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婿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谁与争锋?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谁与争锋?

    狼国以武立国,从上到下都喜欢逞凶斗狠。

    马术更是狼国之本。

    一百多年前,狼国的先辈铁骑冠绝天下。

    几十万狼兵硬是打穿十几个国家,版图一度扩张到欧洲板块。

    也就是热武器大规模使用开始,狼国铁骑才失去横扫天下的优势。

    但狼国为了敬重先辈,也为了让子民保持热血,十大战区依然保留着骑兵团。

    因此听到申屠花园出了大事,申屠极光无法调动大规模军团情况下,就让骑兵驰援申屠花园。

    他想要看看申屠花园究竟出了什么事,想要看看老太太和女儿是否还安全,也想看看究竟是谁在撒野。

    所以他让干儿子也是副官申屠孟云为先锋,率领三千骑兵连夜杀回申屠花园。

    而他等雨水小点坐直升机回去。

    “得得得——”

    铁蹄作响,气势十足,摧枯拉朽!不可抵挡!

    十八里长街,地面被疾驰而过地马蹄踩碎碾烂,再被踢起,变成一片湿泥和水花。

    渐渐升高,便成了一片黑乎乎的水柱,遮住了四周灯光所投射来的光芒,让整条长街都变得幽暗。

    此刻别说只是一个人,就是一千个人,一万人,都未必能挡住如狼似虎的狼兵。

    眨眼指间,铁骑就冲到百米开外。

    他们轻装轻骑,手里有刀,背后有枪。

    杀气腾腾,暴戾丛生,吞噬着雨水和灯光。

    “挡路者死!”

    五名先锋一马当先,很快看到大伞下的残刀。

    他们一边吼叫,一边驰马,又急又狠。

    他们还都举起了马刀,准备把残刀当街斩杀。

    残刀微微睁眼。

    那双眸子里没有一丝情绪,只有无尽的冷漠和残酷。

    当他伸手一握断刀时,只见身上黑衣一震。

    刀光一闪。

    狂风暴雨一滞。

    五颗脑袋立刻凭空而起。

    无头身躯肆意喷着鲜血,身下坐骑惊慌乱窜。

    后面冲来的马匹仰天长嘶,不受控制的止住马蹄。

    显然,连马儿都无法承受残刀的滔天杀气。

    在申屠孟云等人下意识收住马匹时,残刀毫无感情地声音响起:

    “越线者,立杀无赦!”

    他右手一挥,前方二十米外,砰一声巨响,多出一道沟壑。

    “虚张声势!”

    “一个人也想挡我们铁骑?”

    申屠孟云骑着马带着一众高手上前:

    “我连刀枪都不用,直接就能用铁骑碾碎你。”

    他不知道残刀什么来路,也不知道他究竟多大能耐,但清楚,一个人是挡不住铁骑的。

    昔日城门和长城都挡不住狼国老祖宗的铁蹄,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谈什么越线者死?

    “跪下,受罚,我饶你不死!”

    申屠孟云一抬马刀吼道:“不然我直接踩死你。”

    残刀没有半点回应,只是站在长街当中,宛如一尊魔神。

    “狼庆之,先锋营!攻击!”

    申屠极光怒极而笑,手中马刀往前一劈。

    “狼军威武!狼军威武!”

    一个魁梧汉子马上率领三百狼兵骑兵踏着雨水冲了出去。

    密集凶猛的铁蹄急促又刺耳地作响,像是要把十八里长街全部踩碎。

    杀,杀,杀杀杀!

    “砰——”

    残刀开始依然木讷,但当狼兵马蹄越线时,他眼睛就瞬间绽放光芒。

    他突然动了。

    不动如山,动则地动山摇,惊涛骇浪!

    残刀抬起左脚,对着前方砖石一脚踩出。

    “轰!”

    一声巨响,砖石碎裂,裂缝蔓延,十米地面全部变成碎块。

    残刀右脚随之跺了下去。

    无数碎石瞬间如弹珠一样剧烈弹起。

    下一秒,残刀身子猛地一挺。

    “破!”

    数不尽的石块轰然散开,疯狂向着先锋营方向射了过来。

    申屠孟云吼叫一声:“庆之,小心!”

    话音还没落下,数不清的碎石就像炮弹一样轰入先锋营。

    “扑扑扑!”

    沉闷响声中,数十名狼兵子弟身躯巨震,一个个连人带刀喷血盘旋倒地。

    碎石击中他们没有停歇,又势如破竹打中后面几个人才停下。

    前面百人,几乎全部身上溅血。

    接着,他们座下的马匹也都扑扑作响,一颗颗石头从马儿身上洞出。

    一股股鲜血迸射。

    马儿死命挣扎,横冲直闯,惨叫倒地。

    无数狼兵或死或伤被摔飞出去,惨叫声一片接着一片。

    就连几十名武艺不凡的申屠好手,也在碎石击打中不断退后,随后从马背上翻滚下去。

    先锋营顷刻伤亡一半,溃不成军。

    太强大了,太强大了。

    申屠孟云他们震惊看着这一幕。

    “嗖——”

    然而,就在狼军阵型被打破的瞬间,一道身影突然射了出来。

    他直奔狼庆之而去。

    这道突然冲出的身影来的实在是太快,甚至比那些飞射的石子还要快了一些。

    这样的速度绝对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极限。

    正是残刀。

    先锋营长狼庆之是武道高手,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心里更加恐惧。

    他感觉一个死神向自己扑射而来。

    残刀转眼杀到。

    “杀!”

    狼庆之退无可退,只能挥刀劈了出去。

    然而马刀还只砍到一半,咽喉便已经被一只手给捏住,

    然后,咔嚓一声,整个天地安静了下来。

    狼庆之七窍流血。

    残刀把他尸体反手一抛:“越线者,死!”

    “砰——”

    狼庆之尸体重重摔在申屠孟云面前。

    怒目圆睁,一脸不甘,却生机熄灭。

    “你敢杀我兄弟?”

    申屠孟云悲愤不已,随后吼叫一声:“给我乱枪打死他,打死他!”

    无数狼兵丢弃马刀,反手拔枪。

    “当!”

    就在这时,阴冷的雨夜中,长街两侧突兀地门窗洞开。

    一支黑刀、黑衣、黑面具的楚门死士,像是魅影一般地闪现出来。

    这一支队伍人数并不太多,但却挟着一股与狼兵精锐不同的气势。

    不仅仅是杀气和战意,更有一种冷漠到了极点地残酷味道。

    他们一身漆黑,似乎连一丝光线都不会反射出来,浓黑似墨到了极点。

    他们奔行一致,速度一致,动作一致,两百人,却如一个人。

    不,就像是一道画出来的黑线。

    他们从高处一飞而下。

    两百人宛如一把漆黑长刀劈向申屠孟云的卫兵营。

    申屠孟云脸色巨变:“小心,开枪!”

    “杀——”

    就要狼兵吼叫着要开枪的瞬间,倾泻而下的两百死士齐齐消失。

    黑衣、黑面具、黑刀跟黑夜彻底混为一体。

    与此同时,四周灯光微微一暗。

    目标的消失,视野的变故,让无数狼兵神情一滞。

    他们握着枪械的手也就微微一缓。

    就在他们茫然的时候,一大片刀光如雨水般,从夜空中飞掠而起。

    “铮~~

    伴随着一声金属颤音,飞扑而下的两百名楚门死士,同时劈出了雷霆一刀。

    由于他们的动作太过整齐,出鞘的声音便汇聚成了一声长吟。

    同时耀亮众人眼眸的,是爆射绽放的杀意!

    哗,好大的一片雨,雨水中无数刀光乍起。

    两百狼兵同时溅血,同时掉头,好像木头一样从马背掉落。

    无比整齐,无比强大!

    “嗖!”

    这时,天地间又响起了挥刀声,无尽刺耳和惊心。

    无数黑刀斩在来不及退后的申屠孟云身上。

    “哗啦——”

    申屠孟云顷刻变成十八截,死不瞑目横飞出去。

    天地在这一刻阴冷到极点。

    刀锋挂血,血无止尽。

    楚门死士,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