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周天 > 十八 立而论道 中
    刹时哗啦啦云海倾塌,太山崩摧,天梯石栈相钩连,云龙山莽莽之间,一条大道披靡而下,似长虹金霓,灿灿烂烂,华彩照耀,将这一空仙气氤氲都扫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再无丝毫桎梏。

    大道向背,云山雾罩之中,一副朗朗乾坤,豁然开朗,呈现眼前,其间云霭翻腾渐去,洒下一泼烟雨,沾染得片片大好青山朦朦胧胧,颇添几分格外清醒,超然脱俗之意境,令得人目为之一暇,林林种种,竟引来前尘种种遍袭心间。

    周洛只是略怔忡了须臾,眼前已是清明琉璃,凡此种种光怪陆离牛鬼神蛇心念一剑斩杀得清静,面绽微笑,如那神仙圣佛,捏花之际的一瞥,旋即蓦然颔首,双目中流露出一丝赞叹之意。

    “云龙山主,有道无常,山主既不知道,我便去罢。”

    周洛突然长声笑道,语气之中,颇有几分讥诮不屑意味。但他言辞之后,却并未有所动作,只是静静立住,静候山中回音。

    约莫盏茶的光景之后,那云龙山中,才有人声传来,格外古怪,有几分清新明朗,又有几分苍老意味:“道友既至,何故禁锢我门下,叫贫道以为是敌非友?”

    周洛登时大笑:“山主此言岂非大谬?似这等蝼蚁之辈,岂能值得我亲手禁锢?不过是多行不义,道亦不容,终有此劫罢了。”

    他话音刚落,那骇得落在地上,久久不敢起身的邹允道人,骤然面皮一紧,大片潮红涌上,俄而即双目暴突,潮红愈盛,渐至乌压压一股深沉漆黑覆盖满面,气息也短促起来,眼见是没了生气,行将就死。

    “哼!”

    云龙山中,果是传来一声冷哼,旋即一点淡淡白光霹雳飞出,如星丸弹跃,跳动激烈,眨眼到了山外,周洛也不阻拦,任凭那一点星丸白芒倏忽一炸,崩成一团白气,随即凝结起来,成了一支怪模怪样,三根手指的手掌,三指在空中一转,捏了个三才合人如天归一的势,如一饮一啄,连点下来两次,一点在天,一点在人,正中那邹允道人天门人元二处,将这一点白芒的精气,打入了

    他体内。

    噗!

    只听得邹允道人哇呀一声大叫,便张口噗地吐出一大口黑血,而后接二连三,连绵不止,须臾之间,竟是将体内尽数精血都吐得干净,盖因他着了周洛的手段,一体之中全部精华,皆被周洛化成了污秽,若非是云龙山主遥空出手,他此刻已是全身皆化为一滩污泥,死无葬身之地了。

    周洛笑吟吟也不见动作,自看那云龙山主施为,展现手段,果然不消片刻,那邹允道人全身污秽了的精血皆被打出,面如白纸,惨淡非常,全身的精血废得干净,纵然不死,也是失了九成九的修为,虽有云龙山主一点精气吊住,却也算是此生好一场辛苦,俱皆化作了流水尽去。

    实则如云龙山主这等人物,虽是修为于周洛而言,实在不足一哂,但在此间世界,却是一方雄豪,方圆十数国三千年未有之人物,何等的面皮要紧,岂能容得一介外人挟裹了自家门下至山门之前打杀了性命?此番若是传扬出去,于他面上须是大大得不好看,断不能容,故而才有此举,纵然救了此人性命,也只是废人一条,也不吝出手。

    “山主,此天命所为,我闻知天命者,可逆天命而改人命,知道者,可逆道改天命,我量山主非是知天命者,更难知道,岂能改此命乎?”

    “此诚可恶!”

    云龙山中,那山主顷刻怒极,勃然厉喝,突地又是一道白芒,更加惊人,磅礴浩瀚,直炸将出来,瞬间一暴,炸成一条白光,似乎长剑,有如逆刃,灿烂光华,煞气腾腾,直杀了下来,一击劈向周洛。周洛却连动也不动,只弹了弹指,一抹劲风崩炸在当前,气爆连连,将真空也震得一荡再荡,前方那云山雾罩尽去后显现出来的烟雨青山,迷朦胜境,这一下也被震得如涟漪波动,翻滚了几滚,水面零碎了般,彻底断碎,果然不是真晶宝鉴,只是虚幻一场,坍塌了干净。

    “嗬!”

    云龙山主更是厉喝,那杀将下来的一剑,被周洛震得粉碎,周洛却也不更趋追击,任凭那零碎的剑芒当空一转,一下化一支巨手,气荡

    八方,威风凛凛得很,摄拿下来,要抓那邹允道人。

    当此之际,那邹允道人尽除了污秽精血,虽是着实废了,却好在被云龙山主一点精气吊住了性命,此刻也是知道,山主因为了面皮着紧,必要救他一救,登时大呼起来:“山主救我!山主救我!此獠凶恶,摄了弟子,前来我云龙山,所图甚大,必是那青阳断光之流的高人,要图谋我云龙山雄霸之基,山主必杀此獠!必杀此獠!”

    果不其然,那云龙山中,山主的声音也更冷酷起来:“道友是青阳门下,还是断光中人?要与我云龙山为敌,自管放手一搏,贫道何尝俱哉?”

    周洛当下断定,那青阳、断光,必是这云国周遭之中,其他一些国度的修道宗门,自是与这云龙山为敌,只是云龙山有了山主这等人物,三千年之所未有,已有了冲击元婴境的实力,自然有雄霸之姿。

    他当下冷谑道:“什么青阳、断光,我自是一概不知的,我亦本无与山主为敌的心思,只是此人不该活命,必是要死的罢了,山主不知道理,便要自作主张,妄图逆天而改命,与我何干?”

    “你……”

    云龙山主暴怒。

    云龙山中,大团大团的云霭,翻腾而出,须臾之间,其中条条金芒丝线一般穿梭,居然是将那云气都编织起来,成了一大片凝实的云气蒲团,深山尽头,影影绰绰似是有一道人,一步踏出,便端坐在那云气蒲团之上,猛地运手一摄,抓将过来!

    “此我云龙山门下,贫道要救,自然救得!待贫道救了他,再与你这恶道理论不迟……”

    周洛也不说话。

    唯见那道人一把抓来,更大一尊云气大手,其中金丝缕缕,赫然不是什么术法手段,而是一件颇为不错的法宝,要先摄了邹允道人回去,再与周洛周旋。然而,正当此时,忽然那邹允道人被云龙山主云气手中一抓,就要拿将回去,竟猛地神色一变,显了死气,嗷叫一声,由内而外一股大力蓬暴,轰隆一声,炸得个尸骨无存,只剩一抹烟气,和光同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