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我有无数神医技 > 第376章限诊,实际地位高好办事

第376章限诊,实际地位高好办事

    李权把两个中医科室增加的人员选定后,匆匆赶往中医科室的办公室换衣服。

    “李医师,早啊!”

    “我看李医师今天春风满面的,一定有什么喜事!”

    “好像还真是耶,眉眼含春,该不会是与女朋友好事将近吧?到时候可别忘了请我们喝喜酒哦!”

    三个女人一台戏。

    一个科室的女人多了,气氛就是活跃。

    “这都能被你们看出来,女人心细如发还真不是吹的。结婚还早着呢,不过真要定了好日子呀,我一定请你们。”

    李权笑着道。

    换完衣服,今天得提前二十分钟到中医科室的住院病房查床。

    因为收治的住院病人增加了一倍都不止。

    一间病房总共才四张床位,昨天为止,已经有十三位病人住院。李权不但把骨科的病人临时安置到了血液科,更是在走廊过道,临时加了五张床位。

    今天要是再收治新的病人入院,怕是连走廊都会塞不下。

    医院方面当时可能也没想到中医科室开诊后,业务发展会这么迅猛吧。

    李权把病房的十三位住院病人查了一遍。

    最早入院的那个老太太,还有那个运动员小伙子,恢复得都不错。其他几位使用了黑玉断续膏的病人,同样疗效显著。

    特别是一位前臂骨折的五岁男童,恢复速度十分吓人。

    昨天刚入院用药,今天给这个小男孩把脉,臂骨处的血脉通畅度已经达到了正常水平的六成左右。

    照这个速度,估计只需三四天就能出院。

    李权对黑玉断续膏的效果更多了几分信心。希望能够早日与何有龙合作,把这款药物生产出来。

    到时候,李权的财富将会再次暴增。

    同时,也能有千千万万的骨折、骨裂病人受益。

    查完房,李权看看时间,只差三分钟就到上班时间了。

    他加快脚步前往门诊室。

    “哇,我的个妈耶!怎么病人又增加了这么多。”李权吸取昨天的教训,今天还特意先去住院病房查房,再来门诊这边。

    结果还没到门诊前的走廊上,就看到一条拐着弯的长长队伍,直接排到了候诊大厅这边。

    太吓人了。

    这得有多少人在排队?

    少说也有一百人以上吧。

    昨天总共诊治了六十多位病人,今天光是早上就已经有这么多病人在排队候诊了。

    估计肯定还会增加。

    李权的极限诊治能力,一天也就一百位骨病病人左右。

    如果是血液病人,这个数字至少要减少十倍。

    也就是说,他一天只能治疗十倍左右的血液病人。

    而且还有一个前提,住院病房内没有需要他扎针灸的病人。否则,这个治疗数字还要减少。

    面对前面有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病人大军,李权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一个人的精力与时间终究是有限的。

    在没有把接班人培养出来之前,必须采取措施。

    “李医师来啦!”

    “李医师您好,我看了您的现场实诊视频后,特意坐火车从邻市赶过来求诊。”

    “李医师,我的儿子不小心被汽车压断了右腿,去别的医院看了,说是要截肢。他还只有五岁,求求您,可一定要治治我的儿子啊。真要截肢,他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一位年轻妈妈眼睛红肿,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悲痛、自责、担忧。

    有些家长,看护孩子时麻痹大意,只顾着与别人聊天,或者低头玩手机。

    最终导致意外发生。这些家长既可悲,又可恨。

    一时的疏忽,很可能需要一辈子来赎罪买单。

    孩子的人生也将变得一片灰暗。

    李权看着这位年轻妈妈,然后目光移动,看向她身后躺在担架上的孩子,还有孩子的父亲,爷爷奶奶等亲人们一张张写满痛苦的脸。

    原本准备说出口的责备话语,他又咽了回去。

    “先别着急,一会我给孩子看看。”李权看到孩子的脸色苍白,稚嫩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人暂时是睡着的。

    孩子的右腿包裹着白色纱布。

    依然可以看到渗透出来的血迹。

    伤口已经在别的医院处理过,渗出来的血迹还很鲜艳,说明孩子受伤应该还没有太长时间。

    如果时间过长,恐怕真的只能截肢。

    现在没看具体伤情,还不好说。

    唯一希望的就是孩子能够平安渡过这一劫。

    现代社会的竞争是如此的残酷,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尚且需要拼命才能保住饭碗。真不敢想像,一个右腿截肢的残疾人,要面对的挑战会有多么艰难。

    “大家一个个排好队,按照医院的救治规定,病情危急的病人优先诊治,普通病人按照先后顺序诊治。”

    李权看到排队的病人中,有些病情确实非常严重。

    比如这个右腿被汽车压断的孩子,别的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是截肢,说明病情必定极为严重。

    这种病人越早救治,希望越大。

    反之,截肢还是轻的。

    如果右腿坏死,会引发感染上行、静脉血栓等等许多足以致命的严重可题。

    这个时候,截肢保命是唯一的办法。

    进得门诊室内,因为胡月儿昨天值夜班,李权安排她回家休息去了。

    这也导致中医骨科室没有护士。

    不知道那位叫赵灵的护士什么时候能过来?

    李权这边有着这么多的求诊病人,没个护士哪行呢?

    血液科那边只有一位医师与一位护士,同样没办法调用。

    因为陈霞除了做血液科的工作,还要兼顾着住院区的十三位病人的护理、换药工作。另外,新收治入院的病人,也需要她来给药、护理。

    她已经非常忙了。

    幸好昨天成功要到了两个名额,增加一位医师,一位护士,相信可以有效的缓解中医科室的人手紧张可题。

    “罗医师,我看外面排队的病人已经超过了我们科室一天的极限诊治量。必须立刻发个通告才行,不然会导致许多病人苦等一天无法就诊。”

    李权与罗文浩医师商量道。

    “可惜我和叶茹医师还没学出师,不然就可以替科室分担大部分病人了。”罗医师刚到中医科室的第一天,最担心的就是业务凉凉,整天喝西北风。

    现在过去还不到一个星期,科室的求诊病人就已经堪比急诊科。

    他再也不必为科室的业务量发愁。

    罗医师也是深刻的认识到了一位招牌医师的恐怖。

    这么多的病人,全都是奔着李权的名头来的。

    李医师现在还只是一位规培医师,拥有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已经不低于任何一位科室的大主任。这就是实力啊。

    “限诊是免不了了。这件事恐怕需要科室主任点头才行。”罗文浩的脸上露出肉痛表情。

    看着蜂拥而来的求诊病人,却因为能力有限,要强制性劝离一部分。

    实在让人感到惋惜。

    “行,我立刻打电话向老师汇报此事。”李权拨通了刘教授的电话。

    “老师,中医科室今天求诊的病人已经有一百多位了,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极限诊治范围,恐怕需要出一个限诊的通告才行。不然肯定会有病人诊治不上,耽误他们的病情与时间。”

    电话那端的刘教授听完后,惊叹道“我的个天,这才几天时间啊,单日求诊量就已经破百了。你小子行啊。限诊没可题,不过要注意方式方法,你根据自身能力,做出合理的限诊挂号名额。另外,这件事情是好事,我会立刻向院长汇报,想办法招募一批中医实习生。”

    “到时候你把他们教出来,你就可以轻松许多了。”

    刘教授的话语中难掩激动。

    让医院招募一批中医实习生,这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结束通话后,李权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得由陈霞来做。

    当即打电话把陈霞叫了过来。

    “陈霞,你立刻把排队候诊的病人统计一下,血液病人先让叶茹医师安排做检查。然后把数字汇报给我。骨科病人以后单日限诊80人。”

    李权对她说道。

    只要不是复杂的骨病,以后可以直接让罗文浩医师分诊,做完检查后,由李权直接治疗就行了。

    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至于病情复杂的病人,必须由李权亲自接诊。

    有许多复杂情况,还有隐藏病情,罗文浩医师都诊治不了。对待这种高难度的病人,如果不够小心,很容易砸招牌。

    ……

    忙到中午十一点二十多,李权总算把所有病情紧急的骨科病人都给处理了。

    病情普通的,大概还剩下五十多位。

    这个没办法,只能拖到下午治疗。

    现在,他必须得离开医院,去苏菲家。

    昨天都答应好的。

    “罗医师,你安排剩下的普通病人做检查,我现在有事要离开两个小时左右。下午我回来给他们接骨、复位。”

    李权交代了两声,匆匆离开。

    他想起买房需要打一份收入证明与单身证明。

    单位出具单身证明,得找院办开。

    至于收入证明,找财务就行了。

    不过李权在医院的工资收入也就只有两千多一个月。买几亿的豪宅,拿着两千的工资证明过去,肯定不行。

    这件事好办,让炎黄制药公司帮忙开一份证明就行了。

    李权一边向院办走去,一边拨通了张秘书的电话。

    这只是一件小事,肯定不会麻烦正在出差的何有龙。

    “张秘书,你好,我是李权。”

    “哇,李医师呀,您主动打电话给我可是难得哟。我猜,您肯定有事。”

    张秘书接到李权的电话,竟然有些小惊喜。

    “呵呵,没事我可不敢打电话给你这位美女秘书,万一被你的男朋友或者是丈夫误会,那还不得引发一场战争啊!我找你还真有事,我买房想要开一份收入证明,医院的工资两千多一个月,恐怕不行。”

    李权笑着道。

    “哟,李医师准备买房啦,这是好事儿呀。买好了,别忘记请客哟。至于你说打电话给我,怕引起我的男朋友误会,我这个苦命的女人还没有男人疼,没有男人爱呢。李医师要是没有女朋友就好了。”

    张秘书跟他开玩笑。

    “打住打住,张秘书这么优秀的女人,想要疼你爱你的男人怕是可以排队绕魔都一圈。你就别拿我开涮啦。”

    李权可不敢跟这位厉害的张秘书耍嘴皮子。

    她的情商、智商皆是极高,甚至比医师协会的陈秘书还要更厉害。

    跟她耍嘴皮子,绝讨不到好处。

    “哈哈,李医师这嘴就跟抹了蜜似的。说吧,你的收入证明什么时候要?”

    张秘书被夸开心了,替他办正事儿。

    “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要。”

    李权也不知道房地产公司那边什么时候打电话过来。

    约定的时间是今天。

    “一会我派人给你送过来。是送到惠尔医院还是哪里?”

    这女人啊,被哄得高兴了,她办事就利索。

    会替你着想。

    “大概什么时候送过来呢?我现在刚跟医院请了两个小时的假,女朋友的一些亲戚长辈来了,非要叫我去见个面。不过地点也在惠尔医院附近就是了。”

    收入证明不是什么重要物件,李权猜到张秘书会派人给自己送过来。

    “那行,送到了惠尔医院附近我让他打你电话。看你又是买房子,又是急着见长辈的,这是好事将近呀,到时候可不能少了我的一份喜糖。”

    张秘书笑着讨喜糖吃。

    其实,以她的身份,哪会在乎一份喜糖啊。

    她更在乎的是能够与李权搞好关系。

    身为何有龙的心腹之一,张秘书比谁都清楚李权的潜力。

    将来,李权成长为像何有龙那样的业界大佬,甚至成为更厉害的人物,都不足为奇。

    “到时候我一定宴请张秘书亲自来喝一杯喜酒。好了,我到了院办,还有点事,下次聊。”李权与张秘书结束通话后,已经到了院办。

    要知道,院办可是比医务科更高级的地方。

    就算是一般的主任医师到了这里都有些发怵。

    李权只是一个规培医师,按理说,到了院办这么高级的地方,绝对跟路边的小草差不多。

    咚咚咚!

    他站在门口敲门,这是起码的礼貌。

    院办得主任胡雪花,一抬头,看到来的人是医院最近炙手可热的李权。

    她立刻放下手中的笔,满脸堆笑的站起身迎接。

    “哟,李医师,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快快请坐!”

    她这个院办主任,看似高高在上,甚至可以与副院长偶尔叫板。

    但是想要坐稳这个位子,仅仅讨好院长一人可是远远不够。

    与医院的一些权重人物搞好关系,特别是临床科室的主任医师搞好关系,这非常重要。

    李权不是科室主任,却相当于科室主任。

    她卖力的巴结讨好,也就不难理解。

    上次在药房,她就已经开始讨好李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