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681章隔离

    米希尔一走,雪莉儿就看着天上的月亮,甜甜的笑着说:“好久没看到月亮了。”

    万王之城整天被大型魔法屏障罩着,自然看不到月亮,我坐在她旁边笑着问:“明天去不去培迪城转转?”

    雪莉儿缓缓靠在我臂膀上:“我父亲让你来的?”

    “听说你对我不满意?”我问道,雪莉儿摇摇头,看着池塘里的月影:“我只是感觉有些愧疚,你愿意把一切都给我,只是不想我受到伤害,你的妹妹……我真的当不起。”

    “那就是还在生我的气。”我点点头:“波文的事……”

    “都过去了。”雪莉儿看了看我:“我跟波文在一起,你从不吃醋吗?”

    我笑了笑,抬头看着银白的月亮说:“只是不满,我对他很不满意,他配不上你。”

    “能配上国王最宠爱的妹妹,这世间又有几个人呢?”雪莉儿离开了我的臂膀:“我想进入下议院。”TV手机端/

    “不太可能,你应该在上议院发挥你的作用。”我说道:“下议院,既没有你这样的王室贵族,我也不可随随便便就调你进去。”

    雪莉儿叹了口气,无力地说:“哥哥,共和的游戏,不要玩的太入迷了,这会给你造成困扰,叛军就是如此。”

    “我知道,但我不能让金姆挨个看他们的记忆,然后全部吊死。”我叹了口气:“我也没有摆脱这一切的方法,本想交给你,可……”

    雪莉儿笑着说:“不会有人服我的,全国能使人信服的,只有我父亲和麦卡锡两个人,就算是他们,神圣议会也会有不同意见,你依然是不可替代的。”

    “本森……依然徘徊在这个时代边缘,麦卡锡是军人,脾气不好,武将们都服他,但文臣不会,你则不同,这样吧,进吏部锻炼一下,或者……”我看向雪莉儿:“想去巴莫城试试吗?”

    雪莉儿轻轻笑了起来,避开我的目光说:“恐怕我父亲没敢给你说太明白,巴莫城情况相当糟糕,我们的军队是进去了,但两边,还在对峙当中,起义的人,自称新党,他们弥补了过去共和党的错误,很得民心,这时候派城主去上任,立刻就会爆发武装冲突。”

    我算是明白了,难怪本森绕了半天,让迪克尼斯进去趟雷,他的身份很特殊,是我准许的,又属于共和党,非常的中立,原来是想缓和新党的情绪,如果我没猜错,麦卡锡现在在不停地往巴莫城调兵。

    “许愿抹掉共和党吧。”雪莉儿点头道:“你太过关注于大局,对他们一再退让,他们只会蹬鼻子上脸,这次起义,与其说是拨乱反正,不如说,只是他们的自我改正而已,他们只是没料到,你能开传送门,突然调军队进去。”

    我摇摇头:“你要我抹掉人的思想吗?”

    雪莉儿点点头:“你是神,有这个权力。”

    “本森确实没跟我说的太明白。”

    姜还是老的辣啊,本森给我提了个醒,然后让我来见雪莉儿,雪莉儿会给我说明白,而雪莉儿的提议,才是本森的目的,我可能会因为这事跟他发火,但不会因为这事,跟雪莉儿发火,他想让我许愿,彻底抹去共和的思想,他的意思很明白了,可以共和,但只要在宫廷贵族中实行共和就行了,下议院,永远只是个街道居委会的角色。

    “如果采取军事行动……”我试探的问道,雪莉儿意外的看着我:“如果能赢,麦卡锡刚才派人送回来的,就不是需要谈谈的战报了,而是告诉你,巴莫城,全部收复。”

    “情况估计的过于乐观了啊。”我苦笑着说:“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去不去培迪城,散散心。”我笑着说。

    雪莉儿无奈的点点头:“当然去,那你呢?今晚能不能许愿,抹除共和党,你可别告诉我,你宁肯让麦卡锡进攻,也不愿意这么简单的解决问题?”

    “我宁肯出现伤亡,也不改变人的思想。”我说道。

    雪莉儿皱了皱眉头:“似乎只有我会看到你固执的一面。”

    “家里人,看的比较清楚。”我笑了笑:“对外……总要装一装。”

    “那个迪克尼斯,就算去了巴莫城,也不会有什么进展的。”雪莉儿摇摇头:“他只是个糊涂蛋。”

    瞧,我说什么来这,父女俩一唱一和,我想了想:“本森,出来吧。”

    雪莉儿笑了笑:“看来我说漏嘴了。”

    本森笑着从不远的廊庭中走出来,后面还跟着梦儿,显然听了很久,梦儿急迫的说:“夫君,迅速扫清敌人,这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

    “命令麦卡锡,撤出巴莫城,随后,我会永久关闭那个传送门。”我说道,随后又补了一句:“把想离开的人,带出来。”

    本森叹了口气:“又是以退为进?”

    “要不屠城?”我笑着问:“麦卡锡下不了手吧?我也好面子,昏君可以当,暴君就免了。”

    “夫君,你许个愿就好了,还有1个多小时,你再考虑一下。”梦儿笑着坐在我身边,拉住我的手说道。

    我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那我许愿要上三千佳丽。”

    梦儿顿时乐了:“你不怕朱莉反对就行,我还真不要紧。”

    “然后再许愿,你们都不反对,而且急迫的想让我再娶上一个团。”我补充道,梦儿有点生气了,但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你可真够执拗的。”

    本森想了想:“也好,至少卡罗不会乱改人心。”

    “这就是自由,我的诸葛丞相,共和党也好,新党也好,想要自由,随他们好了,只要不发动战争,我……”我点点头:“准许他们活着。”

    本森看了看我:“他们未必会这么想,半年后,新的敌人就会进攻,如果目标是万王之城,我们很有可能会面临前后夹击的状况。”

    我笑着摇了摇头:“绝对不会,如果发生那种情况,我会许愿杀光背后的一切敌人,这我还是能做到的。”

    梦儿点点头:“不改变人的思想,但是可以杀掉他们。”

    “国王不是有生杀大权吗?”我笑着说。

    本森笑了笑:“可是国王不是不想当暴君吗?”

    我施展法术,做了一条锁链:“给麦卡锡吧,巴莫城,锁城。”

    众人楞了一下,本森惊讶的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如果想离开巴莫城,经过金姆审查,不是间谍,不是煽动分子,就可以离开,时间为三天,三天后,锁城,巴莫城,以城墙外2公里为界,离开者,格杀勿论。”我说道:“三天后,那里不再是我国家的一部分,那里的子民,再与我毫无关系,告诉全城的人吧,明天正午开始计算,就三天。”

    梦儿点点头:“这倒是个绝好的办法。”

    “锡德里克呢?”本森问道。

    我笑了笑:“依旧是叛军,依旧是战争状态。”

    本森想了想:“或许会有很多人离开,三天时间……有些急了。”

    “那就五天,要不就七天。”我说道:“总要有个规定的期限,我不想让别人说我说话不算数。”

    本森苦笑着说:“天下从来都是希望得到领土的君主,您怎么反而抛弃?卡罗,这事不能回头的。”

    “哥哥,难道你打算困死他们,逼他们投降?”雪莉儿问道,我摆摆手:“我曾跟欧根说过,思想是瘟疫,想制止瘟疫蔓延,要么治好所有的病人,可对于新党来说,这不太可能了,要么杀掉所有得病的人,这完全不通情理,所以,只有最后一个办法,隔离。”

    梦儿看着我说:“他们有飞艇,这怎么算隔离呢?”

    “丞相,明天的愿望。”我说道,本森冲雪莉儿抬了抬下巴,雪莉儿立刻递给我,我看了看,随口说道:“巴莫城城墙外2公里,设置东、西、南、北四座要塞,以城墙连通要塞,包围巴莫城,并且布置对空、对地火炮,麦卡锡调部队进入驻守。”

    本森说道:“你要困死他们?”

    “不,他们不能进入我的国境,这是禁止的,领空也一样。”我说道:“很合理。”

    “国中之国?”梦儿笑着说:“他们一定会进攻要塞的。”

    “那就是外敌入侵,消灭他们。”我弹了弹手里的愿望清单:“要塞午夜就会建成,而且还有现成的武器和弹药。”

    本森苦笑了一下:“干嘛不给他们一个痛快?”

    “还是那句话,我不反对共和,但军队,不能有思想,也不能不服从命令,这是很危险的事情,我准许缓慢的实行共和,任何急于求成,违背我的意愿,又或者以暴力夺取政权的行为,必须抹杀掉。”我点点头:“这样,我们就有一个安定的后方了。”

    本森勉强同意了:“你这种做法,我并不反对,但我很难估算出后果会怎么样?”

    “那就不要估算了,见招拆招好了。”我笑着说:“命运嘛,很难说得清楚。”

    梦儿扭身靠在我怀里:“旧世界,是不是也有人用过这种方法?”

    “有,柏林墙,纳粹德国战败后,柏林市,被盟军和苏军分别占领,两帮人意识形态不同,互相看不顺眼,于是盖了一堵高墙,布设了地雷、机枪哨和探照灯,把柏林分成了东、西两部分,越界就杀。”我说道。

    “那……柏林墙最后怎么了?”雪莉儿问道:“它不可能存在很久吧?”

    “是的,后来德国重新独立,墙被拆了。”我点点头说道。

    本森捋了把胡须说:“试试看吧,主动权在我们这,我这就通知麦卡锡,让他午夜时分,立刻撤出,进入要塞布防。”

    “也通知所有的城市,巴莫城,即将永久性封闭,我们有足够的地方,安置那些想离开的人。”我指着脚下说:“我会在要塞中,设置传送门。”

    “哦,是啊,各地的军属。”雪莉儿说道。

    回到书房,我把愿望补了上去,朱莉和白羽,也走了进来,朱莉靠在我身边说:“真有你的,柏林墙?你是说有一道墙,把柏林分开了?”

    “馊点子。”我说道,朱莉还不知道柏林墙是什么,于是我又解释了一下。

    白羽笑着说:“真的没法评价你,你的思想有点矛盾。”

    “是啊,我今天彻底看明白了,大家不习惯有这么一撮人搅和进来,而且这群家伙,就认准了武力解决问题,我认为共和体制理所当然,我也希望别人给我建议,但不是逼我使用他们的。”我摇摇头:“我确实很矛盾。”

    “不管怎么说,你拒绝用神的力量,改变人的思想,这是正确的。”白羽笑着坐在一边,把玩着一个小饰品说道。

    我苦笑着耸耸肩:“你们还有什么愿望?”

    白羽立刻摇头,朱莉笑着说:“还没想好,有了再告诉你,哦!对了,伏特加!”

    “啊?酒?”我苦笑着说,朱莉点点头,笑着挠了挠我的脖颈:“我就喝一点。”

    我叹了口气,朱莉以前当兵,抽烟喝酒看来是样样都会,抽烟她无所谓,酒是一定要喝的,特别是伏特加。

    “不能养成酗酒的毛病哦。”我捉住她的手说道,朱莉乖巧的点点头:“我没酒瘾的,你总不好让伏特加那么好的东西,就此消亡吧?”

    我只能补上了这一条,朱莉还补充道:“无色无味的上等伏特加哦,铝壶装的那种,嗯……红星牌的。”

    “那酒就这么好喝?”白羽感兴趣的问道:“无色无味?这怎么喝?”

    “喝了你就知道了。”朱莉不知死活的说道,我哆嗦了一下。

    找到其他人,又问了问欧格雅她们,艾尔莎的愿望比较多,首先是在家里放大浴缸和泡泡液,其次把那些华丽的土厕所,改成抽水马桶,最后她要一套游戏机,这三个愿望,立刻赢得了所有人的欢迎,欧格雅希望学会织毛衣,梦儿希望吃到一种唐朝特有的水果,我问清楚才知道,她想吃的是荔枝,特蕾莎终于下定决心,要复活她的家人,而温妮要的东西,就很危险了,她要所有虚空魔法阵的物品清单……

    “哇,这样都行?”老史两只眼都不一般大了:“温妮,你这愿望太过了吧?”

    “比我挨个翻强吧?我就是好奇。”温妮不讲理的说道:“再说了,有人私藏危险物品怎么办?”

    本森笑着说:“不如加固一下长安城的城防。”

    梦儿笑着说:“这城防够结实得了,还想怎么加固?再加高10米?”

    我想了想:“要不把万王之城,所有的城墙,都换成钢筋混凝土的?”

    “你换成黑晶的多好?”艾德文大笑着说道,艾德文和吉莲,因为贪恋东市酒肆的美酒,错过了晚饭和舞会,现在才来,不过艾德文不满意,唐朝的酒度数低,我有什么办法?

    我点点头:“黑晶?姗姗凝聚态?也好啊,还有什么愿望?”

    “突然发现,一看到卡罗,愿望就会多起来。”米拉王后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能不能解除我们的诅咒?”

    “诅咒?”我愣了:“啥诅咒?”

    “那个……男孩嘛。”精灵王苦笑道。

    众人顿时表情各不相同,梦儿惊讶的看着他们问:“你们确定那是诅咒?”

    “不然呢?卡罗四个孩子,两男两女,这才正常啊。”精灵王抗议道:“凭什么我八个都是女儿?”

    “就是啊,嗯?八个?”米拉王后呆住了,精灵王立刻跳在一边:“数错了。”

    我翻了个白眼,写了上去,但依旧表示怀疑,突然楞了一下:“对了,塔希提上哪去了?我好像好几天都没见到她了?”

    众夫人一片白眼珠,特蕾莎不好意思的说:“我忘了告诉你了,她注射了魔法药剂,现在跟苔丝在一起,很用心的在学魔法,听说……”

    “听说是特殊体,苔丝现在宝贝的跟亲生女儿一样。”朱莉笑着说,我愣了一下:“又是特殊体?暗影者?聆听者还是亡灵使?要不……虚空体?”

    “我这算特殊体吗?”温妮看了看我写的愿望,确定她的在上面:“她是暗影者,要不苔能丝亲自教她。”

    “哎,我也能教嘛。”我苦笑着说,梦儿看了看我:“你好几天见不着,问都不问,可见心里压根就没把她当女儿看。”

    我苦着脸说:“我的错,疏忽了,疏忽了,保证没下次了。”

    “放心吧,塔希提说,自己是大姑娘了,不需要父母照顾,有姑姑就行了。”梦儿笑着说:“离你远点也好,美拉多莱斯的妻子奇苛儿,今天发了一通火。”

    欧格雅顿时火了:“都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又怎么了?”我纳闷的问道,精灵王大笑着说:“是这么回事,我父亲不是答应你,给奥古斯汀找些……精灵族侍女,我母亲……”

    米拉笑了起来:“坚决反对,拿糖果逗奥古斯汀说,只能挑一个,结果奥古斯汀不同意,说至少两位数,还说是曾祖父答应了的。”

    “嗯,就把我父亲给卖了。”精灵王笑着说,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

    我顿时傻了,屋里的人哄堂大笑,我苦笑着问:“然后呢?”

    米拉王后摇摇头,笑着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奥古斯汀,被他外曾祖母打了屁股。”

    “她是长辈,教训孩子是应该,可用不着打吧?那是我儿子!”我抗议道。

    欧格雅笑着说:“没那么严重,我祖母挺喜欢奥古斯汀的,哪里舍得下手,倒是我们儿子,喊得有些夸张了。”

    “呐,话说清楚,她儿子她随便打,我儿子可不行,这是……殴打他国王子。”我笑着说:“外交问题。”

    精灵王白了我一眼:“就你心疼,那也是我外孙啊,哎?什么叫她儿子她随便打?”

    吉莲明白过来后,都笑抽了。

    “呃……爸,我就是举个例子,嗯!”我苦笑着说,欧格雅已经掐上了,米拉笑着摆摆手:“好了,好了,你们别在这贫了,欧格雅也同意了。”

    “你同意什么了?这不拆我台吗?”我说道,欧格雅瞪了我一眼:“祖母说,要是奥古斯汀只娶一个,他将来还是精灵王。”

    “不行,我反对。”我立刻说道:“当什么精灵王啊,还不够……”

    “你不是说尊重孩子的决定吗?奥古斯汀已经同意了。”欧格雅说道。

    我咂咂嘴:“他没受到人身威胁吧?”

    欧格雅一听,上手就使劲掐:“你什么意思啊,那是他外曾祖母!怎么可能威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