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赤心巡天 > 第八十二章念尘
    金线织就的网,消失在视线里,却切实地阻塞在两者之间。

    那被破开的空间、被分开的空气、由长剑开辟出来的陡峭“通道”,在“愈合”。

    好像天地有伤病,于此时治愈!

    于是空间不能开,空气不能分,长剑不能进。

    姜望曾经切实地见识过东王谷的东王十二针,感受过医修之玄妙,但这度厄金针,的确算是走出了自己的路。

    独有风骨。

    金针门的那位祖师当年若是不出事,保不齐金针门现在又是一番天地。

    姜望毫无保留,一掌按落,星火秘藏加持,三味真火喷涌而出。

    那空间坚韧充塞的感觉豁然一空。

    这病,你治不了!

    星光圣楼之力被神通之火的力量迅速烧灼。

    那无形有质的阻拦瞬间被消解。

    武一愈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惧。

    恐惧并不仅仅来自于姜望,更多的却来自未知。

    他很清楚他面临的处境是什么,他清楚他已经被齐国的青牌找到了!

    这是让他常常忧惧、夜不能寐的画面。

    现在想象变成现实。

    已有一位神通内府的青牌捕头在这里,其他人又埋伏在哪里呢?

    但他无法多猜测,不能从容观察环境。

    因为此时那少年青牌的剑,又已临前!

    那一剑如夕阳直坠,带着惨烈无回的气势。

    使剑者必定经历过战场,砥砺过真正的杀伐,不然无法凝出此等剑式。

    他并指抖出一针,直刺姜望天灵。

    此金针细如纤毫,破空无声,森冷凌厉。

    似点冷霜,降冰雪,宣告寒冬。

    金针织出冬日来。

    姜望手中长剑一抹,剑似拂柳,身如飘萍。

    身不由己之剑轻飘飘使来。

    剑尖挑着这枚金针,却并不针锋相对,只在那针尖上轻轻一带,便已卸过,暂且摆脱。

    飘萍托举冬日,柔柔甩过。

    于是足尖一踏,青云印记点散。

    踏空如平步,一脚踩到武一愈身侧,长剑已横颈!

    “自断圣楼,否则死!”

    太突然!

    遥远天穹那黯淡的光点霎时消失了。

    武一愈身上星辉散去,脖颈僵硬着一动不动,显然很识时务。

    他甚至将手掌平举,十指张开,以示自己绝无反抗。

    金针不度厄,医者难自医!

    这一切说起来慢,真正发生,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直至此刻,躲在院内的重玄信才“算准时机”冲将出来,但一冲出来,战斗已经结束。

    他并非怯战,也不是偷奸耍滑,他是真的想要在姜望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毕竟他很笃定,两府两神通的姜望,肯定能战胜一境外楼的武一愈。

    但是他没想到战斗结束得这么快!

    才两个回合?三个回合?

    几乎是他在院里听到响动,特意稍顿了一顿,再冲出来,已经没有表现的机会。

    这就是胜哥所说的,大齐年轻一辈最强天骄的实力吗?

    此时此刻,重玄信几乎完全认可了重玄胜的评价。如此实力不是第一,谁是第一?

    王夷吾,雷占乾,这些之前顶着天骄之名的存在,都已经证明了其人的强大。

    姜望并不理会重玄信的心情,谨慎地用囚身锁链,将武一愈牢牢锁住,这才收剑入鞘。

    在这场战斗中,他有意识地没有使用歧途,哪怕歧途神通会让他赢得更轻松。

    歧途的强大在于隐秘。

    在这一点上庄承乾已经提供了足够的经验。

    其人纵横一生,周旋于各大势力间,最后也没几个人知道他身怀歧途神通。偏偏正是如此,歧途才每每使他获得决定性的胜利。

    在这样一场暴露于人前的战斗中,也是姜望第一次在公开的场合与外楼境修士战斗,毫不谦虚地说,以姜望今时今日在齐国的名气,这场战斗必然会被有心人注意、研究。

    即便就在现场,也有一双敏锐的眼睛。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很难被林有邪忽略。

    两府两神通不是什么瞒得住的秘密,但第二神通是什么,便让那些人猜去。

    有那真正想要见识的,便要带着随秘密一起消失的觉悟。

    若说医道修士不怎么精擅战斗,恐怕东王谷的强者不会同意。但事实上其它医修战力的确普遍偏低,而这个武一愈,确实也不怎么强大。

    姜望轻松将其击败擒拿,这起缉凶的任务就算已经完成。

    与目瞪口呆的重玄信相比,林有邪就从容淡定的多。或者是因为对姜望的“研究”,让她对姜望的实力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所以对于这场战斗的结果,她毫不意外。

    她从巷子那头走过来,轻轻推了下被捆住的武一愈,直接将他推进院中。

    嘴里说着:“不要在外叫人看戏了。玉蟾宗虽小,交涉起来也麻烦。”

    姜望和重玄信于是都跟进院中,林有邪还随手一带,关上了院门。

    “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被推到院落中间的武一愈难掩惶恐,但也有些不服、不解:“我已经做到了我能做到的一切,足够谨慎!”

    姜望懒得跟他解释,只问林有邪道:“是林捕头亲自带人回去,还是我传讯让人来把他接走?”

    “姜大人,保持同情心,好么?这位武一愈老先生,此番回临淄,受刑受法,难逃一死。难道临死之前的疑惑,都不为他解决?”

    林有邪说着,看向武一愈:“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好奇心,但你也需要满足我一个好奇心。成交吗?”

    武一愈惨笑:“我现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败犬之吠,你若愿意听,倒也还不赖。”

    “念尘。”

    林有邪干脆地解释道:“我在翠芳萝上布了念尘。别说你看不出来,便是你师父再生,也发现不了。”

    “原来如此!”

    武一愈毕竟是土生土长的齐国人,在齐国生活了五十多年的时间,对一些东西,也还算是了解。多年岁月,总归有些见闻。

    此时不由得苦笑道:“林况的后人?所谓‘念念不忘,如心系尘。’我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算是领教了。”

    念尘不是一种物品,而是一种秘术。

    可以大概理解成“念头的尘埃”,或者杂思,碎绪。

    乃是一代神捕林况的独门秘术。

    当它布在什么地方,附着于何物,几乎没有办法被查出来。而施术者却可以从容的通过联系,找到目标所在。

    林有邪并不与他“叙旧”,只道:“你的好奇心我已经满足了。现在轮到你满足我的好奇心。”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