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竟然是一个圈套!

    禄东赞心里充满了震惊,如果说这是一个圈套的话,那唐军肯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这也就不奇怪大军为什么会全军覆没了。

    但是,禄东赞很快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大军近乎全军覆没的话,那赞普呢?

    想到这里,禄东赞心中大受震动,连忙问道:“你们被唐军完成了合围,那赞普呢?可曾见到赞普?”

    百夫长听了微微摇头道:“当时大军一片混乱,我看到萨阿木将军带着骑兵左冲右突却始终冲不破唐军的包围,我们也是拼力冲杀才从唐军一个小小的缝隙中冲了出来,总共冲出来了千余骑,但是后来我们又遇到大唐骑兵的追击,好不容易才逃脱了。”

    “那一战真的太惨烈了,唐军的陌刀阵就像是坚不可摧的战争机器,神机营的火枪阵能够射杀一切射程内的生物,如论是人还是马!在我们冲出来之前,大唐的包围圈已经越来越紧,一片又一片的勇士们倒下……”

    “我们不是因为恐惧而逃了回来,实在是因为我们就算留在吐谷浑也没有用处,就我们几十几百人马不可能击败唐军。”

    禄东赞沉声问道:“本相现在不想追究你们的罪责,本相只想知道,赞普呢?赞普在哪里?”

    百夫长慌忙道:“这,卑职也不知道啊。”

    禄东赞沉声道:“也就是说,在你逃出去的时候,赞普仍然被唐军围着,没有冲出来?”

    百夫长有些紧张的点头道:“是的,并非是卑职不想去救赞普,赞普身边的亲卫都是如狼似虎的勇士,他们一定能护着赞普杀出重围。”

    禄东赞沉声道:“你说你们遇到了大唐骑兵的追击?”

    百夫长点头道:“是的大相,我们遇到了好几拨骑兵的追击,好不容易才冲了出来,就日夜兼程赶回来向大相报信了。”

    大体了解了出征的过程,而且也不会再问出什么来,禄东赞沉声道:“来人,把他们押下去吧!”

    “大相!大相!卑职真的不是逃兵啊!卑职是要敢回来向大相报信啊,饶命啊大相!”

    百夫长哭着喊着还是被押了下去。

    禄东赞叹了口气,揉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一时间他也是心乱如麻,因为他自始至终就没想过大军会失利,更没想过赞普会失陷在唐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如今,他也不知道赞普到底是不是逃了出来。

    不,赞普最终应该是逃了出来,不然唐军在取得了那么大的战果后还连夜派骑兵追击。

    所以,他推测赞普最终应该是冲出了重围。

    可是,就算赞普冲出了重围,还有唐军的骑兵在追击,如果赞普没有事的话,那赞普应该早就回到了吐蕃,毕竟赞普和亲卫的战马都是宝马、好马。

    “来人!”禄东赞沉声道。

    “一定还会有人从吐谷浑逃回来,凡是逃回来的人全都抓起来,尤其不能让他们四处乱说。”

    “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赞普到底怎么样,但是本相相信赞普一定会安然无恙,在此之前,不能让这些逃回来的人散播乱说,不然流言四起就会生乱啊!”

    有将领领命去了,但是禄东赞却还是不安心,因为并不是所有从吐谷浑逃回来的人都会来逻些城,也许会有逃回来的人直接就回了自己的部落,那样的话,就更不好控制流言了。

    只是希望流言在大规模传开之前,赞普能够顺利返回吐蕃,不然的话,那一定会有一场大动荡!

    大相府的人立即到城门各处守着,一旦有从吐谷浑逃回来的人就立即抓起来。

    但是流言还是在逻些城里传了开来,因为不可能所有逃回来的人都被第一时间抓起来,总会有漏网之鱼,而且就连大相府的人也免不了吹嘘。

    王宫之中,侍女小跑着进入了大殿,惊慌失措的叫道:“公主,公主,大事不好了!”

    真珠公主疑惑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必惊慌,慢慢说。”

    侍女慌道:“宫外的人都在说,说,大军败了,中了唐军的诱兵之计,赞普也被唐军围了起来,没,没有逃出来……”

    嘭的一声,真珠公主手里的精美的花瓶掉落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真珠公主的手一下子变得雪白,颤声问道:“你说什么?”

    侍女的脸色同样白的吓人,颤声解释道:“外面都在说,有很多败兵逃了回来,他们带回来的消息,说是大军中了唐军的埋伏,近乎全军覆没,赞普也被唐军围住了。”

    真珠公主连忙道:“那我哥哥有没有逃出来?既然有那么多将士逃了回来,那我哥一定也会逃回来的!”

    侍女缓缓摇头道:“不,不知道,没听说赞普回宫。”

    其实侍女还有句话没说,那些将士们逃回来估计是因为唐军懒的抓他们,但是唐军肯定会死盯着赞普啊,怎么可能让赞普轻易的逃走?

    是啊,如果兄长没事的话,那应该已经回王宫了!

    一时间真珠公主心乱如麻,虽然这一两年来,她和兄长有了不少矛盾,但是那毕竟是她的兄长。

    这次出征,她希望兄长能无功而返,甚至希望兄长受到一点小小的挫折,但是却并不希望大军惨败,更不希望兄长遇到危险。

    “公主,公主,这只是奴婢听到的宫外的流言,也不见得就是真的,赞普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侍女连忙劝慰道,其实她们的心里也慌的很。

    真珠公主听了终于又有了精神,点头道:“也对,宫外的那些流言未必是真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确认大军的战况到底如何!”

    “公主,如何确认?要不,奴婢再去打听一下?”侍女问道。

    真珠公主摇头:“不,我要大相府,我要亲自去问一问禄东赞。”

    “备马!”

    一众侍女们听了连忙忙活了起来,去备马的备马,准备刀箭的准备刀箭,她们既是公主的侍女,又是公主的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