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没错,我们任家的背后确实有人让我们杀掉你们诸葛一家,但是他们管你们叫慕家。不叫诸葛。”

    “慕家?”听到慕家两字诸葛慕南一头雾水。

    “这“慕”字是我的名为何变成了我的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至于我们背后的人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跟我们接头的叫李华。”

    “李华?”听到这个名字诸葛慕南瞬间瞪大了眼睛!

    “你说的那个李华是不是,戴着眼睛,一米七的身高,是个学生?”

    “你怎么知道?”

    “你不用管这些,现在我想知道你都告诉我了,任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然后诸葛慕南提起虚灵剑对准任奎的中指轻轻一划,任奎的手上流出几滴精血。

    诸葛慕南提剑结印,一滴精血飞到空中,看到精血飞起他嘴里振振有词的说。

    “吾之大道,除恶为本!任家作恶多端,今日以任家家主之精血为祭,灭任家满门!”

    说完,精血放出一道耀眼光芒在任奎的面前形成一道投影。

    投影中,任轩正坐在床上夏凉刚刚给他接好手筋。

    突然任轩的身体向后仰去,躺在床上变得双目无神,失去了气息。

    画面一转,来到了任家地下密室。

    任天正坐在门口守着密道,也是一样的任天突然倒地不起。没了气息。

    海外,一个穿着华丽的男人正在茶几前喝着茶水。这是任家唯一一个书生叫任诗,因为他的学习比武功要好被任奎送到了海外。

    任诗喝着喝着,头部就倒向了茶几,嘴中的玻璃杯也因为头部的撞击碎裂开扎在了任诗的脑袋上。

    “不,不!”任奎看着自己的儿子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急的抓耳挠腮面红耳赤。

    显然他没有想到诸葛慕南居然会这么折磨他。

    “现在该你了。”

    诸葛慕南说完只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走向任家的祠堂。

    主堂内,只留下任奎一人。

    慢慢的,任奎全身的关节上出现了臃肿的血泡。

    嘭!

    任奎胳膊处的一颗血泡爆裂。随着血泡的爆裂任奎的胳膊也飞了出来。

    “呕呕!”任奎看到自己的全身变成了这番模样,也不住的呕吐起来。

    嘭嘭嘭!

    任奎还没吐完,又是连续的几颗血泡爆裂。

    几分钟之后。主堂内只剩下了任奎的人头,以及弥漫着的非常大血腥气。

    从此之后,世上再无任家!

    …………

    “刚刚任天死的画面后面的人如果我没看错,就是凌雪。”

    “没想到任家密道里竟然参入了铁粉,使墙壁阴阳不透神识根本无法进入密道。”

    “如果不是见到了那个画面,我根本就找不到。唉!差点大意失荆州啊!”

    “只有这任家祠堂下方我的神识无法进入,看来密道就在这祠堂下方。”

    随后诸葛慕南在祠堂内寻找开启密道的机关。

    “找到了,幸亏这几天在地球上的看了看电视剧,没白看!”

    随后,他选择蜡烛底座。

    轰隆隆!

    祠堂的一角发出响声。出现一条向下的道路。

    诸葛慕南二话没说走了进去。

    刚进去,就看到任天的尸体躺在地上,还瞪着两个大眼睛。

    诸葛慕南直接忽略这个任天继续向前走。

    走到最里面,他看见了被绑在柱子上的凌雪。凌雪已经被打晕了,散落的长发就这么随意的挡在凌雪的脸庞上。

    诸葛慕南一句话未说,上前解开绳子,抱起凌雪。

    就这样两人离开了密道。

    刚离开密道不久,凌雪就感到有人抱着她,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诸葛慕南的脸后。

    凌雪咬住下唇哭了出来。

    “你醒了?不怕,我已经把任……”

    话还未说完,诸葛慕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慕南你怎么了?受伤了?”

    “没……没事。”就在说话的时候,从诸葛慕南的嘴里偷偷跑出几滴鲜血滴落在凌雪的衣服上。

    看到诸葛慕南为了她而受伤,凌雪哭的更加大声了。。

    “傻瓜,你为什么把自己搞受伤了!”

    “你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