏炳然的脸上满是骄傲与自豪。

    自己的准女婿这么厉害,他这个准岳父自然也是跟着脸上有光。

    特别是他家现在正处于落魄阶段,在这些亲戚们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李权的强势崛起,无异于一剂强心针,给这个落魄滑坡的家庭带来了新的荣耀。

    苏菲的母亲早就乐开了花,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女人一般都很爱面子。

    准女婿今天真的是给她挣足了面子。

    一直比较高冷的表舅与表舅妈,忍不住对苏菲的母亲道“菊妹,你这准女婿到底啥来历呀?他展露出来的隐藏实力,可比他那身不起眼的地摊货衣服厉害了一万倍都不止。该不会是个隐形的富二代吧?”

    表舅属于苏菲母亲这头的亲戚,与苏菲的母亲比较亲。

    他小声的打听着李权的来历。

    “应该不是,这孩子老家是农村大山沟里的。家境贫寒,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魔都的一所重点医科大学。他能有今天,我看都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以前对他不了解的时候,小菲她爸还故意刁难这孩子,让他一个星期内赚到十万块当成彩礼钱。”

    “嘿,没想到这孩子还真有大本事,愣是在约定的最后一天做到了。”

    “这孩子呀,不但有本事,还特别重情义。小菲查出来得白血病那会,要换成是一般的男孩,早就跑了。可是他没有。咱家小菲不愿意拖累他,故意撵他都不走。后来更是凭一腔孤勇与一颗对小菲的真爱之心,一步步把小菲从绝望的深渊中救出,让她重见阳光。”

    说起这位准女婿呀,苏菲的母亲那是滔滔不绝。

    有着夸不完的话和许多感人的故事。

    “这个小伙子有本事,还这么有情义,确实非常难得。你家可千万不要再去刁难他了,否则真个把人赶走了,可没地方买后悔药去。”

    表舅善意的告诫着苏菲的母亲。

    “嗨,我和炳然又不傻,这么好的女婿打着灯笼都难找。哪还会再刁难他呢。我们呀,现在拿他当半个儿子对待。炳然更是说了,等他与小菲结婚后,生了孩子,只要两人真心相爱,过得和睦,到时候买的新房子,就把他的名字加上去。”

    苏菲的母亲说的这些话,要是被李权给听到了。

    怕是又要感动一番。

    不过苏菲的父母现在对他很好,他倒是能够感受到。

    这时候李权已经与张科长干完杯了。

    “李医师,有空常联系,那我就不打扰你吃饭了。”

    张殿中科长笑着对李权道。

    “好的好的!”李权情商也是极高,转身目送着张科长回席。

    张科长回席后回头查看,发现李权仍在目送着他。

    顿时,张科长心里对李权的好感又多了几分。连忙冲着李权点头,并且扬手示意。

    李权微笑着点点头,这才转身重新坐下。

    像刚才这种情况,或者类似的情况,一定要特别注意。

    属于细节问题。

    就像跟长辈、领导打电话,必须等对方先挂电话。这是礼仪,与是对长辈、领导的尊重。

    刚才这种情况就是交际场上常说的‘回头杀’。

    正确的说话,应该再加两个字,叫做领导回头杀。

    千万别不当一回事。

    如果你送别领导时,满脸笑容。然后领导转身后,你脸上的笑容敛去,甚至有更蠢的,直接也掉头进屋或离开。

    这种情况下,领导如果回头查看,那你基本上就完蛋了。

    至少在这位领导心目中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

    不管你的能力有多强,不管你以后付出多少努力去讨好取悦这位领导,都很难再获得这位领导的信任与重用。

    因为领导会认为你这个人当面一套,背面又一套。

    很可能给你打上口蜜腹剑的标签。

    通过一件事,或许看不透一个人,但是绝对会看轻一个人。

    像李权刚才这样做,一直目送着领导入席,这才转身。而且脸上一直保持着自然而然的尊敬笑容。领导一看,心里面比六月天喝了凉水还要更舒坦。

    他会认为你这个人表里如一。

    对你的好感度,信任度都会提升到一个相当的高度。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奋斗了十几年,还只是个股级干部。而有的人仅奋斗个三五年,就提升到科级干部了。

    能力的强弱固然是一方面,比如学历、处事能力、背景关系等等,也会成为升职的一些加分条件。

    但是更多的,那些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郁郁不得志的人,肯定有着重大缺陷。

    只要细心观察,不难发现,那样的人大多数都是书呆子一个,迂腐式的清高,不注重细节。最终天天坐冷板凳。

    一直坐到退休,回过头来想想自己一生的经历,然后与别人对比一下,还要指着天空骂上一句。你个贼老天,尽让我碰到一群傻b领导,个个坏得很。

    让老子一生怀才不遇,不得志。

    李权坐下后,苏家这群亲戚们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他的脸上。

    包括苏菲母亲坐的那一桌,同样如此。

    所有人都重新认识到了李权的真正实力。

    唯有表姐夫一人,耸拉着脑袋,坐在那里闷不吭声。

    人要脸,树要皮。

    他之前把牛皮吹得那么大,刚才因为张科长过来给李权敬酒,导致他的牛皮直接被戳破了。

    这会儿,他的心里面估计有些不好受。

    苏菲本来还想着求表姐夫帮李权走走关系,现在知道了这位表姐夫屁的本事没有后,她不由大失所望。反倒是自家男朋友,深藏不露,竟然与卫生局的重要领导认识,关系还那么好。

    哪还用得着再去求别人帮忙?

    看来,都是自己瞎操心。

    表姐暗中推了推他,埋汰道“拉着张驴脸给谁看呀?没那个本事,干嘛非得吹。赶紧给苏菲的男朋友敬杯酒,道个歉,不就完事了吗?”

    “我,我没吹牛,就只是夸大了一点而已。”表姐夫嘟哝着,放不下这个身段。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是掩耳盗铃,所以眼睛都不敢抬。

    纯粹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你放不下面子,我来替你道这个歉。”表姐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微笑着看向李权。“之前我丈夫对你多有得罪,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我代他道歉。小女子先干为敬。”

    她还真的一仰脖子,把杯子喝了个底朝天。

    “些许小事,表姐不记在意,我压根没计较过。”

    李权见得表姐都已经代替她的男人认错道歉,他自然不会再追究。

    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吃菜吃菜!”

    苏炳然站出来缓解一下气氛。

    “李权,以后有机会呀,我这个三表叔还要仰仗你多帮忙呢!”开诊所的三表叔陪着笑脸,厚颜跟李权主动搭话。

    “三表叔您太抬举我了,我以后多向您请教才是。”

    李权在这些长辈面前,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嘴上答应,愿不愿意帮,使几分力气,那又当另说。

    面上的功夫,有时候必须要做。

    其他亲戚也是找机会,纷纷跟李权搭话。

    那个之前说过要赊账给李权一两件结婚首饰的表舅妈,此刻也是变得异常大方。说什么可以赠送一枚钻戒给李权当求婚礼物。

    李权自是婉言谢绝了。

    开什么玩笑,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怎么可能需要表舅妈‘施舍’一枚钻戒给他?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

    李权可不想欠这些苏家的亲戚任何人情。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见风使舵的高手,势利得很。你有钱有势,他们就来巴结你。

    等你落难了,一个跟你打招呼的人都没有。

    这种亲戚,走个过场就好。

    李权绝不会当真。

    就像老家的二叔二婶,以前他家贫穷落魄时,不肯帮忙。现在李权发达了,他们却又腆着脸,说什么大家是亲戚,想要请李权帮忙。

    李权只当他们是个笑话。

    连理都不会理。

    ……

    这顿饭倒也吃得热闹。

    李权成了席间绝对的主角。不过大家对他购买房子一事,仍然心存疑虑。

    几乎都认为他被人给骗了。

    当他们快要吃完的时候,李权的手机响了。

    “哦,是房产公司的寒经理呀!您说您已经到了聚贤庄饭店外面是吗?行,我立刻出来接您……”

    李权挂断电话后,对苏炳然等多位长辈说道“不好意思,我要失陪一会,房地产公司的寒经理到了。”

    “我陪你一起去,倒要看看他们给你签的是什么诈骗合同。”苏炳然跟着站起身,与李权一起出去迎接房产公司的人。

    “反正吃完了,我们也过去看看。”

    “连小菲的男朋友都敢骗,太不像话了。”

    “李权是小菲的未婚夫,以后也就是咱们的亲戚,这个忙,必须得帮。”

    苏家的这帮亲戚们,一个个也表示要帮李权讨回公道。

    都是站起身一起朝外面走去。

    就连苏菲本人也是十分好奇,她不知道李权买的是一套什么样的房子?

    她知道,李权应该最多只有十万多块钱。

    哪怕只付个首付,也是远远不够。

    难道买的是郊区的房子?

    李权到得饭店外面,发现一辆奥迪车停在店外。

    寒经理与那个女售楼主管站在车子旁边等待。

    见得李权从店内出来,他们立刻笑着挥手,然后迎了过来。

    “寒经理、娄主管,你们好!”李权上前与两人分别握手。

    “李医师,没打扰到您吃饭吧?要不我们在外面等您,您先去吃完饭再来签合同。”寒经理面对李权这样的超级大客户,自然是无比热情。

    服务也是特别周到细致。

    “我已经吃完了,一会还要回医院上班,现在就签合同吧。对了,你们需的银行流水清单,我等会去旁边的银行网点才能打印出来。”

    李权笑着道。

    “那行,咱们是到车里面签合同,还是另找一个地方?”寒经理征询李权的意见。

    “就在车里吧!”

    李权懒得再换地方。

    医院里还有几十号病人等着他回去治疗,哪有时间耽搁呀。

    “合同带来了吗?先拿给我看看!你们是哪家房地产公司的?三证都有吗?”苏炳然沉着一张脸问道。

    “这位是……”寒经理看了语气不善的苏炳然一眼,然后询问李权。

    “他是我未来得岳父。”李权给对方介绍。

    “哦,您好!我们是大星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我是仙女湖售楼中心的销售经理寒武。这位是我们售楼部的销售主管娄春香。至于我们公司的所有证件都是齐全的,您到我们公司的售楼中心,可以直接查看到。”

    寒经理听得苏炳然是李权未来的岳父,态度立刻热情了许多。

    “大星房地产公司?那不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吗?”苏炳然一脸严肃的打量着对方,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可以先给我看看你们的工作证吗?”

    “可以,当然可以!”

    寒经理笑着拿出证件。

    “李医师,您的这位准岳父挺谨慎呀!”

    “苏叔叔担心我年少不知事,被人给骗了。签合同前,你们恐怕得想办法让他先释疑才行。”

    李权苦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